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开最重罚单意欲何为,这个“管办分离”模版多年乱象不断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宇 实习生 李志强 王蕴玮

2017-08-31 19: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赛事方及篮协开出史上最重罚单。视频剪辑 徐储立(01:53)
核减NBL两支俱乐部经费53万,21人禁赛,取消本赛季比赛资格……姚明执掌中国篮协后,这是职业篮球联赛开出的第一份重大罚单。
球场暴力,一直是中国篮球频繁出现的一个关键词。“乱世用重典”也一再被外界呼吁,但重罚之后,球场乱象的“根”似乎并没有被拔掉。
事实上,在CBA进行“管办分离”之前,NBL这个中国篮球次级联赛早在2015年就完成了这个步骤。
然而,管办分离带来的并不是更职业的联赛,而是持续的混乱。问题出在哪里?如何解决?这不应该只是姚明一个人思考的问题。
视频截图  来源于微博@中国搜索
广西主帅:接受一切处罚
说到NBL,这是一个在级别上仅次于CBA的二级职业联赛,然而,这些年来,NBL的关注点,似乎从来离开过打架斗殴,或者是球场乱象。
如果不是8月30晚上在河南主场的一起暴力群殴事件,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NBL已经进行到了季后赛阶段。
在这场混战中,双方红白球衣交织成一团,空中只剩挥舞的拳脚。
随后,视频、照片和双方球队在社交网络上的官方信息瞬间发酵,篮协一纸重大罚单也仅仅过了半天就送到俱乐部手中,其中打架的始作俑者甚至被禁赛3年。
在罚单中,还有一个重要细节值得注意:
“责令恩彼欧公司自即日起进行整改,限期2017年10月31日前两个月内整改完毕。中国篮协将视整改结果保留根据《NBL联赛办赛权利授权协议》和《NBL联赛商业权利授权协议》中的相关规定收回基于上述协议的部分或全部授权。”
这也就意味着,NBL的管理权或被篮协收回。
而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致电双方球队负责人时,均得到了“正在北京开会,不方便接听电话”的婉拒。
不过在篮协的处罚结果公布后,广西威壮男篮主教练邱大宗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球队以及他个人接受中国篮协的一切处罚。
“我们给社会造成了不良的观感,以及不好的影响,我们在这里真诚的道歉。不管这个事情的起因究竟是什么,但是我们已经造成了不良的示范。”
事实上,邱大宗是这场斗殴中少有的几个没有出现在罚单上的名字,他表示当时他在劝架,但没有能阻止事态的发展,很遗憾。
视频截图  来源于微博@中国搜索
管办分离“模板”为何乱象不断?
“这已经算是NBL史上的最重罚单了,我们是在考虑了篮协的意见之后做出这样的处罚。”
一位不愿具名的NBL办赛公司恩彼欧体育管理层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张罚单也只是“第一步”,鉴于这次群殴事件性质恶劣,负面影响非常大,所以公司也会对联赛有进一步调整。
事实上,这个仅次于CBA的中国篮球“次级联赛”在管办分离的脚步上走得更快。
据这位管理层人员介绍,NBL在2015年7月就基本完成了所谓的“管办分离”,“当时这个恩彼欧公司刚成立的时候是9家俱乐部的投资人,后面扩军又加入了5个俱乐部,所有如今是14个投资人共同构成。”
而在中国篮协将办赛职能移交给恩彼欧公司之后,双方约定,恩彼欧体育将作为联赛办赛单位的承接主体,全面履行办赛职能,包括竞赛组织实施、赛事经营、推广等,中国篮协对联赛监管负总责,不持有恩彼欧体育的任何股份。
不过,“管办分离”在NBL的场地上似乎起到的积极作用并不尽如人意。
抛开那些消极比赛、殴打裁判、推搡教练以及大规模群殴的球场负面新闻,恩彼欧公司光在NBL联赛的推广上,就已经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了。
今年6月25日,NBL揭幕战在北京奥体中心拉开战幕,即便是姚明亲自到场都没有办法掩盖球场四周观众寥寥无几的冷清和尴尬。
更尴尬的是,其实这场揭幕战,本应该在6月3日就举行。然而,由于签下了NBL四年独家运营推广权的智美体育决定退出,联赛出现了经费短缺,无奈只能短暂“停摆”推迟比赛。
据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到了今年8月NBL季后赛开始后,恩彼欧公司在今年的经费问题上都没有着落,在很多方面都想方设法推迟支付一些款项,并且靠借款来维持联赛。
“我们也在各方面进行努力,希望联赛能进入正轨,关于推广赞助的问题,投资方一直在努力。”这位恩彼欧公司的管理人员表示,“联赛需要培育,但培育需要时间。”
广西威壮篮球俱乐部官方微博截图
篮协收回授权?NBL未来怎么办
的确,在“管办分离”的路上,要培育一个联赛,确实需要时间。然而,留给恩彼欧公司的时间却不知道还能有多少。
“篮协确实有(收回管理权)的考虑,不过最后会不会收回授权,还要看NBL的资方怎么考虑的。”这位恩彼欧的管理层人员表示,最终的情况并不明朗,但是可能在投资人方面已经有一些这样的诉求。
当然,关于篮协是否最终会收回授权,这还需要等待恩彼欧公司对事情进一步的调查,以及整改处理,但可以明确的是,这类大规模大家斗殴的恶性乱性,不应该再出现在联赛里了。
回看NBL在“管办分离”后的这两年,影响恶劣的负面新闻依旧屡见不鲜。
2016年6月19日,在上赛季NBL第10轮比赛中,北京东方雄鹿工作人员李志忠就冲向主裁判进行谩骂,并出手攻击主裁判,随后该队16号球员王慧明挥拳将主裁判击倒,并继续进行殴打。
2016年9月4日,NBL总决赛第5场安徽文一男篮与贵州森航男篮的比赛中,在第四节比赛结束的最后两分钟时间里,贵州森航涉嫌消极比赛。
而在今年8月6号,NBL第19轮广西威壮主场迎战河北翔蓝的比赛中,双方在第三节末端发生争执,一名工作人员突然出拳攻击了河北的助理教练王伟力……
短短25天时间,球场上发生两次恶性时间,而且都和同一支球队有关联,这多少说明办赛公司在对于问题的处理和处罚上,没有让参赛球队得到足够的警惕和教训。
当然,球场上的问题涉及方方面面,办赛方的组织,赛区的管理,球队内部的制度建立以及裁判员的临场执法……这些细节上的不到位,最终造成了整体恶性事件的爆发。
或许,领先CBA一步完成“管办分离”的NBL是CBA的前车之鉴。就像资深体育产业专家张庆在姚明接任篮协主席后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一个组织的建立首先需要规范的制度,不能让人治大过法制,否则不论是公司还是联赛,都没有办法顺利运行。”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NBL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