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制作掐丝珐琅“长青杯”为例,马未都谈景泰蓝的前世今生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2017-08-29 08: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针对以故宫博物院院藏“清乾隆掐丝珐琅爵杯”为原型,经由上百位工匠,历时三年制成的掐丝珐琅“基业长青杯”,日前,收藏家马未都在故宫博物院建福宫花园在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对话时结合其制作过程就此介绍景泰蓝的前世今生。
景泰蓝正名“铜胎掐丝珐琅”,因其在明朝景泰年间盛行,制作技艺比较成熟,使用的珐琅釉多以蓝色为主,故而得名“景泰蓝”。到了清代景泰蓝工艺获得长足发展,清廷“造办处”专设“珐琅作”,专门制造宫廷景泰蓝器皿,品类丰富,突破早期的瓶壶碗盘,扩大至家具层面,以其工艺的繁复,造型的精美,色彩的艳丽,成为北京最具代表性的传统工艺——燕京八绝之一。
最近,观复文化与北京故宫文化产品开发有限公司合作以故宫博物院院藏“清乾隆掐丝珐琅爵杯”为原型,经由上百位工匠,历时三年制成掐丝珐琅“基业长青杯”。整个制作过程有108道工序,720个工时,从釉料配比、胎体材料、宝石色泽的选择,到制胎、掐丝、点蓝、打磨等工艺流程,按照乾隆年间宫廷造办处的古法工艺制做。
历时三年制成的掐丝珐琅“基业长青杯”
收藏家马未都介绍说:“景泰蓝艺术是中国宫廷独有的艺术,元朝人打到欧洲的时候,从欧洲将技艺学回。进入中国以后,被中国宫廷所重视。我们所有的艺术形态,都是官民共享的,比如陶瓷、玉器、家具,式样虽有所不同,用途却大同小异。唯独景泰蓝从元明清三朝没有流落到民间一步,所以景泰蓝是一个非常神秘的艺术品。景泰蓝的仿制,一直是一个难题,它可以做到六七分像,要做到百分之百的像的时候,会有很大的难度。它的成本不仅是材料成本,更重要的是工艺成本。乾隆时期的景泰蓝工艺,是在景泰蓝工艺中最为精美的。”
马未都接受采访
马未都谈到几个世纪形成的古董观念中,景泰蓝是最高等级的宫廷艺术品,清末到民国,景泰蓝的大部分作品都流向欧美,近些年的景泰蓝作品在国际拍卖市场,频频创高价。如清雍正年间御制掐丝珐琅双鹤香炉一对,在2010年的香港佳士得秋拍,以1.29亿港元成交。
景泰蓝艺术起源于欧洲地中海的塞浦路斯岛,现知最早的标准珐琅器是出土于公元前13世纪墓葬的六枚迈锡尼金戒指。
公元前13世纪 六个迈锡尼金戒指之一 尼科西亚塞浦路斯博物馆藏
蒙古大军三次西征,将景泰蓝的工艺引入东方。“蒙古人脑子很清楚的地方就是他们对所有有手艺的人都高看一眼,有手艺的人不杀。”马未都说,“最初的景泰蓝是在塞浦路斯出现的,迈锡尼文明是跟希腊古文明是一脉相承的,欧洲拥有了2000多年,它最初的装饰都是平面的,只有中国人把它变成了一个容器。包括像德国的圣母大教堂中的那些世界国宝都是平面展示的,而且它会讲故事。为什么我们景泰蓝里很少有人物形象、故事形象呢?是因为最初这个东西是通过蒙古人、通过西域过来,它只要沾了伊斯兰文化的边,它对偶像就开始没兴趣。”
亚历山大大帝驾驭天马升天铜胎掐丝珐琅盘 奥地利斐迪南蒂罗尔州立博物馆藏
“对于景泰蓝大家有很多误解,多数学者倾向于元代传入说,认为掐丝珐琅工艺约在13-14世纪从阿拉伯地区传入中国。在晚明至清代甚至民国,古董行业一直错误的认为景泰蓝是景泰年间烧造的。”马未都说,“我们看现在故宫博物院藏元代的景泰蓝工艺品,这几件在以前分不太清的时候都给归到了明朝,其实这种高足、长足的制式的器具,都是南宋到元朝很流行的造型。”
故宫博物院藏景泰蓝器具
现在国外的博物馆也藏有很多景泰蓝,如大英博物馆藏宣德年间的掐丝珐琅龙纹大罐。此外,景泰蓝也作为见证友好关系的重要的礼物,如掐丝珐琅永乐西番莲僧帽壶(西藏博物馆藏),就是当年宫廷赏赐给西藏的。
大英博物馆藏宣德年间的掐丝珐琅龙纹大罐
掐丝珐琅永乐西番莲僧帽壶
明朝景泰皇帝7年的政治生涯中唯一留下名垂青史的艺术品就是景泰蓝。但是许多“景泰年制”款的珐琅器是由元代或明初的旧器拼配、补配、改款、加款后重新制作而成。到了晚明江南富庶,人们追求美物。此时的景泰蓝梅开二度。景泰蓝数量增加,质量下降,式样有所创新。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大明景泰年制楷书款掐丝珐琅番莲纹盒
明万历 掐丝珐琅双龙捧寿纹炉
康熙时期创烧了不同材质的珐琅艺术品。康雍两朝不见带款景泰蓝,仅见台北故宫清雍正掐丝珐琅凤耳豆刻“雍正年制”无框双行宋体字款雍正带款的一个。到了乾隆年间,景泰蓝数量急剧增加,品种也更加丰富,质量上乘。出现仿古类,实用类,创新类等。
“我们现在看到大部分都是乾隆时期的,也可以说是清代中期的,有平板式的悬挂,有花工,重要的是它嵌有宝石。故宫的很多重要的嵌有宝石的,都是永乐下西洋以后的事。永乐下西洋以后,从斯里兰卡这些地方把红宝石、蓝宝石都带进了中国,所以我们很多王的墓用宝石,都是这个时期以后带进来的。包括南京博物院收藏了一些当时出土的带有镶嵌物的,只要带有镶嵌物的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流行的。”马未都说。

乾隆年制款掐丝珐琅爵杯
“晚清到民国初年做的景泰蓝非常轻,但是掐丝掐的非常细,它用工艺来弥补材料上的不足。晚清到民国景泰蓝才流入到民间。我们说之前没有流入到民间,主要是指景泰蓝为王公贵族所用,就是你在明清的时候你使用这个东西你家里得跟皇上有关系。”马未都说。
此次观复博物馆集结工匠团队仿制的就是清乾隆年间的掐丝珐琅爵杯。
马未都称之所以选这个爵杯来仿制主要出于两点,一是该杯器形好看,有镶嵌工艺,很繁复热闹,二来爵杯也较有实用性,可做器物用,可拿着把玩。
“乾隆四十四年的除夕,跨越零点,乾隆就七十岁了。他举办盛大的家宴,当时有四百人不止,但是只有乾隆皇帝的桌子上能用全套的景泰蓝器具,足见景泰蓝规格之高。我们造景泰蓝爵杯,就是希望当今有人能拥有它, 我对瓷器、玉器,竹木牙角、景泰蓝都熟,是因为我买过很多,拥有了以后就会加深对它的认知。”马未都说。
点蓝工艺
掐丝
“景泰蓝制作工艺复杂,不是一个人就可以完成。景泰蓝有一百多道小工序,六道大工序,这不可能一个人都会,所以我们是找了一个团队在做。我们做了很多个了,但是最后能过关的不多,今天拿的这个与原物有百分之九十九相似,稍微做旧一点儿基本可以乱真,这个东西是不能批量生产的,做这个很难,投入的时间了精力都超出我们的想象。”马未都说。
观复造的基业长青杯,投入很大的物力人力,“我们每让它向历史的真实逼近一步的时候,投入的成本就会成倍增加。”每一只掐丝珐琅“基业长青”杯都要用到40克黄金,12遍古法鎏金,上面镶有绿松石,青金石以及顶级南红玛瑙。“我们做到一个社会的承受力和我们的承受力比较合适的时候就会停止,再做一些别的。我们大概想做至少四款,那就至少要做四年,一年最多就一款,做不了太多,而且不是一个工人,有好多工人。”马未都说。
责任编辑:朱洁树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景泰蓝,观复博物馆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