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生活节制作人贾敏恕:音乐工业人心浮动,揠苗助长

澎湃新闻记者 钱恋水

2017-08-30 15: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简单生活节在上海做到第四年,今年依然是10.4-10.6世博公园见,文艺阵容里新添hip-hop面孔。
从许美静到关淑怡,罕有露面而被很多人惦记的女歌手是每年的期待。简单生活节的舞台有这样的力量,她们在这里的发挥都好得超乎自己意料。
但怀旧牌不能一直打下去,音乐节毕竟是年轻人的主场。一位守过上海众多音乐节场子的保安评价:“电音节的姑娘比简单生活的好看多了!”如果今年他再来,印象估计有改观。看一看阵容,hip-hop风刮进简单生活。
欧阳靖MC Jin
MC Hotdog热狗
欧阳靖MC Jin、MC Hotdog & 张震岳、Higher Brothers、蛋堡、小老虎、顽童MJ116、Lu1,这只是第一天的hip-hop阵容。
但发现没有,这些rapper不是摩登hip-hop厂牌MDSK的路数。他们中的大多数上过“大事发声”第3期《嘻哈高峰聚会》,都是懂礼貌又能收敛的。一群人在录音棚乖乖回答热狗的问题,挨个登台交流音乐,他们是更符合简单生活调性的clean rapper。
hip-hop之外,简单生活原有的文艺调性仍在。首晚星空舞台的压轴是张艾嘉、黄韵玲和刘若英三个女人一台戏,第二晚是朴树,第三晚李宗盛;野孩子、莫西子诗、李剑青、赵雷、Mr. Miss、Kawa、舒米恩、声音玩具……都符合文青趣味;彩虹合唱团和MC Hotdog热狗,李志和靳海音管弦乐团,高旗(超载)和欧阳靖MC Jin,万芳和小河,丁薇和李泉,Faye飞和小老虎,跨界登场的背后是机缘和更多可能。
刘若英
朴树
野孩子
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
流行音乐有自己的流行周期,风向几年一变是正常。前三年的简单生活凭张培仁、李宗盛、贾敏恕三位的资源人脉请来一众有质感的大牌,但它从来不是一个大牌拼凑的音乐节。
音乐人与音乐人之间非话题非做秀,而是音乐性的碰撞组合是制作团队的匠心。他们在做一件不一定能在当下见到成果的事,但这件事为简单生活埋下好的种子,到第四年隐约能看到结出的果子。
音乐大环境时好时歹,今年的上海对大型音乐节颇多考验。当大牌的报批时间不足,出现在简单生活的艺人面孔越来越熟悉的时候,前三年因音乐人组合而创造出的弹性特质开始发挥作用。
hip-hop、独立、流行……只要是认真做音乐的人,组合起来就有看头。化学反应的把握,靠的则是老制作人贾敏恕对每个音乐人的了解和26年的从业经验。
左起:简单生活节总导演李琳、制作人贾敏恕、大会主席李宗盛、创始人张培仁
贾敏恕是简单生活节的制作人,也是“街声”、“大事发声”和台湾华山Legacy演出场所的幕后推手。
让简单生活节先进大陆站稳脚跟,然后把“街声”平台带进来,搭建从上游的音乐人上传作品到数位营销、线下演出的平台。加上与腾讯合作的“大事发声”栏目在视频直播领域亦有阵地,“街声”成为和“摩登天空”“看见音乐”一样为音乐人提供平台、策划和服务的重要机构。
贾敏恕这个名字最早在大陆为人知晓,是和“魔岩三杰”、Landy张培仁连在一起的。他出身“滚石系”,从传统唱片公司时代走到现在。因为早在滚石时代便负责过网络新媒体,前瞻性地看见版权保护和营销发行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渐现线上的趋势,贾敏恕成为少有的未随唱片时代的大船沉没,一直走在行业前端的幕后大佬。
音乐工业不健康,贾敏恕和张培仁的团队想创造一个健康业态。他们一方面看到音乐公司和独立厂牌的局限,一方面认可精耕细作的厂牌重要性——它们越多,品类越丰富,行业就越健康。
因此他们决定做搭舞台的人,为音乐人和厂牌提供舞台和更重要的东西——经验。
一切新载体和手段最终回归传统。站在制作人的角度,贾敏恕和音乐人接触的第一刻只聊音乐,以此判断他们对音乐的执着。“我和你聊,把你当生意做,我也没这个功夫。”
判断准确,才有后来的事。核心这样简单,但做起来也不太容易。
贾敏恕
对话
澎湃新闻:从早期做“魔岩”,经营厂牌和担任制作人,到做“街声”,搭建平台,为什么有这个转变?
贾敏恕:1999年我在滚石负责新媒体,记得很清楚从流媒体听到第一首歌的情形。我坐在苹果电脑前面听到speaker里传出Jeff Beck。这个渠道不再是CD、黑胶或电台,我感觉到时代要变了。
澎湃新闻:音乐公司和独立厂牌越来越难做。兵司马刚被太合收购,摩登拓展上下游做大了。厂牌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贾敏恕:我后来发现,从音乐本身出发不能解决真正的问题。
说白了我这个年纪的人,经历的变革非常多。一个观察是,小的厂牌很不错,专心把事情做好,建立厂牌形象。希望国内有更多好的厂牌,才能把音乐细化,把ground work和art work做好。
我们能做的是为个人和厂牌提供策划经验,和Lu1的明堂,和很多厂牌都有合作。我们提供的方案对厂牌和经纪团队的帮助更大。
澎湃新闻:上传到“街声”的音乐做不做筛选,最后决定重点推谁如何决策?
贾敏恕:我最早做UGC,这些音乐不一定见容于传统唱片公司。“草东没有派对”很明显,他们的音乐没有工业化痕迹。我们年轻时候也不听唱片公司推的东西,现在只不过渠道改了。
音乐人“物以类聚”,从互联网角度UGC没有筛选,但是年轻人的喜好会形成社群,社群反映音乐趋势。
“街声”的决策有一个基本团队,大家都有各自的熟悉领域。我每个流媒体平台都会去听,看流量和评论来考量。
最终考量是,我会看ta下笔的时候是不是真实的。一个人可以把天真浪漫变成文字,再变成旋律,把作品市场化。但你会发现有的音乐气势磅礴,但很难沟通。流行音乐是很难把握的。
澎湃新闻:你的判断基本准确吗?
贾敏恕:我不能准确知道市场反应,但能准确知道作品的价值,能不能反映时代,抚慰人心。
澎湃新闻:“街声”“简单生活”“大事发声”这个体系经济压力大不大?
贾敏恕:还行,每件事都会有详细核算。比如“大事发声”成本很高,我们提供的工业环境studio每个人进来都非常尊敬。一开始就是做纯音乐节目的逻辑,没想过要做成综艺。嘻哈那期收视率200万出头,大哥(李宗盛)近300万,很不错了。我们的版权也是非常值钱的。
澎湃新闻:比如一个艺人,他有几首作品放到“街声”上,你们会怎么操作?
贾敏恕:很可能会为ta安排Live House巡演,把巡演当成和群众接触的真实样貌。个人有不同,因人而需。比如草东,在“街声”听到他们的音乐后我们就推荐到网易云,反响热烈,后面的事自然发生。
“草东没有派对”就是贾敏恕等在“街声”平台听到后推荐到网易云音乐的。
澎湃新闻:音乐人的个人层面上,你会给到什么帮助?
贾敏恕:不敢说自己是mentor(导师)的角色,但这个行业需要这个很有人味的角色。
标准是对音乐执着很好,对成名有企图心我就帮不上忙。
小老虎我会问他,你觉得hip-hop有表面张力和荷尔蒙的喷发就够了吗。他的文字有底蕴,是否可以加上生活的、城市的底蕴在里面?这是一种建议。又比如Lu1,他是一个很羞涩的人,他的文字有朦胧性。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但会有人喜欢他。
澎湃新闻:简单生活节上音乐人的合作通常是怎么碰出来的?
贾敏恕:高旗是我给他寄了一堆歌。他零几年的摇滚里已经有rap的东西。我问他希望和什么音乐人合作,他说希望找rapper。给他推荐了欧阳靖,传奇碰传奇,音乐有积淀。
Faye飞出新专辑,本来安排和Lu1合作,但是他一直在LA。后来发现小老虎做了很多有电子的东西,和Faye理念相合。他们两人见面,合作是自发的。
一直认为,音乐可以更音乐化一点,不用更话题。
高旗
澎湃新闻:“街声”-“简单”体系里的rapper都很有读书人气质,他们缺少话题,会不会吃亏?
贾敏恕:每次做一件事,别人认为不行的事我越要做。不敢说我择善固执,做了那么多年还有什么事能坚持不是没道理的。
选秀的逻辑是社会效应,我们毕竟是做音乐的公司。音乐性必须有包容和跨界的能力,看的是艺术角度有没有提升,要传递一种精神的时候是否能有更多的元素。
澎湃新闻:你觉得流行这个范畴还会存在吗?
贾敏恕:我觉得不会了。主流和独立只是宣发渠道的不同。一首歌有10+留言,它还不主流吗?主流只是成型后客观的描述。
严格来讲,现在的工业化链条是有问题的。业态有真正好的媒体条件吗?有那么好的不受资本外力的宣发途径吗?资本介入,人心浮动,揠苗助长。
澎湃新闻:流行的不存在,是否也和工业链条的问题有关?
贾敏恕:我真正热爱的还是1980年代小时候听的那些西欧音乐,流行、摇滚、潮流类嬉皮。那时候的工业环境很成熟,工业化状态容易梳理出结构。但我不太怀旧,很少回头去听。
不过好的音乐一直在那里,看用什么格局去撑它。好像“唐朝”,它的民族情结,对自我、对孕育他们的文化的自尊自信,很少有,但每个时代又都有。
还有热狗的《差不多先生》和《贫民百万歌星》,魔岩签的最后一个艺人,在当时就是奋勇直前的年轻人。这些歌对环境的刻画,对自己的剖析那么赤裸,这是一种character,可以留下来。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简单生活节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