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仲满的最后一战:34岁拿下全运金牌,没有怒吼只有微笑

郑昕 王浩宇/新华社

2017-08-29 09:04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仲满全运会圆梦摘金。 来源:新华社(00:46)
带着标志性的微笑,仲满踏上天津全运会的剑道;没有标志性的怒吼,仲满走下天津全运会的剑道。
回归赛场、闯进决赛、轻松夺冠,仲满在参加的第四届全运会上,没有再给自己留下遗憾,34岁的他归来已非少年,但一颗勇敢的心依然年轻。
剑客仲满。视觉中国 图
尽管手握奥运金牌,但仲满却一直没能在全运赛场证明自己。
2005年江苏全运会上,22岁的仲满在家乡父老面前摘得佩剑个人铜牌。当时也许没人能想到,这竟已是他连续3次全运会个人项目的最好成绩。
此后两届比赛上,仲满都在八进四时被天津选手淘汰,先是王敬之,后是侯孟君。在十二运会上帮助江苏队拿到男子佩剑团体金牌后,仲满选择了退役。
在第四次登上全运会赛场前,仲满经历了两年多退役后的沉寂。他在2016年初复出后,并没有参加太多正式比赛,但只要出现在全国大赛的剑道上,他就仍是国内男佩一哥的有力争夺者。在去年全国击剑锦标赛上他轻松夺魁,决赛比分是悬殊的15:6。
时间又过去近一年,来到天津的他依然所向披靡,特别是1/8与1/4决赛上他以两个15:4挑落对手,用时加起来还不到10分钟。
在走上高台的决赛中,仲满更加游刃有余,在小自己将近10岁的孙伟面前显现出经验的可怕,开局就取得8:1的领先,令胜负早早失去悬念。
仲满的表现,也让他曾经的队友兼对手王敬之心有戚戚。已经是天津队教练的他坦言,那一辈国家队选手中依然在场上比赛的,只剩下仲满一人。
“我们在一起训练了很多年,现在也没有断了联系。我也经常勉励我的队员,要向这位前辈学习。”他说。
“他的经验对现在的中国击剑来说不可多得。”王敬之提到,越打到最后、越上到高台,就越是体现出水平,仲满的大赛经验在如今国内鲜有匹敌。
即使战功显赫,也终有告老还乡的一天。
谈及未来是否还有再战全运会甚至奥运会的想法时,他轻轻摇头,“最后一届了,肯定是最后一届了”,剑眉星目下流露出的笑容意味深长。
“下届我就快40岁了,佩剑太快了,对体能要求太大了。”仲满直言,也许他会以教练或是管理者的身份,出现在下届全运会上。
离开赛场的他并不会远离击剑,如今在南京体育学院任教的他,还有培养出下一个“仲满”的使命。
“9年前的今天我完成了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梦想,再有16天我就参加人生最后一个全运会了,希望全运会也能圆梦!加油!”
半个多月前,仲满在个人微博中写下这样一段鼓励自己的话,所配的视频正是北京奥运会决赛上他的那冲天一吼。
在天津体育学院体育馆,那一吼好像还在场中回响,但观众眼前那位终于圆梦的“少年”却已过而立之年。
长剑依然握在手中、白衫依然裹在胸前,赢下决赛的翩翩剑客默默与小兄弟孙伟握手,向全场观众致敬,眼神中更添几分坚定。
“弓背霞明剑照霜,秋风走马出咸阳。未收天下河湟地,不拟回头望故乡。”12年的时光足够让一个少年变成男人,12年的坚守足够让全运奖牌的成色变成了金灿灿,这是一种属于冠军的荣光,是一种属于老将的尊严,同样是一种属于剑客的执着追求。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天津全运会,仲满

相关推荐

评论(1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