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全运村:运动员住宅已销售一空,八千志愿者24小时服务

澎湃新闻记者 李琼 发自天津

2017-08-30 11: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本文图片均来自 澎湃新闻记者 李琼 摄
天津全运会已经拉开大幕,除了赛场上激烈的比拼外,这些大牌运动员们的衣食住行也成为大众所关注的焦点。
据全运会全运村部执行副村长陈勇介绍,他们为所有的运动员、技术官员,以及媒体们提供了占地32公顷、总建筑面积达到71.5万平方米的全运村,而运动员村占了其中的4个街坊。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这些房子原本是天津市河西区的新出售的商品楼,在成为全运村住宅后,房价甚至从每平米1万元涨到了每平方米4万元。
全运村房间内景。
为运动员提供10500个床位
全运村坐落在天津市东南部的中心城区河西区内,在全运村还未开村之前,澎湃新闻记者曾来到此进行探访。
厨房设置。
据全运村执行副村长陈勇介绍,此次全运村占地32公顷,总建筑面积达到71.5万平方米。村内设三个独立分隔区域,分别为运动员村、技术官员村以及媒体村。
“我们一共为运动员提供了10500个床位,另外技术官员村、媒体村则可以分别容纳2900人、2500人。”
洗衣机和配备的洗衣液。
刚入村内,巨大的“天津全运村”的标志醒目的竖立在道路中央,同样的醒目的还有严密的安保措施。
进出的车辆人员都需要经过层层安监才得以通过,甚至进入驻地时还要进行人面识别。
房间内的单人床。
“主要干道的无死角监控系统为全运村安保提供服务,在整套监控系统在全运会结束之后,这些也能继续为公共安全服务。”全运村安保服务中心主任张妍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这些为运动员和其他工作人员所提供的房间是天津市河西区新建的商品住宅,因为全运会这里的房价从每平米1万元涨到了每平方米4万元。
截止目前,全运村内的房子已基本销售一空。那么,这里的居住环境和条件究竟如何呢?
卫生间及浴室。
澎湃新闻记者在运动员村观察到,这里的房间与媒体村大致相似,房间大小从90平到130平不等,均属于精装修,里面配备了床、桌椅、电视、洗衣机等基本生活设施。
在房间内的桌子上,村内工作人员还贴心的放有全运村指南、气象服务手册、旅游观光地图等一系列服务指南。
安保指挥中心。
此外,在村内的这三个独立的区域都设有食堂,而晚上10点30半过后甚至免费为新闻工作者提供宵夜。
“全运村目前运行情况良好,我们预计8月30日左右将持续满负荷运转。对于开村后可能出现的情况,我们都已经做好了预案。”陈勇说。
全运吉祥物和媒体手册。
每天收到建议约400条
一次性接待如此多的人,对于陈勇和村内的工作人员来说并不事件容易的事,毕竟“众口难调”,如何处理好每个运动员的反馈与建议就成为了他们的工作重点。
陈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每天都要处理收集起来的各种意见,“第一天有450条意见,,第二天399条,后来意见逐渐减少,这说明大家的满意程度在逐步提升。”
食堂不同风味区域。
在这些意见中让他印象深刻的事有不少,其中一个代表团提出需要冰块为运动员进行冷敷治疗,但由于医疗服务站点之前并没有准备,村委会在第二天便立即安排了制冰机。
如何与各支代表队进行沟通与协调也是陈勇工作的一部分。
有一次,一支代表团希望自己的按摩师晚点离村,但考虑到安全问题,村委会最终还是坚持了“访客晚上10点离开”的原则。
“对于汇总的意见,我们的有效处置率基本保持在75%至80%,只是因为一些问题需要时间处理,周期会长一些,但我们会竭尽所能满足各方需求、协调各方关系。”陈勇说。
24小时无休,志愿者倾尽全力
全运村对待来客诚意满满,这也体现还在辛苦工作的志愿者身上。
陈勇曾透露,全运村的保障人员与志愿者一共有近8000人,“按照全运村15000人入住的峰值计算,服务人员和入住人员的比例基本能达到1比2,实现‘全方位服务’。”
澎湃新闻记者于本月25日来到媒体村入住,到达驻地已接近晚上11点半,然而当时仍然有工作人员守候在安检通道的门口。
食堂内景。
“您并不是今天最后一个来的。”一位志愿者向澎湃新闻记者笑着说道,“一会儿12点还有一批媒体要来呢,我们可是要24小时在这服务大家的。”
这位志愿者用着“津腔”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是来自天津市教育厅的一名公务员,此次被抽调到媒体村来做志愿者,“全运会四年一次,在天津举办不容易,累就累点呗。”
在他说话的同时,手里的对讲机不停地传来运动员村那头的声音,“射击队已经到了,射击队已经到了。”
养护工人赵师傅。
天津市各大高校的大学生是这批天津全运会的中坚力量,在全运村内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影。他们有的负责房间接待工作,有的则负责村内的商店、医疗站的运营。
而在全运会开幕式结束后,澎湃新闻记者回到媒体村已是凌晨0点半,而超市里的大学生志愿者仍然没有下班,“我们是24小时营业的,就害怕你们晚上工作辛苦有什么需要。”
当然,那些打扫房间的阿姨、养护草坪的大叔,以及开短驳车的师傅都令参与全运的我们感到温暖。从每天清晨不到6点开始,这些工作者就开始了他们一天的工作。
在运动员村做养护工人的赵师傅今年59岁,他每天要从早晨6点一直工作到晚上6点。一天12个小时的工繁忙工作,他只有在吃饭时才有空休息。
“能够为全运村的美丽做一点事,只有甜没有苦。”赵师傅用质朴的语言说道。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天津全运会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