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东方盐湖城办民谣歌会,景区+音乐节频出能否可持续发展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2017-08-27 19: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去东方盐湖城度假区听民谣歌会当晚,下着小雨。歌手丽江小倩(李倩)在台上说,“撑着伞听,也很浪漫”。
的确,她歌里的安静疏离,与远离城区的山雨山风、不远处的一汪湖水,还有周围的石子路、石子路旁的栈与竹,和谐自洽。
过去的近两个月,每逢周六晚上,在江苏茅山脚下的新兴山镇——东方盐湖城景区,就有一批民谣歌手,如霍尊、好妹妹乐队、郝云、李志等人,登台演出。
“现在年轻群体和中产阶层消费,讲究的是沉浸式体验。”江苏常州东方盐湖城度假区相关负责人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而举办民谣歌会会给景区带来比平时高出约50%的客流。
景区+音乐节,这样的搭配很多,但发展模式和态势参差不齐。从景区看,有专注于一个音乐种类的,也有综合性的;有“一次性”类似商演的,也有持续做了好几届的;有“赔本赚吆喝”的,也有试图自己创造一个产业链成为IP的。
位于常州金坛、茅山脚下的东方盐湖城景区,立志要将民谣歌会打造成持续性的品牌活动。“先把民谣与山镇打通,今后发展成完整的上下游的产业链,成为歌手生活、创作、演出的摇篮和基地。” 东方盐湖城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道天下景区经营管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叶波对澎湃新闻表示。
不过,难度也不小。“景区发展音乐节有一定局限性,比如会受固有的场地、交通等基础设施影响。”国内老牌音乐节迷笛CEO单蔚告诉澎湃新闻。
歌会现场。  本文图片均来自@民谣与诗工作室
山镇夜色中的民谣
对景区来说,办音乐节的好处是多方面的。短时间提升游客量、拉动景区食宿等二次消费、通过粉丝自主传播形成事件营销……
也正因此,不少旅游景点会邀请北京的迷笛音乐节、上海的草莓音乐节等知名音乐节入驻、为其提供场地,也会有景区如黄山、九华山等与专业公司合作自己创造一个音乐节。
这些由景区自创自营的音乐节中,有的是一次性、节点性的营销,有些则长久运营,力图形成一个品牌。
东方盐湖城,坐落于茅山景区,于2016年3月正式开业,2016年7月举办第一届民谣歌会。据叶波介绍,民谣歌会是该度假区开业之前就定好的年度性重点活动,“至少在可预见的五到八年会一直做。”
因东方盐湖城投资建设方龙城旅游控股集团,自身业务中就有文化演艺,民谣歌会由内部团队主策划运营。
目前全国多数音乐节在选择音乐种类上偏摇滚或综合性,而该景区主打民谣。叶波告诉澎湃新闻,这不仅因为民谣近两年受众越来越广,更基于东方盐湖城的山镇属性。
“民谣更安静一些,跟山镇想打造的气息更接近。”此外,他认为山镇在打造过程中就已经注入了很多和传统文化、道文化相关的元素,民谣则与中华传统文化结合相对紧密。
“度假型景区做这种风格的音乐节在国内还是比较少的。”叶波说,山镇民谣,是他们要向外界传达的形象。
夜幕降临,主舞台上歌手弹着吉他。景区路口或场馆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流浪歌手或学生歌手驻唱,草地里的音响放着民谣歌曲,民谣就这样融进山镇时光。
歌会现场。
景区纷纷开办音乐节
事实上,景区举办音乐节有其天然的优势。迷笛演出公司CEO单蔚告诉澎湃新闻,景区一是有场地优势。在大多数音乐节的成本构成中,除了占大头的艺人演出费外,最考验主办方资金能力的就是场地租金,而景区则省去了这一部分。
此外,“整个自然环境比较好,观众体验感比较好。”叶波说。正如在东方盐湖城驻唱的云南籍歌手李永璟对澎湃新闻说的,夜晚在景区内唱歌,“很安静,很舒服。”此前,他曾在云南丽江和北京后海酒吧都有过驻唱体验。
再者,景区有自己管理的团队,在服务方面做得比较好。甚至有大的景区会跟当地政府合作,从而在基础设施配套上做得更完善。
“有的音乐节可能买张票看完当天就回来了,但景区的住宿、餐饮等体系健全,可以留住人。” 与东方盐湖城民谣歌会有战略合作的自媒体“民谣与诗”创始人王小欢对澎湃新闻说。
不过,劣势也很明显。叶波介绍,由于景区场地条件、周边交通等基础设施条件已经成型,一旦音乐节有更大的发展需求,景区就显现出一些限制。“比如有的景区只能容纳一万人,但音乐节发展到两三年后可能需要起容纳两三万人,这个时候景区各方面就满足不了。”
据媒体报道,去年在北京举行的山谷民谣音乐节就曾出现过交通不便堵车两小时的情况,从北京到天漠音乐节的行车时间也几乎都在3小时以上。
如何可持续发展?
根据东方盐湖城的数据,过去两届,民谣歌会为其带去高于平时1/2的客流量,营收上与“去年持平”。如此看来,初期的民谣歌会尚未释放其商业效应。
这是举办音乐节的特点。“它需要市场培育铺垫这一过程,一般来说头两年是烧钱,举办两三届之后音乐节可以取得比较好的商业回报。”单蔚表示。
归根到底,是因为音乐节造价成本高,为吸引足够人流,就只能是“赔本赚吆喝”。老牌的迷笛与草莓音乐节,一开始也是亏损的。
因此,对于一些投资音乐节的景区来说,“举办一两次有比较大宣传推广效应之后,就不长期举办了,更侧重日常运营开发。”单蔚认为,这也是整个音乐节品牌发展受到限制的一个原因。
东方盐湖城也避免不了这个问题。但叶波认为,“这个不是注重眼前的,我不希望单纯做一个景区的演唱会,我们是寄希望把东方盐湖城打造成一个歌手可以演唱、创作、生活的场所。同时我们也想培育自己的歌手,使景区成为一个歌手摇篮和基地。”
他拿云南丽江与浙江西塘举例,“在没有那么多音乐酒吧时,它就是一个白天玩完就走的景区。正因为有这么乐手歌手,更多人愿意在它们那驻足停留,然后就会吸引越来越多歌手或者崇尚这种生活的人到那样的地方去生活。”
“我认为这是可实现长远收益的一个点。”叶波对澎湃新闻说。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景区,音乐节,茅山,民谣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