中国梦·申城美|家乡河流守护者:老周和他的老年护河队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刘瑞

2017-08-28 07: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周跃其和周永芳两位老人正在河边巡查。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刘瑞 图
蓝天白云,河道映照树影,水面碧绿。两位老人一人拿着一杆六七米长的网兜,仔细打量着河道及两岸,藏在苇荡下的矿泉水瓶、挂在桥下的塑料袋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这是8月23日的下午,70岁的周跃其和“老伙伴”周永芳如同往常一样,巡查着南巷村的河道,只要一看见垃圾,他们便迅速出动清理。
南巷村位于上海市青浦区白鹤镇,共有村管河道11条,总长度约9.08公里。十年之前,南巷村的水是臭的,生活垃圾和污水全部排入河道。而今秀美的水乡风光里,少不了周跃其所在的护河队的一份功劳。
护河队有16位老党员,年龄最大的74岁,最小的也有54岁,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年护河队”。每次巡逻,16人都会分成8组,两两为一组。“主要是考虑到年纪大了,两个人有个照应。”
每个清晨,老人们都会在护河队办公室集合,穿上橙色的巡逻马甲,开会分配当天的任务。等到水杯里的茶叶泡得舒展,一天的巡查工作就开始了。
河水变清、河道变美,他们功不可没
8月23日处暑,不过依旧炎热。下午1点,拿着网兜的周跃其和周永芳黝黑面部浸着汗水,亮得反光。巡逻途中,遇见在河边摸螺蛳的村民,也会闲聊几句。一圈下来,把陆陆续续捞上来的垃圾最终运到垃圾堆放点。除了捡垃圾,在看见村民随意堆放垃圾时,他们也会上前劝说。
整修之前的南巷村河道里,多是附近村民的生活垃圾,“像烂菜叶子这样的厨余垃圾很多都直接倾倒在河道里。”整修之后,村内设置了固定的垃圾堆放点,“刚弄好的时候,老百姓都没什么意识的。”
周永芳用网兜打捞河道里的塑料袋。
美丽乡村建设中,全村范围河道疏浚,排泥场面积不够,是护河队3组的徐永元挨家挨户走访协商。经过徐永元的不断努力劝说,3组总共让出了约为10亩的土地,解了河道疏浚工程的燃眉之急。
在建设河道过程中,建设用地和村民责任田矛盾重重,也是护河队出面进行劝说。三清河道整治工作中,宣传政策、上门发放告知书、签约腾退,一把老骨头周内跑周末跑,最多一家跑了12趟才把事情办妥。
不过这样的忙来忙去,一开始村里的部分人并不是太理解。周永芳老人回忆:“最开始也有个别的人说‘你干嘛管我,一把年纪了’。我们就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告诉他垃圾有专门的堆放点,上面的政策把河道弄得这么好,你要是胡弄,那不是糟蹋了这么好的资源。”周跃其这次没有搭腔,扭头看向窗外,像是欲言又止,又像是在努力忍住回忆里的那些委屈。
在老年护河队的守护下,如今的南巷村河水清澈,多年未见的鱼也渐渐在河道繁衍生息。“我们就想南巷的水更清,地更绿,天更蓝。”护河队的愿望而今成为了现实。
周跃其捡拾河岸边的白色垃圾。

从“游击队”到“正规军”,护河慢慢变成常态
护河队的故事要从两年前说起。
2015年11月,美丽乡村工程在南巷村建设完毕,河道比从从前整洁了许多,但不久后河面上开始漂浮的各种垃圾,这周跃其让坐不住了。“上面有政策,把我们这里修的很好,你如果不保护,大家都不保护,那和从前没得区别。”
最开始的时候是周跃其和另外几个老乡党,出门遛弯的时候,发现河道边有矿泉水瓶、塑料袋之类的细碎垃圾,于是自己动手清理掉。这一干就是两年。
护河队的核心成员有五位,周跃其、周永芳、张思德、徐永元和程文豪,都是老党员,周跃其是公认的带头人。周跃其称,五位老人都是老党员,又曾经做过村干部,虽然早已经退休在家,但讲话做事在村人心中还是有些分量。
“起初就我们五个,后来村委会给我们配了东西,弄了办公室。”几位老人的带头作用加上村委会的的配合动员,村子里其他的老党员加入了队伍。
到2017年7月,村委会帮助选出了各个生产队的村民志愿者来配合志愿护河队的工作。如今,南巷村护河队共有护河队员36名,其中老党员16名、村民代表22名。
两位老人把捡到的垃圾堆放进固定的垃圾堆放处。
为了有效保护好水源,护河队在村委会的支持下,建立了以巡管员、安全员、信息员和治安员为组织体系,以每个生产队为基本网格单元的工作制度,确保及时发现解决问题,共同提升村民爱河护河意识。
除此之外,护河队还专门制定《南巷村河道保护常见问题处置任务清单》,将河道问题划分为重大、一般、轻微三大类,并把具体问题类型对应的处置部门进行了相应的标注。“我们希望通过志愿护河队,让更多居民参与到河道保护工作中来。”
“这些老党员都是村里面觉悟很高的,他们做这些事情不图回报,村里有什么事他们都很热心。”村内分管卫生的程女士这样评价护河队的老人们。
“家里人会有意见吗?”老人们先是一愣,随即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家里人愿意的,出去转转锻炼一下,对身体也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都支持的呀。不过安全第一位。”不过,村委会干部在内的人们更为关心的还是老人们的身体健康:“怎么会不担心呢,毕竟年纪都大了。”
是护河卫士,更是护村使者
其实,护河队志愿者们承担的责任却远不止清理河道,还兼顾着保护村民的人身财产安全。
2017年7月的一个早晨,六七点左右,周跃其正在村里巡逻,发现村民的电动车被盗,马上就追了过去。“他往田里边跑了,那个路是个死路,骑不出去,我就打110报警让他们在出去的地方堵,我跟在后面堵,两头被堵的小偷扔下电动车跑掉了。”周跃其眯着眼睛,努力回想着当时的细节。“村里人出行骑电动车多,一般都停放在家门口的场里,有时候一不注意就被偷去了。这些都是小事,记不太清了。”
周跃其正在佩戴护河队袖标。
在进村子那条路旁边的河道,几乎没有大人经过。夏天,总有小孩子下去游泳捞青蛙,河水虽然不深,要是出事后果不堪设想。“我们看到了就把他们赶上来。”
闲谈中,周跃其还谈到自己丢了几只信鸽,作为个人爱好,他养信鸽已经有三十年了。“他心疼呀。”周永芳在一边插话。
这些退休在家的老人,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日常生活便是看看山水、喝茶聊天。对他们来说,守护生养自己的乡村,就如同庄稼生长在田野那般自然。
人到七十古来稀,在南巷村这个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周跃其和他的老伙计们还将继续守护家乡的河流,为在外漂泊的孩子们守护着这一份源流与清澈。
责任编辑:杨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护河队,老年人,志愿者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