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王子大人》:糖果色的穷人梦

戴桃疆

2017-09-05 15: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同一个班底,同一个主题,同一种视角,换一种性别,《亲爱的王子大人》延续着去年《亲爱的,公主病》同样的色调、同样的卖点,悄然上线。
和《亲爱的,公主病》一样,《亲爱的王子大人》最突出的特点是“反套路”,观众无法通过已知情节对未来的故事发展产生预期,这种无法预测的剧情带给两部剧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接地气。
这里的“地气”不是现实生活,而是当代生活模式:不一定有惊喜,但充满了意外,时间在向前但历史在倒退,荒诞不经的事情每一天都在发生,生活场景被抽象化、陌生化,新的话语体系在不断被创造,今天的努力不一定意味着会在明天转化为成果,除了被倒霉催的纠缠一辈子这种事情发生概率超高,未来实在无法预测,最重要的是抓住当下的这一刻。
谢佳见饰姜昊
《亲爱的,公主病》主角是有公主病的女主角,然而《亲爱的王子大人》的主角却不是有王子病的男主角姜昊(谢佳见饰),而是“平凡”的女主角孙小桃,无论是谁有病,故事的主角都是张予曦。
张予曦凭借《亲爱的,公主病》收获了不少好评,主要还要归功于网络剧在创作上“推陈出新”,在一众看一眼就知道下一秒会出现什么的电视剧、网剧之中有些不大一样。
都是谈恋爱,网络剧的最大优势在于短。网台联播剧总是难免靠拖拖拉拉抻长剧情的老毛病,网络剧相对克制许多,在观众感到腻歪之前就草草结束了,一定程度上避免漏怯。
短平快的网络剧成就了张予曦,张予曦的表演水平演这种靠不断强行安排事故推陈出新的剧正合适,把平面模特拍照惯用的各种表情连贯地做出来就行,有后期、有配音,对手表演水平半斤八两,张予曦能被夸“有演技”全靠同行陪衬。
张予曦饰演孙小桃
《亲爱的王子大人》讲述的是女主角孙小桃和患有“王子病”的男主角姜昊的糖果色爱情故事。
孙小桃喜欢的男艺人是周奕然(陈子由饰),阴差阳错,却和“偶像剧一哥”姜昊结下不解之缘,成为欢喜冤家。
姜昊由于和工作人员意见不合,产生摩擦,意外遭遇车祸后灵魂出窍,肉体被工作人员藏匿,并被对外宣布死亡。
以魂魄形式存在于人世间的姜昊缠上了孙小桃,在某些情况下,姜昊的灵魂会占用孙小桃的身体,不占用时其他人也不会发现他的存在,除了孙小桃。
为了夺回自己的存在,为了摆脱被异性的灵魂不断骚扰,孙小桃和姜昊联手发掘真相,并在这一过程中爱上了对方……
患有各种各样病症的“亲爱的”系列,如果按照常规的故事结构和叙事逻辑讲述——先给出一个主题,在按照这个主题的格调构建故事——本身并没有什么的亮点。
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在故事展开的过程中不断转换主题,刚开始以为是青春偶像剧,两集之后发现是灵异悬疑剧,再后来发现是灵异悬疑青春偶像剧。
这种其他电视剧里故事“编崩了”的不祥征兆被放大并成为网络剧的主要特征,给热爱猎奇的观众一种“不落窠臼”的全新刺激。
各个阶段用的桥段都不新鲜,平凡少女和人气巨星谈恋爱,女方白天见鬼,男方灵魂能够进入女方身体……这些被其他电视剧拿来大书特书的唯一创新点,在《亲爱的王子大人》里不过是边角配料,用过就换掉,频繁换口味的刺激,恰好展示了网络流行的特征:没有永恒的有趣,只有短暂的新鲜。
《亲爱的,公主病》打着一手“反套路”的牌,其实不过是站在其他电视剧反派的角色角度换位思考,打破“贫穷”和“善良的女主角”之间画出的等号,让正义归于富有的一方。这种设定没有什么问题,“富即是恶”本身就是一种偏见。
但在《亲爱的王子大人》中,这种对“富即是恶”偏见的反对,转换成一种更加坦然的对有钱人的颂扬。
有追求、肯努力都成了有钱人的修饰语,用于塑造一个更好的有钱人形象,本质上剧中的女孩子们追求的都是有钱人。
花钱买化妆品化妆是为了碰到有钱人,有钱人会为自己做了穷人梦感到羞耻,然而网络剧中这些穿着花里胡哨、没文化没头脑的有钱人就只会搞勾心斗角那一套……
这种恬不知耻地歌颂有钱人的网络剧还要被褒扬?做穷人梦去吧!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亲爱的王子大人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