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别霸主时代!全运会,这些国羽老将又和我们告别了

姬烨 周凯 王沁鸥/新华社

2017-08-31 08:30

字号
全运会四年一届,几乎每次赛事都有老将告别。
在30日开始的全运会羽毛球决赛阶段男、女团体第一阶段首轮比赛中,已经退出国家队的王适娴、赵芸蕾、王晓理、成淑等老将在关键时刻用稳定的表现,帮助球队取得胜利。
重回公众视野,这些老将如今的生活如何?
王适娴在比赛中。本文图片 新华社
王适娴期待享受比赛
今年2月13日,王适娴在生日这天通过微博向支持她的球迷致谢:你们陪我走过了最低点和最高点,现在又陪着我走另一段美好的旅程。
王适娴曾在广州亚运会女单夺冠,成为亚运会历史上最年轻的女单冠军;也曾连续两次在最后关头被排除在国羽奥运阵容之外。
而她所说的另一段旅程,始于去年退出国家队。
在那之后,王适娴并未离开羽毛球,一直在江苏省队训练,还征战了羽超联赛。她还参加了北京体育大学的“冠军班”,而为专心备战全运会,她申请休学一年。
无论是全运会资格赛还是决赛阶段首轮比赛,作为江苏队一单的王适娴都展现出不错状态,每场首先出战、两局速胜对手。王适娴说:“希望给自己一个完美的结束,这也是我最后一届全运会。”
“这次我希望能去享受比赛,四年一次,其实大家铆足了劲想拿冠军,但我想享受不同阶段(羽毛球)带给自己的快乐,希望不要有伤病,安安全全开开心心完成比赛。”
王晓理(右)在比赛中。
“王老板”的充实生活
2015年底,饱受伤病困扰的中国羽毛球队女双选手王晓理宣布退役,在距离里约奥运会还剩不到一年时做出这个决定,王晓理有遗憾。
2008年进入国家队,两年后与于洋携手出战,王晓理坐稳国羽女双头把交椅。她和于洋还曾在2011年的国际赛场收获10冠,霸主地位无可撼动。
不过,当大家都寄希望于这对黄金组合在伦敦奥运会夺冠时,却发生了消极比赛事件。
离开了赛场,性格开朗的王晓理没有闲下来,她开了火锅店,还在丽江开了一个特色客栈和小酒吧,成了“王老板”。
“(过去)长期半军事化管理的风格,在丽江那边能够更放松一些。”王晓理说。
不过,开店只是她的“个人爱好”,羽毛球才是她的重心。去年十月,王晓理又重拾球拍,来到湖北省队备战全运。
一向风风火火的她在训练中一丝不苟,不过与之前在国家队训练不同,这次集训她可以坐着爸爸的专车去场地。
这是王晓理第四次参加全运会。“前几届以小队员的心态,更多是学习、见世面。慢慢打到该去承担责任的时候,压力会大一点。现阶段退役后又回来,既熟悉又陌生,还是兴奋多一点,毕竟离开两年多了,希望为省里做出更多贡献。”
赵芸蕾(前)在比赛中。
赵芸蕾、成淑重归校园
在30日的比赛中,赵芸蕾和王晓理分别和李茵晖、杜玥搭档,在前两个单打队友均落败的情况下,两次帮助湖北队扳平大部分,成为球队3:2逆转四川的关键。
“第四次参加全运会,我要站好最后一班岗。”伦敦奥运会女双、混双双料冠军赵芸蕾说。
在里约奥运会摘得混双铜牌之后,赵芸蕾向国家队递交退役申请。紧接着她去北京体育大学攻读研究生,这让她意识到在学业知识上欠缺太多。
“二十几年的职业运动员生涯,我更多是关注运动成绩,关注羽毛球,没有花太多时间去学习。”
于是,在修完北体大的学分后,赵芸蕾又来到清华大学的体育产业高管班学习,与各行业的优秀人士一起学习,她感觉非常充实。
虽然退役之后的生活以学习为主,但赵芸蕾依旧无法割舍羽球情结。全运会资格赛之前,她开始恢复训练,但岁月不饶人,仅仅一周就让她腰部受伤。
因此,她吸取教训,在全运决赛阶段开始前,训练没有特别上量,“我的意识和手感还在那里”。
曾在2012年帮助国羽获得尤伯杯冠军的成淑,在4年前的全运会就已经从国家队退役。那一届,她帮助江苏女队获得了女团亚军,在女双决赛中,她不小心扭伤了膝盖,只得留下了两枚银牌的遗憾。
辽宁全运会结束后,由于后备力量不足,江苏队依然希望成淑能够留下来继续征战,但她已经有了自己的规划。
最终,队里让她到大学里完成自己的学业,然后再归队打一届全运会。于是,成淑回到母校北京交通大学,读法律专业。
“那时候正好受伤,我就全身心投入学习。”成淑说。相对薄弱的文化基础,让成淑的大学生活比同学吃力,不过她说她很感谢运动员的生涯教会了自己坚强,无论什么困难,自己都能顶过去。成淑说到做到,她用比同学更多的时间,换来了各科目更多的优秀分数。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天津全运会,国羽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