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新天方夜谭③Chan与陈:玛雅人与华夏民族有关系吗

陈勇

2017-09-04 17: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墨西哥2012年的人口普查显示,Chan姓在该国是第七大姓,共有七万多人,是玛雅人中当之无愧的第一望族。除了Chan姓以外,排在前十位的都是耳熟能详的西班牙姓氏:埃尔南德斯、洛佩斯、加西亚、冈萨雷斯、马丁内斯、和罗德里格斯等。Chan姓的异军突起,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中国的第五大姓氏陈姓。难道这两个姓氏之间竟有渊源?印第安人与华夏民族亲缘关系的又一铁证?名字在全世界如雷贯耳的成龙,不就叫Jackie Chan吗?遗憾的是,此Chan非彼Chan。Jackie Chan的Chan是成龙姓氏(他原名叫陈港生)的广东话译音,而玛雅姓氏Chan在其几种方言里有“蛇”和“小”两种意思。该人口普查还显示,Chan姓在墨西哥的尤卡坦州是第一大姓,而且排在该州前十位的大部分是玛雅姓氏,与其他州的姓氏格局迥然不同。此外,坎佩切州和昆塔娜奴州的著名旅游城市坎昆的Chan姓也很普遍。最有喜感的是,在这次人口普查中,尤卡坦州共有十二个重名重姓的Francisco Chan Chan,也就是说,这些人的父亲和母亲都姓Chan。为此,该州人口统计官员还专门开会,讨论避免重名重姓的问题。
大部分的玛雅姓氏具有专门的意义,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古代玛雅人的宇宙观和世界观。比如在尤卡坦州的Hecelchakán这个地方,当地玛雅人姓氏分为两大类,一类象征自然界,另一类象征精神世界,两种不同的姓氏合在一起(子女的姓氏同时携带父姓和母姓)就达到人的内在和谐。比如Ku是“神”的意思(令人联想到中文的“鬼”),Puc是“腐烂”的意思,如果一个人的姓氏是Ku-Puc,意思就是“腐烂的神”,象征下到地狱但发现那并不是生命的终止,需要战胜邪恶从而重新投生到神灵世界。又如,Moo指鹦鹉类的一种鸟,Puch则是“击碎”的意思,象征人生的某个沮丧或受挫折的时刻,两个姓合在一起的Moo-Puch,则表示伤残的鹦鹉正在诉说痛苦的灵魂,但它并不会就此了结生命,而是最终战胜挫折振翅翱翔。又如,Chuc的意思是“炭”(“柴”的古音?),象征精神像碳化的黑曜岩那样,照亮人的意识。Ceh的意思是“鹿”,表示人特别是女性像鹿那样轻盈敏捷。
貌似圣雄甘地的玛雅族人类学家 Román Piña Chan
最有意思的是,许多玛雅姓氏都是单音节的,所以听起来就像中国人的姓氏一样,比如 Chan,Tun,Chi,Chay,Can,Po,Che,Ku,Ki,Kua, Hau,Mo,Mai,Xia,Xiu,Un,Yam,Kom 等。据研究,尤卡坦州现存的195个玛雅姓氏中,百分之六十以上属于单音节姓,其中大部分来源于动植物名称。Chan姓作为玛雅人的名门望族,历史上自然出了不少名人。比如Jasaw Chan K’awiil I(682-734)就是玛雅古典晚期(相当于中国的唐朝)蒂卡尔王国的国王。Chan Kin Viejo(1900-1996)是活跃在二十世纪初的玛雅人精神领袖和社会活动家。Roman Piña Chan (1920-2001)是著名的人类学家,在他的主持下,墨西哥“人类学和历史研究所”发掘和整理了为数众多的考古遗址和文物古迹。其他有名的Chan姓族人还有玛雅祭司Edgar Francisco Peraza Chan,尤卡坦自治大学教授 Crisanto Kumul Chan等等。Francisco Luna Kan (1925-)于1976到1982年间出任尤卡坦州的州长,是西班牙殖民征服以来的第一个玛雅人州长,他原本是玛雅传统医药专家。在玛雅语的方言中,Kan 和Chan是同一个词的异体字,所以这位尤卡坦州长也算是Chan氏家族的一员。
无巧不成书。2014年,墨西哥拟推出一部宣传环境保护的戏剧和小影片《魔幻中国,魔幻墨西哥》,以Jackie Chan和玛雅作曲家Armando Manzanero Canché作为代表,尝试对中华文化和玛雅文化进行对比解读。不知这个项目后来是否成功。但有意思的是,这位作曲家的姓氏Canché,最初是由Can和Ché两个姓氏结合而来的,前者意为“蛇”,后者则是“木棍、树木”的意思,合起来就是“木蛇”或“树蛇”。更巧的是,Can和Chan实际上是同一个词,只是因玛雅方言的不同而在拼写上略有差异。“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想不到,摄制组竟然无意间选中了“亲哥俩”。如果真的是有缘万里来相会,Jackie Chan和Armando Manzanero Canché应该在瓜棚架下好好聊聊家长里短。
成龙和Armando Manzanero Canché 分别代表中华文化与玛雅文化

除了用做姓氏以外,Chan这个词汇也大量出现在玛雅地名中,如著名的美国人类学家罗伯特•诺德菲尔德就曾在尤卡坦半岛一个叫Chan Kom的村庄做田野调查,并写下了影响颇大的专著Chan Kom: A Maya Village。Chan在这里是“小”的意思,Kom则是“锅”或“谷”的意思,两个词合在一起叫“小锅”或“小谷”、“小峪”,诺德菲尔德的专著可通俗地译为《小峪:一个玛雅村庄》。与Chan发音相近的玛雅词汇还有Chin/Chim(口袋,沙袋),Chi(口,边缘),和Chen(井)等,其中Chen也是玛雅传统日历哈布历第九个月的名称。尤卡坦半岛上最著名的玛雅金字塔遗址之一,奇琴伊察(Chichen Itza),就是由Chi、Chen、和Itza三个词构成,其中Itza是古代某个玛雅领地的名称,三个词合在一起的意思就是“在伊察的水井边”。
已故学者胡春洞曾经研究发现,玛雅人的姓氏习俗与上古中国人十分接近,子女的名字是父母姓氏的合称,父亲的姓为专有名,母亲的姓为字或号。如果有一个玛雅人的父亲姓Chel,母亲姓Chan,那么他的名字就叫Nachan Chel,na表示是某某之子。就像古代中国人一样,玛雅人在一生中也会使用多个名字,除了父母的姓氏以外,他们生下来就有小名,再后来会有绰号,如果某人有地位有职业,那么他还会有相应的头衔或封号。传统上,同姓的男女间不能通婚,因为他们相信是来自同一个家族,这一点与中国古代的优生意识不谋而合。早在春秋时期,中国人就已经认识到同姓通婚将影响种族的繁衍和后代的素质。如《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就说:“男女同姓,其生不蕃”;《国语•晋语四》也说:“同姓不婚,惧不殖也”。历史的记忆渐渐淡去,许多习俗和禁忌也历经变乱。比如尤卡坦州的十二个重名重姓的Francisco Chan Chan,就是“同姓不婚”的反例。在中国,同姓之间的婚配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16世纪初,尤卡坦半岛被西班牙人征服之时,当地玛雅人共有二百五十多个姓氏系统,形成一个严格的财产继承和义务制度。传统上每一个姓氏家族集中居住在一个地区,很像传统中国社会的宗族聚居习俗。在20世纪以前,玛雅文化一直被看做是落后愚昧的象征,玛雅人也普遍受到歧视。西班牙殖民政府的人口统计官员按照姓氏来区分土著人和欧洲人后裔,因此有许多玛雅人深以为耻,不仅不敢说自己的语言,还把自己的姓氏改为西班牙姓氏,如把Ek (星星)改为 Estrella ,把Dzul (马)改为Caballero等。高居墨西哥第一的姓氏埃尔南德斯,就起源于西班牙殖民者的领军人物埃尔南·科尔特斯,字面意义为“埃尔南的子民”。在殖民征服之初,许多印第安人纷纷采用了这个姓氏,到如今该姓氏的总人口已经达到了五六百万。之所以尤卡坦州的玛雅姓氏占多数,是因为该州很晚才有人口登记,当地人因祸得福,得以保留了自己的姓氏传统。历史的伤痕依然历历在目,似乎在嘲笑玛雅人不堪回首的往事。好在,沉睡者已经觉醒。虽然仍有人赶时髦改成西班牙姓氏,但大部分玛雅人正在努力保留他们自己的姓氏,一如他们保护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传统。
(作者陈勇系墨西哥学院亚非研究中心教授)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玛雅人,印第安人,墨西哥,姓氏文化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