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戴玮:一位西藏文艺片导演的“二次初恋”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实习生 金玥

2017-08-30 07: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处女作《冈拉梅朵》到后来的《西藏往事》,青年导演戴玮因西藏与电影结缘,也始终将目光聚焦在那片土地上。
过去将近十年的时间里,戴玮都贴着“西藏文艺片导演”的标签。
而即将上映的新作《二次初恋》却是一部发生在现代都市里的爱情喜剧,这是戴玮作为导演的一次新尝试。
《二次初恋》发布会现场
戴玮曾经像个“苦行僧”一样用镜头记录着西藏的故事,10年前《冈拉梅朵》的拍摄无比坎坷,剧组三进西藏,耗时两年,她前后经历了3次车祸。原定扮演女主角的是演员李小璐,因为高原反应太强烈,无奈退出。她之前拍摄的戏,也只能废掉,由于都是胶片拍摄,前后损失了上百万。剧组最后困难时连方便面都买不起,戴玮只好把房子卖掉,又四处借债才将电影拍完。
《冈拉梅朵》剧照
“这部电影改变了我的人生,因为按正常的轨迹走的话,我是学新闻毕业的,在央视做文艺导演,这也是一个挺好的人生方向,从实习导演到总导演到制片人,我的事业可以顺理成章地发展下去。”如今回想起进入电影这个行当,戴玮依然觉得感慨。
《二次初恋》中,戴玮试图讲述一个女人在二十岁与四十岁面对爱情时的不同心境。说起来《二次初恋》的剧情并不算新鲜,前两年大热的《重返二十岁》《夏洛特烦恼》都属同一类奇幻喜剧题材。
朱茵、王志飞
影片主线就是关于一对中年夫妻叶兰(朱茵饰)和路建国(王志飞饰)进入婚姻倦怠期,频频争吵,丈夫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并阴差阳错地登上了一辆不寻常的列车,在经历了一番穿越时空的奇幻经历之后,夫妻俩最终重归于好的故事。
在戴玮看来,剧情虽然“套路”,但每部影片的侧重点依旧是不一样的,她想通过《二次初恋》唤起观众对于自己最初那份情感的珍视,也希望进一步探讨青年与中年两代人之间的情感隔膜。
《二次初恋》最吸引人的当然是主演朱茵,80后一代心目中不老的女神。此番“紫霞仙子”下凡,首度挑战家庭主妇的角色,成为了影片的一大看点。
朱茵这些年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上一次担纲电影女主角还是2011年的《嘿店》。此次暌违六年重返大银幕,很多人会好奇戴玮是如何说动朱茵来参演的,戴玮说自己原本与朱茵并无深交,是剧本打动了她。
戴玮没有结过婚,朱茵从自己的状态里给人物提供了不少更接地气的思路。
朱茵
《二次初恋》作为一部奇幻爱情喜剧,戴玮却不认为这是所谓的“从文艺片向商业片的转型之作”。
戴玮早年是央视的文艺晚会导演,也为许多知名歌手拍过MV,算是半路出家的电影导演。在拍完“西藏三部曲”的前两部之后,戴玮想做一些更为职业化的尝试,拍摄商业片也是在挑战自己对不同类型电影的驾驭能力。戴玮透露说,她之后还会和编剧芦苇合作一部纯男人戏,还有尝试拍摄历史剧的想法。
“拍西藏太苦了”,戴玮把《二次初恋》看作一次“休息”,这个热爱西藏的东北姑娘,还要继续她“西藏三部曲”的最终章《古格王朝》。该片筹备多年,投资上亿,准备以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西藏地区古格王朝的消亡为背景,打造成一部史诗型商业片,不过至今仍未正式开拍。
戴玮在等待那个恰当的时机,她说自己并不着急,要找到理念相同的人合作去完成这部作品,毕竟拍摄西藏故事片已成为了她的一份理想与坚持。
戴玮曾在《一刻talks》中说,“这十年来,我走过三万多公里路,拍摄过十二万尺胶片,有二十多小时的画面素材,艰不艰辛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心的追求。”从第一次踏上那片土地起她就与西藏结下了宿命般的不解之缘。
西藏是戴玮人生的转折点,也是她电影作品的精神源泉。她一方面在继续观望,希望完成《古格王朝》以实现当年自己对西藏的承诺,一方面也想努力撕掉身上“西藏”的标签,开拓电影之路的多种可能性,但无论拍怎样的电影,“我想找回当年对电影、对西藏的一种冲动,那份勇气,或者说是一种不计结果的锐气。”她如是说道。
导演戴玮
【对话】
朱茵要求亲自做芭蕾动作,不用替身
澎湃新闻
:是怎么想到让息影多年的朱茵出演的?
戴玮:在影片选角阶段,恰好遇上她的经纪人在内地做宣传,也算是机缘巧合。朱茵在我心目中是很有古典气质的女神,真正接触她之后觉得她是个很好的人,而且有自己对艺术的追求,对自己要求十分苛刻。
找朱茵,是因为她本身经历过这样的年龄阶段,她有家庭,也有事业,要平衡母亲、妻子、演员这样几个不同的角色,而且这个人物是个舞者,她说她很喜欢跳舞,她本身和这个故事有一些契合的部分,说起来也很有感触,所以表演起来非常贴切生动。至于她为什么接下这部电影,其实就是剧本打动了她。我跟她之前并不熟悉,但是通过经纪人和她电话联系聊了剧本之后,她很喜欢,就决定出演。
澎湃新闻:剧本有因为朱茵的加入和她对你说的一些个人经验进行调整吗?
戴玮:有,有很多调整。刚开始这个人物是一个注重家庭,性格比较柔弱的女人,但是朱茵加入之后,她转变了这个人物的性格,她提出为什么这个女性不能兼顾家庭和事业?还有,她说剧中她和老公从大学相识相恋20年,孩子都大学毕业了,彼此之间一定是相当了解的,所以要调整一些对话,一些非常生活细节的逻辑。
我觉得朱茵为这个角色倾入了很大的心血,片中有一段跳舞的戏份,我给朱茵找了舞蹈的替身演员,让她做简单的动作,难的交给替身,她就要求做全部的动作。她跟我说“替身演员虽然能在技巧上做得很好,但是没有我的情感,演不出那个感觉”,所以希望自己可以亲力亲为。她在现场真的非常努力,舞蹈中有一个下腰的动作,她一开始下不去,但是最后她还是很努力地自己完成了。
《二次初恋》剧照,朱茵
澎湃新闻:拍戏之余看到朱茵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么样的?
戴玮:可以看出她的家庭生活很美满,她每天一有空就会和她女儿视频聊天,她老公也经常和她微信联系,讲一讲片场的情况,我觉得他们关系非常好。
她说以前拍戏很忙,也会有没有顾及到家庭的时候,现在觉得和家人们的互动是很重要的,要多跟家人在一起。她很懂要怎么去生活,而且情商很高,对各种流言蜚语有自己的判断。
我觉得,观众看了这个电影后会觉得,这个角色不是一个演员在演的,她就像是你身边的一个朋友,非常生活化,刚开始我们很注重打光和化妆之类的问题,怎么样比较好看,后来就不注重了,因为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真实,是情感。
澎湃新闻:你之前一直拍西藏文艺片,这次拍一个爱情喜剧算是谋求“转型”吗?
戴玮:我希望它可以让我具备操作商业片的能力,变得更职业化一些。我觉得,导演要掌控不同类型的片子,比如我一直在准备的《古格王朝》是史诗型悲剧片,而现在《二次初恋》是一个爱情喜剧片,甚至我还要和编剧芦苇合作拍一部纯男人戏,它们是不同类型的作品,对导演也会有不同的要求。
澎湃新闻:这部影片中有一些“大龄女青年的少女心”,这和你自身年龄的感情状态有比较契合的地方吗?
戴玮:不是,其实我是觉得二十岁和四十岁这两个年龄段很重要,一个是青年时期,一个是中年时期。这两个阶段谈论的主题,无非就是感情和事业的发展,在这部影片里我就把这两个年龄阶段的感情状态呈现出来了。
我所要表现的主题就是,无论何时都不该忘却最初打动你的那份真诚。这个故事打动我,是因为我看到身边太多四十岁左右的已婚人士,已经完全不注意家庭的情感维护,也不再有自己的梦想。人在感情和事业上,都应该怀有一份内心的向往,才能有生活的激情,在感情方面尤其如此。电影里面单纯是指爱情,而实际生活中还有对亲情和友情的处理,这些都不能放弃,这就是我想拍《二次初恋》的原因。
澎湃新闻:看剧情简介其实《二次初恋》和《重返二十岁》《二十八岁未成年》之类的电影都差不多,那这部电影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戴玮:这样的电影确实很多,国外也有很多,就是同一个故事核,进行各种翻拍。我这部电影的侧重点主要是,二十岁的年轻人和四十岁的中年人在思想上的落差,到底是怎么样的。
朱茵、杜天皓
西藏改变人生,想找回不计结果的锐气
澎湃新闻
:你过去十年都在和西藏“死磕”,那段经历的心路历程是怎么样的?
戴玮:都不止十年。2004年至2005年间,为了筹拍电影《冈拉梅朵》我上去了十来次。其实那会儿我在央视做导演已经将近七八年了,到了2005年开始拍摄这部电影,一拍就是三年,这个过程是很难的。
当时很多人采访我说怎么胆子那么大,自己拍摄这样一部片子,带那么多演员上去,演员又生病,为了拍摄还卖了北京的一套房子等等。其实我那会儿完全没有考虑那么多,对于将来的口碑及票房也没什么想法,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就是想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
《冈拉梅朵》剧照
澎湃新闻:今年上海电影节《冈拉梅朵》也有重映,你有回看自己拍的片子的习惯吗?
戴玮:我在家里有时候也会放,虽然这是自己的东西,非常熟悉,但是每个时期看感觉都不一样。
2015年的时候,《冈拉梅朵》在巴黎中国电影节上映,当时我还获了青年导演奖,这距离我拍摄这部片子已经过去十年了,我坐在底下看的时候,和以前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看到了闪光点,也有很多遗憾的地方。
我和观众交流的时候说,我很庆幸这部电影是在2005年拍摄的,因为如果让现在的我来拍的话,这部片子就不会那么纯粹,不会那么直接,我会用很多电影的手法去包装它。毕竟我之前是个电视台的文艺导演,从来没有接触过电影拍摄,甚至连开机关机都不会喊,这个跨越是很突然的,没有过渡。所以当时片子出来的时候就有很多争议的声音,我就会觉得很自卑。
不过后来有人劝我说这部电影把自己内心的东西展现出来有什么错呢?没有人规定电影一定要完整的故事,何况这部片子里可以看到一个年轻女孩对西藏的向往,后来我就找回了自信,但也不敢看那些批评的文章。
《西藏往事》剧照
到第二部的时候,我又走入了一个误区,就是要一个非常纯粹的故事片,不要那些情怀的东西,所以导致《西藏往事》没有《冈拉梅朵》生动,它太中规中矩了。
我感谢《冈拉梅朵》给我的一切,其一是它使我的人生方向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其二是它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以及未来的存在价值。比如之前旅游我会去那些热闹的地方,而现在我可能会跑到不丹这样游人鲜至的地方。它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的整个人生。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一个北方姑娘能跑到西藏去,这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
我自己现在再看《冈拉梅朵》的重映,从中我还能看到当年对电影、对西藏的一种冲动,我还想要找到那份勇气,或者说是一种不计结果的锐气。
澎湃新闻:当年还有为了拍电影卖掉一套房子的经历,按北京的房价算,代价也挺大的。
戴玮:感叹会有,但是我不后悔。我感叹的并不是从之前央视稳定的工作到做导演拍电影需要倒贴钱,而是感叹那些年为了拍电影每天都是风风火火的工作状态,这段经历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从一个资深电视人到电影圈新人,这是值得感慨的。
澎湃新闻:你的“西藏三部曲”最后一部《古格王朝》,说了很多年,但一直没有真正开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戴玮:古格王朝是在1630年左右毁灭的,它当时是一个很强盛的王朝,统治范围最盛时遍及阿里全境,周围有很多小国家,比如拉达克。古格王朝和拉达克的公主有一个婚约,在即将要联姻的时候古格王朝退了婚约,这让公主很没面子,然后两国经历了长达18年战争,最后在各种因素影响下,古格王朝毁灭了,这是我们故事的基础。
没有开工是因为,《古格王朝》已经是一个商业性的运作了,不可能再像我过去做电影那么单纯了。它在操作上确实很有难度,它和那种散文式的浪漫电影不一样,那是一个纯粹的商业故事片,还要有明星撑场,要具备商业元素,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不过我没有放弃,因为我觉得要拍摄这部电影一定要找认同这个理念的人来合作,那就不仅是我一个人,而是包括制片人、投资方还有演员,这是很多元素机缘巧合才能促成的一件事,所以我并不急,因为我知道我要什么。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二次初恋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