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季|浙江大学新生报到:有人带四箱黑袜子想趁军训卖出去

王宁 吴荃雁 王湛/钱江晚报

2017-08-29 16:02

字号
数不清的行李箱和包裹,成为这两天浙大校园的一景。办完入学手续,6000多名新生就正式成为浙大的一分子,开始了他们的大学生活。
笼统来说,今年这届学生大多出生于1999年,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也成为最后一批90后大学生。明年,00后就将杀入江湖。
每个行李箱,都是一个故事,代表着每个人独特的个性和记忆。我们在浙大校园里随机采访了几名新生,他们的行李箱里中,又装着怎样的故事?
一个陶瓷杯
代表着对双胞胎妹妹的思念

本文图片均来自浙江新闻客户端
来自诸暨的小寿是浙大工科试验班(材料与化工)专业新生。她的行李里,最为特殊的,是一个陶瓷杯。
“这是我妹妹送给我的。”小寿说。姐妹俩是双胞胎,妹妹考上了浙江警察学院。
“我们家老二,可疯了。”寿妈妈拿出手机,翻出妹妹的照片,笑着说。照片上的妹妹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瘦瘦高高的,和穿着背带裙外表文静的姐姐相比,显得很爽朗。从小到大,一直都在一个学校读书,有时还是一个班。高考后,分离是必然的了,于是姐妹俩决定互送对方一个礼物,以做纪念。
“我们最后选中了一套‘情侣杯’,一人一个。杯子这样的东西,每天都能用到,能够时时想起对方。”小寿将杯子摆放在寝室显眼的位置,“是不是很好看?”
浙大新生入学这天,正好是姐妹俩的生日。
“警校管得很严,妹妹不能请假出来一起过生日,所以只能远远地祝福她生日快乐。”小寿说。
最奇特的行李:
整整四箱黑袜子

小赵是浙江大学应用生物科学(农学)专业的新生,她的行李中,有整整四大箱黑色的袜子。钱报记者见到她的时候,小女孩正站在椅子上,费力地把一箱袜子放进柜顶上。
“军训的时候,要求学生都要穿黑色的袜子。要不然,踢正步的时候,五颜六色的袜子,多不美观啊。”小赵踮着脚,整理柜子顶上的纸箱。
可是,小赵带这么多袜子,并不是自己穿的。“我将来想创业嘛。我觉得,军训就是个不错的商机,把这批袜子卖出去。”小赵说,自己老家正好有家袜子企业,进货方便,于是来报到时就顺便带了些,先看看行情。
小赵自己弄了个微信公号,第一批袜子放在网店里按成本价出售,上架两天就被抢购一空,“主要是为了吸粉嘛。”有人下单后,在校园范围内,会有专门的同学按照约定的时间送货上门。
卖袜子的H5宣传页,是小赵自己做的,弄了一个通宵。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通宵。小赵说,有个学姐听说后,觉得挺有意思,跑过来帮忙设计公号的头像。还有些同学,免费帮忙做客服和配送。
“我想做成一个自己的品牌。”刚刚开始大学生涯的小赵说。
一套羌服
代表对家乡的怀念

来自四川阿坝州的凡凡,是浙江大学人文科学试验班(外国语言文学)大一新生,这次来报到,她的行李和别人最不一样的,是一套羌服。
羌服,是羌族的民族服饰。或棉布,或锦缎,不论男女,清一色都是右衽(右襟压左襟)的长衫。凡凡告诉钱报记者,自己的第一套羌服,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获得的。“到了这个年龄,每个羌族孩子,都会拥有一套羌服。”凡凡说,“在族里传统的节日,大家都会穿上羌服,点起篝火,唱歌跳舞。”
“虽然我不太会跳羌族的舞蹈,但是我还是会去大广场上,看大家跳舞。”凡凡的第一套羌服,不幸在汶川大地震中丢失了。
“这次来浙江上大学,我想要带点家乡的东西,也算是个纪念。”凡凡说,“家里听说后很支持,爸爸就托人做了一套新的羌服,郑重地放进行李箱中。”
被问及在杭州上学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凡凡说:“就是浙江的菜会比我们那里咸一点,其他都还好。”
(原题为:《浙大新生报到,行李箱都装了些啥》)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开学季,新生,浙大,创业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