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第七季:最大的敌人终于不再是原著党

水母

2017-08-29 07: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伴随着老弗雷一家血债血偿,艾莉娅摘下脸上的人皮面具,跟随着《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回到了大众的视野。
作为HBO堪称现象级的奇幻史诗剧集,《权力的游戏》每年的回归带来的永远是霸占社交网络的讨论与吐槽。自2011年电视剧《权力的游戏》开播以来,围绕原著与剧集的争论已经持续了六年。而这一历史终于在去年得到终结。
由于原著作者乔治·R.R.马丁迟迟未能将《冰与火之歌》第六卷“凛冬之风”写完,许多人物的命运仍然是一团迷雾。琼恩仍旧躺在血泊之中生死未卜;珊莎并没有落入虎口,而是继续寄身“小指头”身边,化名阿莲继续自己的权术修炼;狼家最小的女儿艾莉亚,则刚刚来到黑白之院,献上了自己的第一份“礼物”。而在海的另一边,龙母刚刚被抓,小恶魔也流离于马戏团,并没有成为弥林的女王之手。
于是从第六季开始,曾经让编剧关闭了Twitter的原著党,终于不再是剧集制作团队最大的敌人。虽然无据可依,在第六季中,阿多的故事在“门”中明朗,琼恩的身世在最后一集中解开。而曾经受屈辱的小恶魔,也在龙妈的身边找到了龙与尊重。无论在剧情还在口碑上,第六季都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让第七季备受期待。
期待并不仅来自第六季。原本,这部剧就打算在2018年迎来它的大结局。这也意味着,第七季里,故事情节需要快速向前推进。因为制作周期的加长,第七季在七月才与大家见面,比通常的四月足足推迟了三个月。制作成本的压力也让第七季的集数缩水。这些变动,不仅没有打消剧迷的热情,反而吊足了胃口。
第七季的开幕,就收获了几乎所有观众的五星好评。剧组的用心显而易见,第七季奉献的是更美的风景,更多的特效,更多的打斗。龙妈与琼恩对话几乎是旅游大片,骑龙战斗的场面,几乎让人汗毛竖起。在这一季中,三只龙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家伙儿,每一次出场都完全是电影级的效果。
第六季季终前,HBO刚和五位主要角色——“小恶魔”提利昂、琼恩·雪诺、“弑君者”詹姆、瑟曦以及龙妈的扮演者,签下了未来两季中每集50万美金的高价合同——这也就意味着,不到最后一季,他们不会死。这一合约的流出稍稍有点扫兴——至少在第四集中詹姆只身屠龙之时,心如明镜的剧迷心里多少会少了点牵挂。然而这一幕仍然足以成为整季中最动人、也最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一幕。独自面对巨龙烈焰的身影,是全剧骑士精神的延续和理想主义的缩影。
然而在第七季中,像这般展现人性复杂性、角色立体感的瞬间并不多见。马丁花了超过20年时间搭建起的虚幻世界,到了编剧手中,只有一年时间足以续写下去。如何在动辄五六条的故事线中自由切换,如何构建人物的行动和对话……这些都是更考验编剧智慧与功力的大挑战。
虽然没有原著可以比照,但随着剧情的发展,剧迷们也不免提出自己的非议:琼恩的智慧仍不见长,而小指头的居心显得太过直白。在第六季最后,一些“粉丝理论”纷纷应验,而第七季依然不例外。琼恩与龙妈在季末终于在一起,眉来眼去了一整季,已经快要把大家急死。
而更让剧迷吐槽的也许是去长城外抓异鬼的故事。虽然壮士前行颇让人激动,但是视死如归和大场面背后是并不值得推敲的逻辑与剧情:抓尸鬼回去真的能说服瑟曦么?为什么异鬼迟迟不杀死琼恩?班扬的赶到为什么那么及时?
如果这一切尚可以找到理由自圆其说,那么巨龙韦塞利昂之死,则太过于像编剧强行制造矛盾推动剧情发展的结果。虽然无论是书中还是剧中,丹妮莉丝的实力都太过强大,杀死巨龙、削弱她的力量,似乎是推动故事发展最好的、甚至是唯一的途径。然而一条巨龙被夜王的寒冰长矛刺死,无论如何还是显得过于草率,也让这一场面早早就在网络上被剧迷群嘲。
比起吐槽,而让HBO更糟心的事情也发生了。由于资料被黑客盗取,第七季第6集的视频和第八季的剧本在网上被曝光。随后播放的第6集证明了泄漏集的正确,也让无数剧迷纠结,究竟是再用一年苦苦等待,还是早早被剧透?无论选择哪一项,都是一个痛苦的选择。
一直到第六季,《权力的游戏》继承的仍是《冰与火之歌》的内在价值观:无论是可怜之人还是可恨之徒,无不背负着各自的精神创伤,在权力的争斗中喘息生存。而现在,人物的创伤与内心渐渐隐去,换以外显的壮志雄心和悲天悯人。
无论HBO是否要临危应变,第七季的落幕显示了一个并不乐观的信号。
这个曾经以展现人性复杂著称的电视剧,在离开了原著之后,正在走向人物越来越平面、格局越来越小的简单粗暴化。原著党自然难以取悦,但更难的,也许是描摹人心。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权力的游戏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