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争议!16年全运变迁,八千群众运动员是改革大势所趋

郭剑/中国青年报

2017-08-28 08:53

字号
16年来,中国体育发展脉络所处的平面坐标系很好认定:纵轴为奥运会节点,这是中国体育的外线,横轴为全运会节点,这是中国体育的内线。
和奥运节点所代表的中国体育上限相比,全运节点展示的美丑人物与悲欢故事,无疑能够更加全面地反映出随着时代变迁而不断起伏的中国体育的真实面貌。
8月25日,天津,奥林匹克中心体育场,两位参加开幕式彩排的市民在合影留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摄
2001年广东九运会:巨星崭露
悉尼奥运会取得巨大成功的中国军团展示出蓬勃向上的活力,这一届全运会从市场开发到赛场对抗,与前几届全运会相比直接提升档次,而随着中国体育一些精华部分从专业化向职业化的逐渐过渡,九运会赛场的精彩程度让观众对全运会有了不同寻常的期待。
九运会男篮决赛以解放军队刘玉栋3分球绝杀上海男篮告终,但那一年中国篮坛最闪耀的巨星是上海男篮中锋姚明,这是姚明参加的唯一一届全运会,2002年姚明以“状元秀”的身份被NBA休斯敦火箭队选中,从而开始了一段几乎让所有中国体育人视为骄傲的传奇历程。
也正是在那一届全运会上,18岁的刘翔初出茅庐,战胜师兄陈雁浩展示出自己在跨栏项目上的天赋——这是刘翔参加的第一届全运会,从拿到这枚全运会金牌开始,刘翔一发不可收拾,3年后他在雅典奥运会上震惊世界,开创了在男子110米栏项目上属于自己的一个伟大时代。
还是在那一届全运会上,18岁的林丹尽管在羽毛球男单决赛中输给老将罗毅刚,但他的潜质有目共睹,此后十余年,“超级丹”名头在世界羽坛成为最为闪亮的金字招牌。
8月26日,天津人民体育馆,第13届全运会,山东女排与江苏女排四分之一决赛,来自全国各地的观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摄
2005年江苏十运会:暗流涌动
由于身处2008年北京奥运会周期,2005年10月举行的江苏全运会项目设置与奥运完成对接,在九运会上崭露头角的体育明星们亦借助这一届全运会继续实战演练。
但也正是在这一届全运会上,为了获得金牌而不择手段的“阴谋诡计”不断演变为事件性新闻,这是中国全运史上难以回避的污点。
而值得庆幸的是,这些“污点”的曝光,在披露中国体育“非道德行为”的同时,亦证明中国体育确有与“污点”决裂、塑造健康形象的决心。
比如“孙英杰在女子万米赛后尿检呈阳性事件”,尽管孙英杰在马拉松赛后尿检正常,尽管1个月后的听证会没有得出实际性结论,尽管年底五大连池市人民法院判“于海江损害孙英杰名誉”一案孙英杰胜诉,但中国田径协会最终对孙英杰的两年禁赛没有更改。
2008年复出之后,孙英杰没有获得北京奥运会参赛资格,2009年缺席下一届全运会后,孙英杰退役。
再比如“女子柔道让牌事件”。奥运冠军孙福明在功勋教练刘永福授意下故意输给师妹闫思睿,组委会认定这一行为违背体育道德和体育精神,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判定双方进行重赛——
重赛结果孙福明仍然落败,但这起事件所反映出的众多体育人心中的“金牌重于体育精神”的观念,足以给中国体育敲响警钟。
4月29日,第13届全运会马拉松比赛在天津武清鸣枪开跑,本次马拉松赛设置了群众组,全运会历史上第一块群众组男子马拉松金牌由运艳桥获得。视觉中国图
2009年山东十一运:奥运余温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中国竞技体育的辉煌达到顶点——当时的51枚金牌使得中国奥运军团位居金牌榜榜首傲视群雄,尽管9年后有3枚举重金牌因兴奋剂事件被国际奥委会收回,但中国体育的新形象在那届奥运会上被全世界公认。
2009年全运会在山东举行,北京奥运所烘托出的体育热潮让这届全运会深入民心,“京奥冠军”光环下的大批明星运动员引来无数粉丝,各项赛事门票销售情况达到历史最佳。
此外新中国成立60周年大庆的欢快气氛也延伸到体育赛场,“和谐中国”的主题早早确立,济南新建的全运村更是开创全运历史先河。
也正是从这届全运会开始,“全运模式”与城市建设紧密相连,济南以全运会为契机先后投入千余亿元用于城市建设,社会学家评估这届全运会的举办让济南城市建设提速十年。
全运会的“社会化”是十一运显著特征之一,但在运动场上,“金牌至上”与“公平竞赛”之间的矛盾却愈演愈烈。
女足预赛抽签确定小组名次,河南赛艇队因兴奋剂事件集体退赛,男子佩剑个人赛仲满公开抗议裁判,女子蹦床单人决赛后何雯娜“打分项目就是这样,我早就知道金牌会属于谁”的言论,再次指出中国体育必须矫正的规则观念与道德观念。
事实上这一届全运会后不少业内专家开始重新论证“举国体制”与中国体育的依存关系——
要在世界体坛确立“金牌大国”地位,“举国体制”必不可缺,但若想实现从“金牌大国”到“体育强国”的愿景,除“举国体制”之外,还有更加基础的体育教育需要“从娃娃抓起”。
2013年辽宁十二运:转型之痛
喊了多年口号的“全运改革”在2013年9月得到实践机会,辽宁第十二届全运会作为“改革试验田”,不可避免承受了“转型之痛”:
这届全运会在沈阳开幕,但改革的“口号”并非全部落在实处,尽管国家体育总局严抓赛风赛纪,可以往多届全运会积累下来的弊端仍然存在,甚至在赛制方面还出现了“算不清的金牌榜”怪状——
三大球项目1冠算3金,奥运金牌加倍计算,交流选手全运会成绩协议单位各占一份,难怪普通群众抱怨就连金牌榜都看不懂,而失去民众基础的全运会在“体育人自娱自乐”这条道路上很难继续前行。
多年之后,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一份判决书,曾经的中国花样游泳“掌门人”俞丽因受贿154.9万元被河南省方城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蒋文文和蒋婷婷这对花游姐妹正是在当届全运会上自行召开新闻发布会怒斥裁判不公并宣布退役(冠军被东道主辽宁队选手获得),而这一事件也堪称这届全运会黑幕的“代表作”。
事实上对于有“中国竞技体育命脉”之称的全运会而言,绝大多数运动员的辛勤拼搏足以令观众和媒体记者感动,但负面新闻造成的社会影响更为恶劣,被“黑幕”逼到悬崖边上的中国体育也终于要面临全面、彻底改革。
2017年天津十三运:全民全运
2017年第十三届全运会今晚在天津奥体中心体育场开幕,8000余名群众运动员的参与使得这一届全运会与以往历届全运会形成鲜明对比,4年一届的全运会逐渐演变为“全运惠民工程”,是中国体育改革大势所趋。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天津全运会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