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响乐团欧巡汉堡收官,为中国乐团的国际化探路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发自德国汉堡

2017-08-28 17: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随着肖斯塔科维奇《第五交响曲》最后一个休止符落下,上海交响乐团为期两周、横跨三国的欧洲音乐节巡礼,在德国汉堡落下帷幕。
当地时间8月27日晚,上交在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奏响了本次欧巡的收官之声,也为上海和汉堡两座的友城,续写下音乐友谊。
当地时间8月27日晚,上海交响乐团在举世瞩目的易北爱乐音乐厅,奏响了本次欧巡的收官之声。 本文图片由上交提供
把《梁祝》拉进人心里
音乐会上,余隆执棒上海交响乐团,联袂小提琴家马克西姆·文格洛夫,带来了中国声音的经典之作——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如泣如诉的旋律让现场2100多位观众动容。
文格洛夫是俄罗斯人,然而《梁祝》已成为他最常演的保留曲目。每一次演奏,他都试着让自己对中国文化有更深入的了解,“让这首曲子离你们的心更近,而不只是离我的心更近。”
文格洛夫的《梁祝》,最终拉到了汉堡观众的心里。
从事心理学研究的Hauke Pohlamm 是土生土长的汉堡人,第一次现场听《梁祝》,他很自然联想起了自己30年前去中国的旅行经历,第一次是从香港去上海,第二次从香港前往昆明和北京,每一次都呆足了一个月,“我记得在中国听到过很多类似《梁祝》的旋律,这就是中国的旋律。”
画家Jorgen Habedank是从汉堡附近的小城,携家带口来听音乐会的。以前,他只在电台里听过《梁祝》的片段,第一次现场听完整版,他被《梁祝》的浪漫击中了。他的儿子是网络工程师,对《梁祝》的喜欢不亚于父亲,“我平时不太听古典音乐,但我很喜欢《梁祝》,因为它的情绪很动人、很强烈。”
如果说《梁祝》的凄婉之美让西方观众陌生,肖斯塔科维奇《第五交响曲》的壮美、深刻,则是西方观众了然于胸的。在上交的演绎下,该曲博得了会心的满堂喝彩,掌声从音乐厅各个角落涌向舞台,余隆也被数度唤回指挥台。
上交的这场音乐会早在数月前就售罄了门票,为让更多本土观众听到中国声音,易北爱乐音乐厅首次启用了户外广场大屏直播音乐会。当晚汉堡的温度不到20度,冷风劲吹,却挡不住观众观演的热情,上千市民和游客身穿防风衣、羽绒服,自发汇聚于此。无法亲临现场的观众,也可以通过Youtube、Facebook在线收看直播。
为中国乐团的国际化探路
建设近10年,耗资近8亿欧元,今年1月正式开门迎客的易北爱乐音乐厅,既是汉堡的一张国际名片,也是德国通往世界的门户。
音乐厅开幕后的首个半年,有300多场音乐会相继登台,近50万张门票均被一扫而空。世界范围几乎所有的一线乐团,都希望在此一试身手,而它的演出档期早已排到了2020年。
上交的这场音乐会,一早被易北爱乐排入了开幕演出季,这也得益于上交与易北爱乐驻厅乐团——北德广播易北爱乐乐团之间的深厚情谊。两团有着近10年的交往,两团所在音乐厅的声效设计,也都出自建筑声学大师丰田泰久之手。
两厅建造期间,两团管理层曾频繁交流,互相取经。2015年,上交和北德广播签署了合作协议,双方就互访演出、演奏人才培养达成共识。此后,北德广播多次派出“首席团”来沪,指导上海乐队学院学生,并多次举办联合音乐会。上交此番来访汉堡,也算履约,为“姐妹厅”送上祝福。
从瑞士琉森音乐节,到奥地利蒂罗尔音乐节、格拉芬内格音乐节,最后抵达易北爱乐音乐厅,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印象最深的,是欧洲深厚的音乐文化根基。
“不管是大城市如汉堡,还是小城镇如厄尔,欧洲遍布高质量的音乐节,欧洲最重要的乐团、音乐家每年都会往那里走,观众的观演氛围也很好。”
更重要的是,这些音乐节给人营造了一种静心听音乐会的仪式感,“以前我们听音乐会,总觉得是要去富丽堂皇的音乐厅,蒂罗尔和格拉芬内格的场地没有很华丽,但观众都穿得很正式,我们能感受到那种仪式感。所以重点不是场地有多华丽,而是它给人的内心创造的东西。”
第一次以参演乐团,而不是旁观者的身份参与其中,周平说,他们也切身感受到了欧洲音乐节的操作流行,背后和当地文化相连接的部分,“上交也办夏季音乐节,这些音乐节各有特点,是我们的参考和方向。”
能在这样的舞台锻炼和展示自己,上交也迈入了一个新台阶。
四站四个音乐厅,意味着上交要在短短时间内适应四个厅的声效,乐手之间的配合也要做相应调整。琉森音乐节与萨尔茨堡音乐节齐名,上交巡演首站便是琉森,那么多专业的耳朵盯着,不管是指挥、独奏家还是乐团,都有压力。
如果说琉森是最重要的,登台易北爱乐音乐厅便是最难的。周平直言,“这个厅刚建好,大家对它很不熟悉,北德广播都说很难拉,因为太清晰,乐手之间的听觉会发生变化。乐队是一个配合的艺术,乐手如果不能感觉到音量的平衡,就很难配合。”
上交要迅速适应这个场地,好在最终的演出效果,不仅指挥余隆满意,观众也是买单的。
从琉森到汉堡,能在这样高规格的音乐节、音乐厅登台,不管对上交还是对中国乐团来说,都是一次好的开头和跳板。中国现有73家交响乐团,都在朝职业化运营的方向走,上交作为“探路者”,是辛苦的,也是幸福的。
“中国乐团走出去其实是一个不断深入的过程。从最早有机会走出去就好,到今天登台世界顶级音乐节,每一步都有不同的追求。当参加音乐节变成常态时,中国乐团才算真正走向国际了。”
身为探路者,上交在国际化方面积累了大量经验,周平也希望将这些经验推广给国内的兄弟乐团,“中国文化走出去,必须先要走进观众的内心,彼此感受文化上的共震,才能激起世界的回响。”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交响乐团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