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琴行一夜间关闭全国所有门店,家长教师被迫维权

澎湃新闻记者 邹娟

2017-09-03 22: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还稍微好一点,大概还剩10节课没上。有些家长,刚报的名,课还没上两节,店就关了。”
消费者陈女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9月1日晚,号称致力儿童钢琴上门教学的星空琴行悄然关闭其全国60余家门店。9月2日,错愕的家长和教师开始通过网络渠道被迫维权。9月3日,民间的维权也只停留在报警、投诉,但钱能不能要得回,现在谁也不知道。”陈女士说道。
星空琴行中山公园龙之梦店大门紧闭。澎湃新闻记者 邹娟 图
上海14家门店或“电路检查”或“内部调整”关店
公开资料显示,星空琴行2012年成立,六艺星空(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法人及董事长为周鹏(已更名为周楷程)。公司专注于"儿童钢琴上门教学"。目前全国60余家门店,官网显示,上海有14家店。
3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其中山公园龙之梦店,大门紧闭,门上贴着告示称:“因为电路检查暂停营业,有任何问题可拨打4006528123”,不过,当记者拨打该电话时,语音显示“不存在该服务号”。
门上贴的告示。  澎湃新闻记者 邹娟 图
而上海大众点评网上,上海14家门店,全部显示“暂停营业”。据媒体报道,线下门店停止营业的原因,大多为“内部调整”、“线路检修”。
陈女士原本约了钢琴老师9月3日上门,但9月2日,就听朋友说,星空琴行关门了。“怎么说呢,当时既觉得惊讶,又觉得,也不是那么惊讶。”陈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惊讶的,是这么一家知名公司,怎么说关店就关店了?而不那么惊讶,是因为给儿子上课的老师,三个月前刚换了新的。“公司给出的理由,是员工正常流动,一定会保证学员的利益。但是当时我们隐隐约约就觉得,大概公司效益不好了,不然,老师怎么会一声不响就换了。”
据陈女士介绍,自己大概还有10节课左右没上,损失大概两千元。但她算是损失比较小的。
星空琴行闵行龙之梦店工作人员登记家长教师损失。 澎湃新闻记者 李菁 图
家长们登记的损失。 澎湃新闻记者 李菁 图
9月1日晚开始,全国各地媒体陆续曝出,星空琴行全国门店一夜间关门。家长和教师都拿不到钱。9月2日开始,各地家长和教师只好分别组建维权群。登记损失。
在维权群,有家长,今年五月份刚刚购买一年60节钢琴课程,价值约12000元。 当时推销人员表示,购买了一年课程的学员,可以免费租用一台钢琴,在家中练习,只需要按照钢琴原价支付押金即可,押金需要43000多元。现在,大部分课程费,以及4万多元押金,统统打了水漂。
还有家长,刚在琴行购买了一架5万元左右的钢琴(附赠课程),连货都没收到……
3日晚, 星空琴行莘庄龙之梦店门口聚集了不少前来维权的消费者 。 澎湃新闻记者 李菁 图
教师罢课引的火?
授课老师也是此次闭店事件的受害者。琴行兼职老师黄老师称,星空琴行至今未支付她7、8月份的工资。这个月,本来应当8月20日发放工资,店长说由于投资的问题会晚几天,到24日,收到了30%,剩下的说会在31日前发放。但到了31日,有老师去问工资却又没有了回应。老师集体决定要停课,直到发放工资为止。
9月2日晚间,网传一张微信截图。消息称此次全国关店事件的导火索源于部分老师的“罢课”。由于多数老师被欠薪两个月,部分上海老师开始拒绝上课,由此引发了家长的质疑,然后开始退费。继而引发疯狂的全国“挤兑”现象。星空琴行管理层才采取全国停业的应急措施。
有网友截图星空琴行创始人周楷程的一封内部邮件称,周承认拖欠原因在于本轮融资发生波折,并称本次的产业基金投资方目前已经走完了审批流程,正在等待打款过程中。并承诺不晚于9月11日支付7、8月份应付薪资。
但是,9月2日,北京有授课教师向媒体透露,在闭店事件发生后,教务负责人就将员工微信删除,玩起了“失踪”。
网传周楷程内部邮件截屏。
同一天,网友放出周楷程另一份内部邮件截图。他表示,管理层暂停全国所有门店主要是资金链问题,然而,他也透露了一个似乎更加不利的消息,那就是管理团队已不再持有星空股份,目前是在等待股东的决策,而由于目前的情况,原股东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
资金链何以断裂?
据了解,星空琴行的顾客主要有三种:一是自家有钢琴购买钢琴课时,星空琴行派钢琴老师一对一上门教学,每节课200元左右,较同类价格略高;二是买钢琴送课时,但钢琴的价格高于同款市价,并签有买琴合同和报课合同;三是租琴购买钢琴课时,按钢琴的原价交押金,退还钢琴后30到45个工作日退还押金。
企信宝平台信息显示,星空琴行目前仍由周鹏,这是周楷程在创业之前的曾用名。公司股东结构中分别由王啸、许达来以及卫哲。澎湃新闻记者查阅新闻报道获悉,星空琴行曾于2012年获得“百度七剑客”之一王啸的九合创投的天使投资,2013年获得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的顺为资本数百万美金A轮投资,2014年9月和2015年6月完成了B轮近千万和C轮2000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方均有顺为资本参与。
然而最新的信息显示,星空琴行股权100%为缪斯音乐香港公司所有。股权变更发生在2016年4月,但,企信宝平台上,缪斯音乐认缴出资额为3630万元,但实际出资额为0。
上海方面,门店复印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公司登记名为九乐(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人周鹏。该公司在各区注册有20余家分公司。澎湃新闻记者查询上海预付款企业备案平台,该品牌并非备案企业。
业内透露,在搭建的商业模式方面,毛利率在20%-30%的钢琴销售业务是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然而,近年来,星空琴行自身造血能力偏弱,尤其是庞大的线下开支和钢琴购买需要消耗大量资金,在实际运营中只是在过度消耗家长预付款。
9月2日19时29分,星空琴行在微博和公号上发声称,由于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导致现阶段遇到了一些困难;目前星空琴行所有管理者以及投资人正在积极商讨,并努力寻求尽快解决问题的途径。
相关监管方暂无对此事的回应。
责任编辑:邹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星空琴行,关店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