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轮脱欧谈判今日开启,英国在经济减速中面临选择困境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

2017-08-28 17: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经济学家们一直在猜测,在脱欧路上,经济衰退何时会降临英国。
当地时间8月28日,英国脱欧展开第三轮谈判。在缺乏明确经济贸易政策方案造成的不确定性中,企业与公众正在举棋不定,英国经济的各项指标却已经露出颓势。
欧盟一直在谴责英国对脱欧缺乏准备,而一张谈判照片让英国舆论也开始自我谴责。那是在英国与欧盟展开第一轮谈判的时候,双方代表分坐谈判桌两边,一方摆出厚厚一叠谈判文件,另一边两手空空但笑容满面——两手空空的是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David Davis)三人组。
脱欧谈判桌上两手空空的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三人组。
从当地时间8月15日起,英国开始以“雪崩”之势甩出一系列脱欧立场文件,从临时关税同盟、商品自由流动、到机密信息交流,争端问题裁定,似乎想要摘下“对脱欧毫无方案”的帽子。9天之中,英方发布的脱欧立场和未来关系文件数量从0到7。不过,从6月中旬到7月中旬,欧盟委员会早已发布了9份立场文件。
伊恩·贝格(Iain Begg)任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欧洲研究所教授,并在英国经济与社会研究委员会发起的“英国在变化中的欧洲”项目中,从事脱欧带来的经济影响研究。贝格表示,英国脱欧的种种不确定性正在伤害经济,而脱欧谈判需要做出明确选择。
贝格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7个月前,当特蕾莎•梅宣布脱欧的时候,表示脱离单一欧盟市场是脱欧唯一的路径,因为这是从欧盟手中,重新拿回移民控制权的唯一路径。欧盟的原则,是劳动力、资本、服务、商品的自由流动,如果你想阻止人员的自由流动,那么就必须退出欧盟单一市场。这是一个简单的选择,你要么加入,要么退出。”
但是最初的“硬脱欧”方案已经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2017年年初,英国经济出现颓势,不同的声音开始浮现。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大选落败,而她的“硬脱欧”方案也陷入模糊。目前英国出现两方面意见,一方希望留在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一方希望退出。在争议中,“脱欧过渡期”的呼声日渐响亮——英国不应当彻底退出欧盟,至少设立为其数年的过渡期。
但对英国既享受欧盟的优待,又放下对欧盟的义务的想法,欧盟回应,谈好“分手费”,才能谈其他问题。
脱欧后的短期繁荣到长期低迷
2016年5月,英国举行脱欧公投之前,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向议会递交一份文件,分析称,一旦公投决定脱欧,英国经济将立即遭受冲击,陷入萧条,经济增速放缓,英镑汇率暴跌,失业率增高,居民收入缩水,房价大跌。
奥斯本强调,留在欧盟将是英国最好的出路。但此后英国公投选择了“分手”。
大萧条并未即刻降临。公投第二天,英镑汇率的确一度暴跌去11%,此后却逐渐趋向稳定,英国的经济增长率在2016年下半年甚至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达到0.7%,在G7国家中(美、日、德、英、法、意、加)名列第一,而失业率也保持在较低的水平。
然而这只是短暂繁荣,从2017年年初以来,英国经济指标逐渐显示出颓势。英国经济增速从G7国家中最快,在2017年上半年跌入7国中最慢。经济增速从2016年第四季度的0.7%,跌落到2017年1季度的0.2%,第二季度略微回升到0.3%。与此同时,欧元区的经济增速则达到了0.6%,几乎是英国的三倍。
英镑汇率一直未能回到脱欧前的水平。据英国《卫报》统计,到2017年7月,英镑对美元的汇率仍旧跌去了13%,对欧元的汇率跌去了14%。
英镑的贬值正在推高通货膨胀,物价一路走高,真实的收入水平则背道而驰,英国人的钱袋一路缩水。据英国国家统计局数据,从2015年1月至2016年8月,英国的通货膨胀率一直保持在1%以下,但从英国决定脱欧开始,通货膨胀率已经一路上升至超过2.5%。这意味着,在英镑对外贬值的同时,英镑的国内购买力也一直在下降。
收入缩水抑制了英国的消费和零售发展。制造业、建筑业、服务业三个领域的增长都出现了放缓。尤其是在英国经济结构中比重最高的服务业,受到家庭收入缩水的影响,困境尤为明显。在第二季度,英国的家庭消费上升了0.1%,这是2004年以来最小的增幅。
企业的投资信心也陷入了低谷。与今年一季度和去年相比,二季度企业在英国的投资陷入停滞。据英国国家统计局数据,第二季度,外贸与投资对经济的拉动近乎没有。贝格解释,英镑的贬值吸引了许多游客,这有助于刺激经济,但在出口方面,由于英国的经济结构以服务业为主,货币贬值未能刺激贸易出口。据英国国家统计局数据,英国的贸易赤字的水平从4月的106亿镑,扩大到5月的118.6亿镑。
能否重回“软脱欧”?
陷入挣扎的英国经济正在重塑英国的脱欧方案。贝格表示,随着2017年初,英国经济显出颓势,英国国内对于“硬脱欧”的论调出现了变化。一部分人倾向留在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即“软脱欧”,或者至少设置数年的过渡期。在英国的脱欧文件中,也提出了避免“断崖式下跌”。
英国民意的十字路口在于,既希望重新掌握控制移民的权力,又希望享受留在欧盟单一市场的优惠,免于承担贸易关税和繁复手续。但欧盟的规则在于实现人员、资本、服务、商品的自由流动,因此两者不可以兼得。
当地时间8月21日,以英国卡迪夫大学教授Patrick Minford为首,一群支持脱欧的经济学家估计,离开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将会为英国经济增加1730亿美元。这种设想建立一系列的新外贸假设上:第一,英国能够与其他国家完全展开自由贸易,或者单方移除所有贸易壁垒。第二,将欧盟造成阻碍的规章制度从英国剔除出去。第三,停止向欧盟缴纳高额财政预算“会费”。第四,是不必再为低技能的欧盟移民提供培训费用,预计一人省下3500英镑。
Patrick Minford提出的经济模式遭到了抨击,甚至被欧洲议会代表,英国绿党党员Molly Scott Cato称为“巫术经济学”。Cato抨击前者的经济模式建立在英国单边移除所有贸易壁垒,在全球市场上碰运气的假设上。而这最终只会导致英国薪资水平下降,和英国完全失去制造业。英国的制造业企业以外资为主,并且生产模式对欧盟其他地区生产的部件进行组装。讽刺的是,这更为凸显出了关税同盟减少内部贸易障碍的重要性。
与此相对则是,英国经济与社会研究委员会的Monique Ebell表示,如果英国脱离欧盟单一市场,将会损失30%的贸易总量,并且英镑的贬值将会推高通货膨胀。
据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预计,如果英国脱离关税同盟下的贸易政策,转而在世界贸易组织的框架下进行贸易,那么衰退的贸易将使得每个家庭的年收入减少850镑。
英国首相梅在脱欧宣言中提出,英国脱离欧盟,是为了能够与世界其他国家更为快速地达成贸易协定。不过贝格认为,英国独自与其他国家谈判所需要的时间长度,与获取有利条件的谈判能力,或许都将受到削弱。
英国在近期发布的立场文件中做出了选择——希望在脱欧后,建立“临时关税同盟”。但是欧盟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耶(Michel Barnier)多次警告英国,想要只享受欧盟成员的优惠,是一件没有可能的事情。
如果不交欧盟“会费”,能否也不交“分手费”?
英国标志性的红色巴士,曾载着这样一条脱欧标语穿梭在大街小巷——“英国每周送给欧盟3.5亿英镑,不如用来资助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
英国红色巴士的脱欧标语:用欧盟“会费”资助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
停止向欧盟缴纳每周3.5亿英镑的“会员费”,用以支持英国国内经济发展,一直是英国脱欧者的论点之一。但是脱欧者可能无法实现这一承诺了——这每周3.5亿英镑的会费,短期内可能将被用于支付欧盟提出的“分手费”。
贝格解释,欧盟委员会提出,作为成员国之一,英国为欧盟的财政预算提供资金,本次欧盟的财政预算始于2014年,终于2020年,如果英国在2019年4月正式脱离欧盟,那么欧盟的财政预算上就会立即出现一个“大洞”。这是其他欧盟国家不会愿意承担的费用。根据不同的算法,这笔“分手费”在250亿欧元至750亿欧元之间。
贝格认为,可行方案之一是,英国在2020年以前,持续向欧盟缴纳预算所需的“会员费”,并收到农业、区域发展和科研方面的财政补贴。而到2018年底,英国的脱欧谈判预计将取得一个较为明晰的方案,为2020年之后与欧盟的财政关系指明方向。
在英国最新发布的一系列脱欧文件中,也都对于“分手费”却避过不提。7月,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对于“分手费”这一要求回应:“欧盟会失望而去”。
而欧盟则把关税同盟谈判作为索取“分手费”的最大筹码,欧盟的首席脱欧谈判官巴尼耶警告英国政府,如果英国不能明确说明愿意支付多少“分手费”,那么这场脱欧谈判,或许将无法取得任何进展。
在不确定性中动摇的经济信心
贝格表示,目前脱欧对英国经济最明显的伤害,其实在于诸多的不确定性,让企业在做出商业决策之时,一直在瞻前顾后,难以决定。与此同时,巴黎、法兰克福等欧盟金融中心,也在试图从金融中心伦敦撬走业务和人才。
根据安永发布的一项2017年英国对境外投资吸引力调查报告,2016年英国对境外直接投资仍具有吸引力,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吸引力正在下降。
在2016年,英国的境外直接投资项目数量居于欧洲首位,增长了7%,达到1144项,在英国国内也创下了新的纪录。外资带来了44700个工作职位,超过第二名波兰20000个。
短期来看,在2017年,24%的受访者计划在英国建立或者扩张经营,这也与过去7年的趋势一致,英国也被受访者选为欧洲第二有吸引力的投资国家,从法国手中夺回了第二名的地位,仅次于德国。但是从未来三年的预期来看,有31%的受访公司预期英国的吸引力将会下降,仅有33%的受访者预期吸引力会提高。相比之下,在2013年,有65%的受访投资者有着积极的三年预期。
而安永分析发现,投资人担心英国未来的贸易和移民政策,更为复杂的海关程序,与欧盟贸易的关税。对于西欧的受访投资者来说,50%预期英国对境外直接投资的吸引力将会出现下降。
另一方面,代表英国82%招聘市场的英国招聘与就业联合会(REC)最新调查显示,国内企业雇主对英国经济的信心跌入了公投脱欧后的最低谷,投资与招聘的意愿也都徘徊在公投脱欧后的最低点。
REC调查的总负责人Kevin Green表示,据许多企业反映,劳动力的供应、脱欧谈判、政治的不确定性,都在制造紧张。
而第三轮脱欧谈判也未必能终结这些不确定性。德国大选将在9月24日举行。贝格认为,鉴于德国在谈判中的重要地位,或许要等到德国完成大选之后,脱欧谈判才能取得一些初步结果。
责任编辑:蒋晨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国,经济,脱欧,贸易,澎湃,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