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奇迹|塞罕坝林场先进事迹报告会报告摘登:无怨无悔

河北日报

2017-08-31 12:24

字号
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范例——河北塞罕坝林场先进事迹报告会报告摘登
塞罕坝:牢记使命铸就绿色丰碑
省林业厅厅长 周金中
上世纪60年代初,正是国民经济困难时期,但国家仍然下定决心,在塞罕坝建设一座大型国有林场,恢复植被,阻断风沙。1962年9月,369名平均年龄不到24岁的创业者,肩负“为北京阻沙源、为京津涵水源”的神圣使命,从全国18个省(市)集结上坝,开始了艰苦卓绝的高寒沙地造林。
恶劣的生存环境,是创业者要攻克的第一道难关。由于缺乏在高寒地区造林的经验,头两年人们满怀希望种下的2000多亩落叶松,成活率还不到8%。超出想象的困难和挫折,一度冷冻了人们的笑声和激情。
党交给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坚决不能退缩和放弃!关键时刻,王尚海、刘文仕、张启恩等首任场领导班子成员,带头把家从承德、北京等城市搬到了塞罕坝,以示决心。在他们的带领下,林场技术攻关组改进了“水土不服”的苏联造林机械,改变了传统的遮阴育苗法,大大提高了造林成活率,让信心和希望,在荒原上重新燃起。
1964年4月的马蹄坑大会战,更是全面提振了塞罕坝人的士气。早春的塞罕坝,风寒料峭。林场精心挑选了60多名员工,分成4个机组,分别由领导带队,挺进作业现场。所有的人吃住在山上,大干两天两夜,在马蹄坑的山坡上都栽上了落叶松。20天后,树苗成活率达到了96.6%。面对一片稚嫩的绿色,酸甜苦辣交织在一起,许多人禁不住泪如雨下,放声大哭。
此后,塞罕坝机械造林全面提速,最多时一年造林达到8万亩,成活率、保存率都创下了全国同类地区最高。
但是,塞罕坝人要经受的考验并没有结束。1977年10月28日,塞罕坝遭遇了一次罕见的雨凇灾害,一夜之间,57万亩树木被厚厚的冰凌包裹,20万亩树木全部被毁,树枝的断裂声撕心裂肺,十几年心血换来的劳动成果损失惨重。1980年夏天,塞罕坝又遭遇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旱,12万亩树木旱死。
使命在肩,百折不挠!他们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经受了一次又一次考验,接续奋斗55年,终于创造了荒原变林海的人间奇迹,使得在自然状态下,至少需要上百年才能修复的塞罕坝生态,重现盎然生机。如今,林场造林面积达到了112万亩,成为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
更让塞罕坝人自豪的是,他们忠实履行了当年国家赋予他们的使命,让这里的百万亩林海和承德、张家口的绿廊连成一片,在首都北部构筑起一道牢固的绿色屏障,将浑善达克沙地南下黄沙,死死挡在了河北最北端。这片林海每年为滦河、辽河涵养的水源,相当于10个西湖的蓄水量。
党的十八大以来,新一代塞罕坝人在“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建设中,又扛起了捍卫京津冀生态安全的历史重任。
如今,塞罕坝的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是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8倍。这里的森林生态系统,每年能产生上百亿元的生态服务价值,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以供200万人呼吸一年。
更加令人欣喜的是,美丽高岭上的这片绿色,正在燕赵大地蔓延开来。近年来,河北省大力弘扬塞罕坝精神,开展大规模的国土绿化,全省每年完成造林绿化面积都在500万亩以上,造林数量、质量均居全国前列。目前,全省有林地面积比1949年增长了10多倍。河北省环京津地区已经实现了土地沙化逆转。
选择塞罕坝 我无怨无悔
塞罕坝机械林场退休职工 陈彦娴
1964年,19岁的我放弃了高考,选择了塞罕坝。承德到塞罕坝有两百多公里,我们坐汽车颠簸了两天两夜才赶到林场。记得我们吃的第一顿饭,是黑莜面饼和炒蘑菇,这可是当时林场招待客人最好的饭菜了,可我们都觉得有一股怪味,根本咽不下去。那时,人们喝的是雪水、雨水、沟塘子里的水,吃的是黑莜面窝头、土豆和咸菜。偶尔能吃顿黑馒头,就算是改善生活了。
住的条件更是艰苦,房子不够住,大家就住在仓库里、马棚里、窝棚里、泥草房里。夏天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外面雨停了屋里还在滴水,环境阴暗潮湿,被褥常年都是潮乎乎的。最难熬的还是冬天,嗷嗷叫的白毛风,吹到人身上刺骨地疼,一刮起来对面根本就看不到人,呼吸都很困难。最冷的时候有零下四十多摄氏度,人们的脸上、鼻子、耳朵、手和脚上都长了冻疮。
到林场熟悉了一段时间的环境之后,领导让我们去苗圃学习育苗。育苗确实不是个容易干的活儿,整地、做床、催芽、播种,每项工作程序都有严格的技术要求。为了掌握好播种时盖土的厚度和压实度,我们拿着滚桶和刮板一遍又一遍地练,手磨出了血泡,手臂肿得抬不起来,可我们还是不停地练,直到达到技术要求为止。
那年冬天,我们到马蹄坑作业区清理残木。山上的风特别大,男同志跪在雪地里采伐残木,女同志负责拖坡,就是把残木用大麻绳捆好,然后拖到山下。由于积雪太深根本没有路,拖起来十分吃力,使出浑身力气才能缓慢地向前挪动,但大家都比着劲儿地干,你拖得多,我比你拖得还多,汗水把棉袄湿透了,棉衣又结成了冰甲,走起路来,全身哗哗地响。工作一整天下来,肩膀被大麻绳子磨得血红,厚厚的棉袄也都被磨破了。晚上回到营林区,我们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匆忙吃口饭,赶紧把棉衣补好倒头就睡。就这样,一干就是一个多月,我们累得就像脱了一层皮,等回到总场场部时,大家都已认不出我们了。但是,让我们骄傲的是,我们创造了女同志上山参加采伐作业的历史,男同志能做到的,我们女同志也做到了!
有一年春节前,就在大家高高兴兴准备回家过年的时候,突然下了一场大雪,积雪有一米多深。总场派了一辆大卡车送我们下坝,又派了一辆拖拉机推雪开道。可是,拖拉机在前面刚推出了路,后面的路又马上被狂风卷起的大雪给埋上了,走走停停,走了整整一天才挪出了4公里。天渐渐黑了,风雪也越来越大,拖拉机掉进了雪坑里,汽车也抛锚了,我们只好一个拉着一个的手,摸着黑又走回林场。那一年的春节,我们是在坝上过的。没有电灯,没有电话,没有鞭炮,也没有饺子,只有对家乡、对亲人浓浓的思念。
这些年,林场常请我去给新职工作报告,讲我们当年创业的故事。总有年轻人问我,陈阿姨,当年你们就真不觉得苦和累吗?说真的,那时候的人们思想很单纯,没有想什么苦啊累啊的,只是想怎么把党交给的工作干好。
5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树都已经长成了大树,当年的茫茫荒原已经变成百万亩林海,我们所有吃过的苦、受过的累、流过的汗水和泪水,都变成了快乐、骄傲和自豪!
如果我能重新回到19岁,重新选择一次,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告诉大家——
选择塞罕坝,我无怨无悔!
花海是我最美的裙子
塞罕坝机械林场职工 杨丽

2009年,我研究生毕业后,来到了塞罕坝。在来之前,我百度了一下,网上那些美丽的风光让我心怀期待。可没想到的是,报到的第一天,我就大失所望。
我家在石家庄行唐县,距离塞罕坝有800公里。报到那天,已经是12月中旬了,知道那里冷,我特地穿上了最厚的保暖内衣和棉衣棉裤。坐着绿皮火车咣当了10个多小时到承德,再坐5个多小时汽车到了林场,一下车,我就傻了。
寒风像无数把刀子,割在了我的皮肤上,还夹杂着雪,扑到我的脸上,眼镜上立刻雾蒙蒙一片。林场孤零零地夹在大山里,满眼望去看不到人烟,我的心一下子凉透了,泪水开始在眼睛里打转。
林场领导很了解我们这些新职工的心理,一上班就组织大家参观场史馆。当那些前辈们住过的马架子、造林用过的工具、穿戴过的衣帽就在眼前,马蹄坑大会战、六女上坝一个个感人的故事就在耳边时,我被深深地震撼了。
塞罕坝的人都很朴实,相处起来很轻松,我渐渐地喜欢上了这里。一开始我在办公室做文秘工作,几个月后我发现专业没有用武之地,便主动要求调到了生产股,还参加了林场青年先锋队。
我到生产股时已进入12月份,白天气温也在零下30多摄氏度,而此时我们需要到山上统计木材。第一次去干这个活儿,就让我终生难忘。当时的工作地点正好处于风口上,风力达到了七八级,积雪没过了膝盖,风裹着雪打到脸上钻心地疼。脚冻得没有知觉,手也冻木了,根本张不开,只好每隔十分钟去车上暖和一会儿,回来再接着干。
那个时候心里最期盼的是午饭,因为可以在山场看库人的窝棚里,用烧开的积雪水泡方便面,围着火炉子取暖。直到现在,我还认为人生的一大快事就是在大冬天守着火炉吃泡面。
塞罕坝生态环境的改善,也使这里的生物多样性得到恢复。目前,这里的野生植物多达600多种。由于生长条件特殊,塞罕坝的野生花卉花大色艳,引种栽培的价值很大。林场成立了专门课题组,我成为其中的一员。
我的生活充实多了,查资料,搞调查,写论文,好多个晚上,经常是翻着翻着书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慢慢地,我认识了塞罕坝数百种花卉,能够准确地说出她们的生长习性和生长地域。到现在,我们的课题组已成功地将玉竹、百里香等20多种坝上花卉,引到低海拔地区,为城市绿化美化增添了新的美丽。而我,也因为这项研究课题与我母校的博士生导师结缘,去年顺利地考取了河北农业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成为林场历史上第一位女博士生。
花是美丽的,但研究花的过程并不全是诗情画意。为了能确定野生花卉的分布、生长状态和发展趋势,需要进行大量的野外调查。有一次在山上,我被一种当地土语叫作“桦皮夹子”的虫子咬了,4天后才发现,像苍蝇那么大的虫子已深深烂死在我的肉里,到医院才取了出来。所以,即使是在夏天,我都会穿着秋衣秋裤上山。
到塞罕坝8年了,我从未穿过裙子。但我从不觉得这是一种遗憾,因为我与鲜花为伍,已经将自己的事业和人生融在了林海中。当鲜花铺满绿海时,花海,就是我最美的裙子!
塞罕坝的绿色种子撒遍承德大地
承德市林业局干部 封捷然

我与塞罕坝机械林场同龄,小时候,父亲和乡亲们每年总要到一个叫“塞罕坝”的地方参加造林会战。父亲每次回来,总对我们说,塞罕坝人真了不起!条件那么差,还是一年到头、成年累月地干,有的连命都搭上了。咱坝下的条件比人家好多了,更应该响应国家号召,跟着人家多栽树。
长大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承德南连京津、北接内蒙古,正处在浑善达克沙地的大风口。塞罕坝人年复一年地种树,就是在为京津抗风沙、涵水源,他们做的事太伟大了!
55年来,承德人见证了、参与了塞罕坝人创造绿色奇迹的全过程,塞罕坝精神也像绿色的种子,播撒在承德大地上,感召着、激励着承德人民和塞罕坝人并肩作战,共同构筑起保卫京津的生态屏障。
50多年来,承德全民造林每年投工投劳都在十万人次以上。特别是近五年,投入最多、增长最快,新增造林面积400多万亩。目前,承德的有林地面积达到了3417万亩,比1949年增加了10倍,森林覆盖率由5.8%上升到57.67%,成为华北地区最绿的城市。
树多了,风沙锁住了。今天,承德已经从沙尘暴加强区变为阻滞区,实现了树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我们可以自豪地说,在抗击风沙这场战役中,承德这块阵地,我们守住了!
在塞罕坝精神的感召下,承德也塑造起了自己的绿色精神。潮河是北京密云水库的主要水源。十年前,承德在沿岸实施了稻改旱,1万多农民从种水稻改为种玉米,这样每年就可以多为北京输送5000万立方米的饮用水。虽说收入减了不少,可乡亲们说:“咱普通农民能为北京做点事,光荣,我们改!”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一系列重要论述,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承德,更加坚定了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信念。
为了天更蓝,打响了减煤控车等五大攻坚战,空气质量优良天数稳定在70%以上;为了水更清,坚持多措并举,保持水环境全省最优;为了地更洁,主动砍掉了200个矿山,取缔污染企业1400多家。
树多了,水也多了。通过植树造林,承德的水源涵养能力提高了30倍,是华北地区唯一不缺水的城市。水,也成为承德发展绿色产业的新资源,仅去年一年,来承德搞天然矿泉水的企业就有20多家。
树多了,环境好了。一批大项目、好项目落户承德,去年,文化旅游、大数据及电子信息等十大新兴产业的增加值,首次超过了传统的“两黑”产业,实现了主导产业的绿色转变。
树多了,百姓富了。目前承德拥有经济林一千多万亩,培育出了全国最大的山楂、山杏仁生产加工企业和全国最大的果壳活性炭生产基地,带动了几十万农民增收。
尝到绿色发展甜头的我们,更加珍爱这片绿色了。
每年森林防火的季节,许多农民主动加入护林防火队伍,承德的森林防火,村村有人盯,路路有人守,人人都是护林员,家家都是望海楼,老百姓说,宁可掉了自家门牌,也不能掉了森林防火责任牌。
去年,承德市成为全国第一个公布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地级城市。干部离任,都要接受自然资源资产的审计。
学习塞罕坝,加快走新路。作为京津冀水源涵养功能区,我们将牢记使命、接力奋斗,让塞罕坝的绿色种子在承德大地生根、开花、结果!
塞罕坝的绿色年轮
河北日报记者 赵书华

1962年2月21日,河北日报刊登了塞罕坝机械林场建场的消息。从那时起到现在,我们对塞罕坝的关注已经55年了。半个多世纪里,新闻里的塞罕坝,常写常新,总有写不完的故事。
门振成是我们报社的一位老记者。1977年他第一次上坝采访,就赶上了罕见的雨凇灾害。这场灾难,让他亲眼见证了塞罕坝人不屈的性格和不垮的精神。
那年10月28日,白天下了一天的雨,天气越来越冷。结束了一天的采访,晚上门振成和工人们一起睡在营林区职工宿舍的大通铺上。半夜时分,大家突然被外面爆竹般的响声惊醒,原来,雨落在树上,冻成了厚厚的冰溜子,越压越重,到了晚上,刚刚长成的小树再也不堪重负,纷纷折断,那场景就如同地震一般,地动山摇。快去看咱们的树!人们呼喊着冲出门跑到山上,用手托起被压弯的树枝,用木棍敲打树枝上的冰凌。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辛辛苦苦种了15年的林子,一夜之间,损失过半。面对着一片狼藉的松林,不少人失声痛哭。
塞罕坝是精神高地,更是信念高地。在采访中,门振成记下了一位林场职工说的话:树倒了,还能扶起来;林子毁了,还能种出来;只要人不倒,塞罕坝就不会倒!
塞罕坝的夫妻望火楼,不同时期的河北日报都曾有过报道。上世纪90年代初,女记者张利平采访过一对瞭望员夫妻。丈夫叫陈瑞军,妻子叫初景梅。他们从1984年起在亮兵台望火楼驻守了12年,直到1996年陈瑞军患病,夫妇俩才从坝上撤了下来。那时望火楼条件简陋,没有报纸,更没有电视。张利平问他们是如何熬过寂寞的,夫妻俩说,只要这片林子每天平安,不出事,我们越寂寞越好。
这话让张利平至今仍很感慨。50多年来,塞罕坝共有20多对夫妻守过望火楼,50多年来,塞罕坝没有发生过一起森林火灾。如今,望火楼已经被人们改叫望海楼,意思是眺望林海,他们用这种守望告诉我们,无论到了什么年代,无论用上多少高科技,都不能代替人的坚守,不能代替人对树的感情。
在塞罕坝采访,我常常想一个问题:作为河北日报新一代的记者,我的报道怎样才能呈现出新的视角呢?
采访中,我被这样一个细节打动,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本来可以承受每年100万人的接待量,可以靠卖门票轻松增加8000多万元的收入,可塞罕坝人却将每年的游客量控制在50万人以内,收入自然也随着减少了一半。目前,这里的旅游开放面积也仅占林场总面积的万分之四。
只要影响到树,影响到绿,影响到造林,影响到防火,有钱也不挣!塞罕坝人把对树、对自然的朴素感情,升华为一种保护生态的自觉。
在塞罕坝采访,我和所有的记者一样,被这片林海、被这里的人们感动着,我们像塞罕坝人种树一样,全力以赴地采访、写稿,为的就是不辜负塞罕坝的绿,不辜负塞罕坝的人,为的就是让这个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范例,能够感染、感召更多的人一起来珍爱绿色、守护家园。
从一棵树到一片林海,塞罕坝每棵树的年轮里都记录着生态文明的进程。我们用55年的报道记录了一个绿色信念长成参天大树的故事,也用这个三代人接力写成的绿色传奇告诉人们:建设生态文明,走向美丽中国,这,就是信心;这,就是路径;这,就是未来!
做生态文明建设的“先锋树”
塞罕坝机械林场党委书记、场长 刘海莹

人们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下造林时,会先栽上一些适应性强的树,为其他树种落地生根创造条件,这些树被叫作“先锋树”。
在塞罕坝人心里,老书记王尚海就是一棵永远挺立的“先锋树”。
1962年,40岁的王尚海是承德专署农业局局长,一家人住在承德市一栋舒适的小楼里。塞罕坝林场组建,组织上派他担任林场第一任党委书记。在抗战时期担任过游击队长的王尚海,二话没说,像是要奔赴新战场的战士,举家上坝。他和大家一起啃窝头、喝雪水、住窝棚。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睡在离漏风的草帘子门最近的地方。
1964年春天,在决定林场命运的马蹄坑大会战中,王尚海亲自带着一个机组作业。植苗机在山地上开过,后面卷起厚厚的沙尘,裹着风雪,打在王尚海的脸上、身上,喘气都很困难,但他顾不得这些,跟在植苗机后面一棵一棵地查看刚刚栽种的树苗。他和大伙一起,憋足了劲,一定要把树种活,一定要把林场办下去!最终,马蹄坑大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开创了中国高寒地区机械栽植落叶松的先河。
人们回忆,老书记曾经当众掉过两次眼泪:一次是马蹄坑大会战胜利的时候,他跪在山坡上号啕大哭;一次是他的小儿子发高烧,因为大雪封山,缺医少药,孩子的病转成了小儿麻痹。知道孩子将落下终身残疾,他紧紧地抱着孩子,哭了很长时间。
王尚海在塞罕坝干了13年,在任期间林场完成造林54万亩。1989年,68岁的王尚海病逝。遵从遗愿,他的骨灰被撒在了马蹄坑。伴他长眠的那片落叶松林,如今被叫作“王尚海纪念林”。
在王尚海的身后,是塞罕坝坚韧不拔、无私奉献的共产党员的群像。
1984年,我从河北林业专科学校毕业到了塞罕坝,成了林二代。在我的心中,我的入党介绍人王凤明,就是我身边的一棵“先锋树”。
王凤明大我十岁,我们曾一起共事十多年,情同手足。工作十几年,王凤明的工作岗位换过四五回,最苦、最偏远的林场他都干过。我曾问他,刚干出成绩就调离,你就一点想法也没有?他憨厚地笑着说,我是个党员,党让干啥就干啥,干啥也得干好!
2005年,一位工人在清理水井时遇险,他第一个跳下井去救人,不幸以身殉职,年仅50岁。当时,我正在省城开会,听到这个噩耗,泪水一下子就模糊了双眼。
塞罕坝上的这些共产党员,就是我的人生榜样。像他们一样,我把人生和事业扎根在这片林海。如今,我成为林场的第12任党委书记,绿色的接力棒交到了我们这一任党委班子手中,如何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继续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做绿色发展的开路先锋,守住、守好这片林子,让它绿得更有质量,是我们思考最多的问题。
吃祖宗饭,断子孙路不是能耐,能够还祖宗账,留子孙粮才是本事。近年来,林场大幅压缩了木材采伐限额,全面停止了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木材产业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已降到了50%以下。我们还把最擅长的育苗技术变成了产业,建成了8万亩的绿化苗木基地。目前,通过发展绿化苗木、森林旅游等实现的收入,已经超过总收入的一半。目前塞罕坝林场森林资源总价值已达到202亿元,每年带动当地实现社会总收入超过6亿元。塞罕坝的这片绿水青山,已经成为真正的金山银山!
(原标题为《河北塞罕坝林场先进事迹报告会报告摘登》)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塞罕坝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