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时间丨金砖国家差异性与“各国平等”原则:共同诉求未变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怡清 实习生 崔诗琪 发自厦门

2017-09-03 15: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4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将于中国厦门举办。
今年是金砖机制第二个十年的开篇之年。过去十年间,金砖机制逐渐完善,金砖新开发银行成立并投入运行,金砖国家间的合作逐渐全面、深化。
相比于2006年金砖机制成立之初,过去十年间金砖国家间并不相同的发展速度成为倡导平等互利的金砖机制正在解决的一个新问题。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为11.2万亿美元,而另外四个金砖国家——印度(2.264万亿美元)、巴西(1.796万亿美元)、俄罗斯(1.28万亿美元)、南非(2948.41亿美元)GDP之和为5.63万亿美元,仅为中国GDP的一半。十年间,中国在金砖国家GDP总量中的占比上升了超过25%,金砖机制下的“差异性”愈发显著。
“对于多数多边机制而言,完全的经济平等都是近乎不可能存在的。不同的发展程度与发展速度正是国际经济的特征之一。将金砖国家成员国联系在一起的并不是这些国家在经济规模上的相似性,而是在宏观角度上,它们代表了发展中世界和新兴经济体。中印两国相对优越的经济并没有改变它们也是发展中国家的事实。”专注于G8、G20、金砖等国际机制研究的多伦多大学学者约翰·柯顿(John Kirton)与艾丽萨·王(Alissa Wang)共同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这种经济差距反而可以作为金砖国家的一个助推力。”
“话语权均等”
在2015年7月举行的俄罗斯乌法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七次会晤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的主旨讲话指出,中国倡导的“上海精神”与“金砖国家精神”都强调开放包容、互尊互信、共同发展,上合组织和金砖机制都坚持大小国家一律平等,秉持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的合作原则。
金砖国家对于金砖新开发银行(以下简称“新开行”)的设计就是这一原则的典型体现。根据2014年7月15日金砖国家签署的《金砖新开发银行协定》,金砖银行的股权分配和治理结构以“平等”作为基本原则——银行的治理结构和股权分配不与各国的经济规模挂钩,而是按照国别进行平均分配,即五个创始成员国采取“等额出资”、“均等地享有话语权”的原则。
按照相关章程,新开行的总部设在上海,首任理事会主席来自俄罗斯、首任董事会主席来自巴西、首任行长来自印度,同时还在南非设立了非洲区域中心。
“新开行与其他主要多边机构的一大不同在于,并不存在一票否决权。”来自巴西的新开行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巴蒂斯塔(Paulo Nogueira Batista Júnior)曾多次指出,这一点是新开行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这一本质区别。后者的代表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5个金砖国家在其中的投票权之和(14.18%)不及美国一个国家的投票权(16.52%)。
“金砖机制的主要目标之一是促进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重要全球机构实现更公平的治理,目前这些国际机构的代表权和投票权都与出资额相关联,而发展中国家在这些组织中则严重缺乏代表性。”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研究员西里尔·普林斯洛(Cyril Prinsloo)向澎湃新闻强调,“金砖国家正试图解决这一重大的全球治理挑战。”
“如果新开行想要在世界上更具影响力,就需要允许中国增加资本,但印度等国很可能会不遗余力阻止这一变化。” 《全球治理中的新兴国家》作者、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国际事务学院教授、加拿大安大略省国际治理创新中心副主任安德鲁·库珀(Andrew Cooper)对澎湃新闻表示。
但是,约翰·柯顿与艾丽萨·王则认为,在不改变现行原则的条件下,在金砖国家追求国际治理的过程中,中国的经济体量依然可以转化为金砖国家整体的影响力与经济实力。“同时,在金砖国家共识原则的保障下,平等治理的原则保证了经济较强国家的助推力只会用作反映大多数的利益,而非少数人的利益。”
“金砖国家要求平等、共识的指导原则对于中国未来外交而言是一个很好的考验与历练:我们如何发挥一种粘合剂式的领导型力量,但不明确说我们是‘领导’?”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陈东晓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研讨会”上向澎湃新闻表示,“如果我们把金砖国家(合作)做好了,未来我们将从这一实践中提炼出很多经验,这将为我们关于推动一个更加合理完善的国际秩序的尝试提供一个很好的案例和实验场所。我觉得‘金砖’现在更大的贡献在这里。”
金砖国家经济状况应全面看待
随着金砖国家间经济发展差异性日益凸显,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合作与联系也呈现出不均衡之势。中国已连续多年成为俄罗斯、巴西、南非的最大贸易伙伴国,也是印度的主要贸易伙伴国之一,但这些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系却相对薄弱。加之近年来国际油价及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南非和巴西等国政局的不稳定、俄罗斯与西方交恶深陷制裁等因素,部分金砖国家的经济发展相对迟缓,对原材料、能源的依赖弥深,在全球经济网络中的价值链分工未能充分体现出来。
以金砖国家中领土面积最大的俄罗斯为例,根据俄罗斯前财长库德林的计算,1999—2008年,俄罗斯GDP增长率与国际石油价格的相关系数为0.86,2009—2014年该系数达到0.98。这使得大宗商品价格尤其是油价走势,成为俄罗斯经济前景的“命门”所在,也间接导致了俄罗斯经济在2014年国际油价下跌之际陷入危机。
俄罗斯总统经济顾问安德烈·别洛乌索夫曾经表示,俄罗斯出现经济危机以来,贫困人口增加了近500万,总数突破1900万人。其中,收入低于最低生活标准的人口占俄总人口的比例也由危机前的10%上升到13%。
“要用长远的眼光看待金砖国家的发展。” 美国内华达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蒲晓宇对此指出,巴西等国家目前面临经济危机,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但包括巴西在内的金砖国家在人口、幅员、经济规模等方面仍有优势,这些国家作为新兴大国的基本底盘都还在,只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整。从长远来看,我们不能因为某些国家的短期困难而忽略金砖国家的潜力和实力。”
同样是俄罗斯,随着危机后俄政府一系列“进口替代”政策和利商政策的实施,鼓励民间创办和发展企业,促进本国非原料产业的发展,俄罗斯经济已经从去年底开始出现好转。英国《金融时报》今年8月报道称,俄罗斯经济在今年第二季度增幅达2.5%,是近5年时间里增长最快的一个季度。
“复苏毫无疑问正在发生,而大背景则是俄罗斯经济已经适应了较低的油价,以及2014年以来遭到的制裁。”俄罗斯咨询机构“宏观顾问公司”合伙人克里斯·韦弗(Chris Weafer)对《金融时报》说。
提高新兴经济体发言权
在去年于印度果阿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八次会晤后,金砖国家领导人们在共同发布的《果阿宣言》中表示,“我们同意,全球和平和安全以及实现可持续发展面临的挑战日益凸显,需要我们进一步加强共同努力......我们同意,通过开展让我们人民直接受益的务实合作,金砖国家在全球舞台上发出具有影响力的声音。”
“金砖本来就是起源于在差异中求合作的尝试,金砖内部有所不一致是肯定的,但这些国家有一点是一致的:金砖国家对于现有全球治理中的西方主导权都有不满,金砖合作不是要推动全面推翻现有国际秩序,但金砖期待提高新兴国家的集体发言权,这个根本的一致性仍然是推动金砖合作的持续动力。”蒲晓宇表示。
“虽然二十国集团逐渐分化,成为‘十九国集团VS美国’的格局,金砖国家却始终是一个统一的整体。随着特朗普上台与英国脱欧进程的推进,国际经济的分离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在这一背景下,金砖国家的统一就更显得难能可贵。” 约翰·柯顿与艾丽萨·王认为,“如果金砖国家能在日益分化的世界中保持统一,将很有可能实现它们的奋斗目标,增强发展中国家与新兴经济体在国际经济中的话语权。”
责任编辑:高行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金砖峰会,金砖合作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