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博士:外人想象中的非洲不是真实的非洲

Michael Ehizuelen/博士,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研究员

2017-08-28 16:24

字号
Michael Ehizuelen博士,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研究员
大家早上好,我叫Michael Ehizuelen,今天我的发言主题是中国扶贫经验:扶贫议题下的中非合作启示。感谢主办方给我机会谈非洲大陆,我想澄清一点关于大家很多先入为主的想法。
1.外人想象的非洲不是真实的非洲
以前我以为中国人都是会飞的,为什么?因为在非洲,我们都看中国电影,在中国电影里面,中国人都是能上天入地。所以,我来之前有这个想法。下飞机之后,我看到每个中国人都会问他们你怎么不飞?我来中国已经八年了,我还是没有见到一个能飞的中国人,但是我都很感谢他们,感谢所有中国人的热情好客。
同样,外界对非洲也有这种错觉。他们去非洲一个展览会,去之前他们觉得非洲人都是骑大象去上学的。去了之后他们吓一跳,说你们怎么也会塞车,而不是塞大象?你们为什么没有穿兽皮上班?很多人对非洲的印象还是沉浸在贫困的想法中。
所以,我们的想法取决于我们的观感,观感决定了我们的信念。我们要改变这种看法。从外部看非洲和内部看非洲是不一样的观感,我们看到的非洲都是出现在媒体杂志首页,都是负面的报道。我想告诉大家的是,非洲也在变。
2000年的《经济学人》杂志有一期封面叫《没有希望的大陆》,但是2011年的这本杂志,封面改成了《崛起的非洲》。从这两个封面看到什么区别?我们要知道非洲确实在不断的崛起,我们要理解非洲的历史并不是贫困的历史,而是贫困干扰了非洲的历史进程。非洲不是天生就是一个贫穷的大陆,贫穷也不是非洲的命运,只是贫穷干扰了我们的发展进程而已。
当你真的到了非洲,你会看到另外一个非洲。你在外面是看不清的,只有身处其中才能理解。中国也是一样,大部分中国外交官被派驻非洲之前,去之前他们都会担心,但去了就会爱上非洲,走的时候会深深怀念非洲。这才是我想讲的非洲。真正从不同的角度观看非洲,才能真正帮助我们,真正帮助非洲去改变。
2.非洲需要中国的脱贫经验
20多年来,中国一直对抗贫困,中国当时的贫困状况和当时非洲的马拉维差不多。我们都知道,中国经济在2014年前都能保持两位数的增长,人均GDP增长几乎49倍。有7亿人脱贫,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中国可以为7亿人脱贫,从1978年的97%的贫困率,到2015年的5.7%,为什么中国人能有这么杰出的成就,但非洲仍然深陷贫困的陷阱?今天,非洲依然有4亿人还陷在贫穷的大海中,为什么非洲这么穷?非洲的资源如此丰富,为什么这么穷?美国副总统拜登说过这么一句话,非洲国家没有理由不成为世界最富裕繁荣的国家之一。如果没有理由不繁荣,为什么还这么穷?
我们往往把非洲看成一个疾病的地方,战乱的地方,非洲是一个冲突的地方,而不把非洲看成一个投资的大陆,我们一直觉得非洲需要怜悯、需要施舍,我们看非洲总是想到世界的援助而不是投资,我们应该进行投资,给他创造就业创造财富,来让它脱离贫困。
美国国会上有一条法律,美国国际援助署不能让国家援助进行工厂建造,中国采取一个不同的模式,叫对口支援。中国国内的富裕省份对口支援贫困的省份,这就是中国的模式。每个中国人都朝着共同繁荣的目标努力,同样的系统也纳入到中非合作的框架中。
中国的对非援助也引入了这个系统。重庆对口支援坦桑尼亚,湖北对口支援莫桑比克,这有什么意义?它的意义就是形成了一个集群的基础,集群就是一群公司,可以定点支援某一个国家,我们要知道私人行业来到非洲不是来施舍的,他们来非洲是做生意的,所以他们要实现发展的目标,他们来正是迎合了非洲的需求。
非洲需要什么,我们不是要施舍,而是要你手把手教我们如何发展。非洲的减贫不能通过慈善来实现,非洲的减贫要通过分享来实现,Charity是慈善,Sharity是知识分享的慈善。我们总觉得非洲是贫困的大陆,有很多公司到了非洲地区,他们看到非洲有很多儿童受困,出于怜悯心他们就从公司账上支了一百万美元给了非洲某国的部长,部长说:“不要给我鱼,我要你告诉方法。”
3.非洲的贫困并非因为缺钱
所以,我再次提出贫穷不是因为缺欠,贫穷是因为没有知识,贫穷不是因为没有钱,而是因为不具备知识,我举三个例子说明我这个观点。
生铁。非洲生产各种生铁产品。一百美元的生铁,到了非洲铁厂,铸造成铁皮就是400美元,到了欧洲能生产出500万美元的产品,同样的生铁,为什么生产出有不同价值的不同产品,为什么一百美元的生铁,到欧洲能生产出五万倍的产出,因为知识的力量。
2500万美元的铜矿卖掉了,三个月之后接手的公司用7500万美元卖掉了,这个公司知道怎么样管理铜矿。赞比亚政府本身可以赚这么大一笔钱,但让其他公司拿走了。赞比亚政府只拿到2500万美元,而且这2500万美元还不是一次支付的,是这个铜矿被公司卖掉之后才收到钱的。金钱完全不是消除贫困最重要的一环,知识才是消除贫困最重要的问题。要帮助非洲,不是把钱拿来,而是帮助非洲如何创造财富和创造价值,这样才能把一百美元的生铁变成五百万美元的产品。
可可粉都是从非洲生产的,但非洲很多超市比比皆是的巧克力产品,都是英国进口的巧克力。发达国家的知识能让他们把很大一部分拿走,只有很小一部分留给非洲。这些非洲国家把咖啡豆卖给发达国家,一公斤也只卖0.45美元,而这些人买了以后,又以8美元一公斤的价格卖给其他国家。非洲把巧克力进口,却把可可粉出口。
非洲有83%加工食物,酸奶、奶酪都是进口的。预计到2020年我们要花1.4万亿美元进口食物。在非洲,我们没有能力生产自己的产品,人们给非洲起了一个新名字——乞讨的亿万富翁。我们有太多资源,我们有很多钱,但不知道怎么用钱,我们在浪费资源,我们非洲没有知识资源,我们的可可豆,我们的生铁,还是会从其他国家生产,然后再进口到非洲。怎么把这个大洲的自然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
这次分享非常重要,重要性也得到世界银行的首肯、1998年世界银行的报告也写了这一点,韩国和加纳一开始国民生产总值差不多一样,而过了30年,韩国生产的规模是加纳的6倍之多,他们生产中充分发挥了知识的作用。联合国非洲经济研究组织也讲到这一点,在非洲经济发展中,知识贡献率只有区区的5%,每年只能带来500万的工作。
现在有这么多跨国公司,他们对非洲好像充满爱心。既然你们有良好的意愿,你们就应该把经验分享给非洲。消费贫困就要采用分享式共享式的方案。我们用创新的方式开展合作才能加快知识的分享。
知识资本这些更重要,你以为给非洲人更高的工资就能消除贫困。但这并没有意义,就算你给我们很高的工资,我们最终就是把钱用在自己身上,并没有新的创新,我们要知识,通过新的技术,产生新的产品,最终不仅仅是对财富进行重新的分配,而且我们能控制和创造出新的财富。非洲贫困的根因就是缺乏知识。
4.非洲的人口红利要给GDP带来贡献
我们必须要关注这一点,为什么?根据非洲发展银行2014年的一个报告,到了2060年,非洲人口将达到25亿,这是非常大的人口红利,这个人口红利要么会促进国家发展,要么会把这个经济体拉向毁灭。中国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人口红利给人均GDP带来26%的贡献力,这就是发展。在非洲情况就不一样,非洲如果要实现这种发展,要做到这一点才行。
现在非洲有70%的人口在35岁以下,我们要做的就是给他们进行能力建设,能够给他们提供更多工作,要像鼓励中国的双创一样鼓励他们创造工作而不是求别人给他工作。我们希望中国能给非洲分享知识,让非洲人有能力分享工作。习近平主席做出承诺要支持非洲脱贫,中国在这方面开展了很多工作。
知识就是经济发展的生命线,有知识经济发展才有活力。习近平主席是这么说的,如果大河有水,小河也会有水。小河有水也会汇聚到一起,确保大河有源源不断的水源。
为了确保没有人落在后面,我们通过分享的方式把知识和技术分享给贫困,中国要把经验拿出来给非洲的好伙伴才行,如果能这样做,我们能实现2063的议程,不仅实现非洲的未来,更是实现世界的未来,我们能消除贫困。
[本文系Michael Ehizuelen博士在2017年IPP国际会议上的发言。发言稿根据现场速记整理完成,未经发言人审定。首发于微信公众号:IPP评论(IPP-REVIEW)]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非洲,脱贫,尼日利亚

相关推荐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