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拜贡嘎

Kurt

2017-08-30 12: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既然是神山,贡嘎与藏区的其他极高山一样,总不肯将尊容轻易示人。我们一共有三次机会接触贡嘎,只有最后一次才看到了完整的山峰。也许是一点运气、也许是我们的虔诚、神山终于展露出它那惊心动魄的高大与圣洁之美。那一刻,我们诚惶诚恐……
三拜贡嘎山,最后一次神山才展露真容。  本文图均为 kurt 图
从康定包车一路向西疾驰、翻过折多山口的时候、天气阴沉沉的。
高海拔带来的寒冷好似瞬间的季节更迭:早上从康定出发的时候是秋的天高云淡,二个小时后的山口却似冬的料峭。继续从折多山哑口通过,顺着盘旋的山路一直下坡。到新都桥的时候,我们又回到了夏季。
虽说一路舟车劳顿,但这是旅途的一部分,况且车窗外的世界何其精彩。初秋的四川甘孜州风光壮观,大地的色彩也丰富起来:低地的草场依然浓绿、高山牧场已经变成金黄;溪流的碧绿与水边草叶的火红;金灿灿的喇嘛庙和蓝天下的牦牛与马匹;阳光与云彩让这一切静止的画面无比鲜活,无数次地身处其间依然屡屡被感动。而这一回,我们更期待贡嘎山带来的雄浑的震撼——之前我已经无数次地看过贡嘎那坚毅的轮廓和其散发的阳刚之美,尽管都是在画册上。
行走在初秋的甘孜。
傍晚,颠簸了一天的我们走进高大的藏式民居,围着火塘慢慢地喝起酥油茶。昏暗的房间里没有电,从火塘上面的天窗里射进微弱的光线,勾勒出火塘上冒着热气的水壶和围坐一圈的人们。
这里是我们徒步之旅开始的地方——玉龙西。
向导梭戛来了。这个藏族男人四十岁左右年纪,头戴一顶藏区流行的毡子礼帽,是一个个头很高、却略显单薄的男人。我们谈定了所需的马匹和费用之后,在向导离开之前,我又再次握住他那粗糙的大手重申了约定的条件,梭戛爽快地重复着“哦呀、哦呀(好的!)”,让我放下心来。不过,现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梭戛那不灵光的普通话。
初访隆庆马垭口
玉龙西属于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境内的六巴乡,由于贡嘎山也位于这里,六巴乡现已经改名为贡嘎山乡了。
玉龙西和它的为数不多的几户人家坐落在一片开阔的山间草坝子上,位置偏向于西面的群山脚下,我们的目标却是要向东,登上东面的高山垭口。如果天气晴好,在那里就能完整地看到贡嘎山了。
除了随身携带的相机和风衣、路上充饥用的一点食物和水,其他物品全部装包捆扎在马匹上。我们六个伙伴与向导梭戛,还有他的五匹马组成的队伍就开始往海拔4560米的隆庆马垭口进发了。
向导梭戛与马队。
谈天说地间,整个队伍就已经慢慢爬上了玉龙西村东面的山坡。回头看到玉龙西的那些高大的石头房子已经变得那么小,好像画在群山脚下那些平坦的台地上的图案。云影快速地掠过山和大地,当照亮村庄的时候,能隐约分辨出那些牦牛变成一个个小黑点洒落在石头房子旁;而当云彩遮挡了光线时,地面的一切则都遁入高大的山体阴影中。摇晃的马铃在开阔的山坡上听起来既清脆又悠远,似乎循着这铃声,就永远不会迷路。
中午时分,我们几乎是三步一歇地挪上了垭口。
给我的马一个特写。
流云飞旋,似乎触手可及。而高大的贡嘎山好似激流里的巨石,若隐若现。我们无法欢呼,因为刚刚爬上4500米高的垭口,只有喘气的份儿了,激动只能留给眼神去表达了。
张央在《康巴旧闻》里写到:“东南四座银白的雪山中有一座三角形高出一筹的山是木雅贡嘎山,那环在周围的是奇布龙贡嘎山、沪溪贡嘎山、折西贡嘎山、娘波贡嘎山。”木雅贡嘎就是我们面前这海拔7556米的“蜀山之王”。"贡"是藏语的堆积着长年不溶化的雪,"嘎"是白色的意思。贡嘎意为白色的积雪。因地处藏传佛教传统地域化分的木雅绕岗地区,所以称木雅贡嘎。
贡嘎山属横断山大雪山支脉的主峰,位于藏东川西。于主峰相连的山峰在6000米以上的达到45座,令这座终年白雪皑皑、银光闪耀的尊者在群峰的陪衬下,充满了王者之气。在藏传佛教中它是雪域著名的神山,是珠穆朗玛峰的姊妹峰。
然而遗憾的是,今天的贡嘎山始终在云雾缭绕下,难以让我们一见全貌。我们等待了1个多小时,还是未果,只好匆匆下山。
贡嘎山不肯露面。
借宿贡嘎寺
宿营一夜后,我们次日赶到了贡嘎寺。
寺庙坐落在贡嘎山那洁白的贡巴冰川的西侧山坡上,一条狭窄的坡地上。作为攀登贡嘎山的大本营,这个古老简陋的寺庙总是人声鼎沸。
贡嘎寺是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教派的三大圣地之一。这雪山下的贡嘎寺在这一带被称为老贡嘎寺,而新贡嘎寺则始建于公元十四世纪,在六巴乡(现改称贡嘎山乡)后面一座山的半山腰上,比老贡嘎寺晚建约一百多年。
六巴乡新贡嘎寺距离雪山下老贡嘎寺约有一天半的骑马路程,途中要经过下木居、上木居、再翻越一座海拔4650米的子梅垭口,经子梅村才能到达。新老贡嘎寺虽分两处,但同属一个寺庙。寺庙的僧侣扎巴门一般都聚集在新贡嘎寺,老贡嘎寺由于高寒偏远,平时只有一两个扎巴在那里念经和打扫寺庙。目前这几个僧人就担任起了旅馆服务员的角色。
我们到的早,选择了二楼的三个房间。而马夫梭戛则不担心住宿,向导和马夫们在这里有一个专门的大房间。我的房间推开简陋的木窗,几乎正对着贡嘎雪山,这样的观景房每晚收费仅仅二十元,还能要求什么呢?
由于来这里徒步、登山的户外运动爱好者太多,很快寺庙就住满了,于是后来的人干脆在寺庙的院子里就扎起帐篷宿营。很快,院内的空间就满了,于是更多的人们就把营地设在寺庙外围。湛蓝的天空、洁白的雪峰下,寺庙外五彩的风马迎风飘扬,混杂着更多的颜色鲜艳的帐篷与户外风衣的色块,让人目眩神迷。而贡嘎山主峰依旧披着云彩,变幻莫测。
登上子梅垭口
离开贡嘎寺,我们继续前往到子梅村,准备在这里留宿一夜,次日翻过子梅垭口。在子梅垭口我们可以再一次完整地观看神山。当然,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途中休整。
子梅村分上子梅和下子梅,上子梅村更靠近垭口,坐落在海拔较高的地方,这里只有三户人家。三座碉房依次分布在一块坡地上,石木结构的碉房,外墙向上收缩,看其来端庄稳固。房子前面有一个用木栅栏围起来的巨大的牧场,用来圈马和牛羊。
其中一户人家的女主人是向导梭戛的妹妹,我们自然选择投宿这里。
山谷如画。
次日一早起来吃饱喝足,我们准备一鼓作气翻过垭口。这一天的路程颇为艰难。从海拔3300米的上子梅村到海拔4600多米的垭口,垂直距离要上升1300多米。而我们还须从垭口一直下山前往上木居村。如果徒步走上去不仅对体力是个考验,时间上恐怕也不允许。因此我们需要额外的马匹和马夫。
很快雇好的马队,变得庞大的队伍终于出发了。出村不远,狭窄的山路就变得陡峭,连胯下的马匹走上一阵也气喘不已,坐在马背上,我能很明显地感到马儿胸膛剧烈的起伏。
而两旁的景色却越来越壮观,由低矮的灌木和湍急的溪流变成光秃秃的山岩和砂石,那条伴随我们一路的溪流则偏向另一侧,在视野中渐渐变成细细的白线。天似乎越来越蓝。
数小时之后我们终于登上了子梅垭口,平坦的垭口上倒十分宽敞。贡嘎寺在这里设立了方便游客的接待中心:两个巨大的蓝色棚屋是住宿的旅馆和商店。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小商店非常独特——在一个简陋的木架子上摆放着方便面、饮料、香烟等十分有限的商品,而至于商品的价格,僧人售货员的回答是:“随便给,所有收入算作给寺庙的布施。”
云朵散去,终于看见了贡嘎山的模样。
正在拍照时听见同伴大喊我的名字,急忙跑出去一看,多日来贡嘎山顶那萦绕不去的云终于消散了。整个山峰毫无遮掩地映衬在湛蓝的天空下。语言无法倾诉它的壮美,那一刻我们诚惶诚恐……

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
责任编辑:林凡靖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贡嘎山、徒步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