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者|南京一乡村教师高位截肢后留讲台,坚持拄拐杖站立上课

澎湃新闻记者 姚似璐

2017-09-05 10: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46岁的邹余贵,从教已25年。2015年的一天,他在一次家访途中遭遇车祸,左腿高位截肢。此后两年,他重返课堂,每天拄拐杖站着上课,一堂课下来,常汗流浃背。
邹余贵 中国教育新闻网 图
他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没有坐着的习惯,“就应该站着,站着教室各个角落学生情况都能清楚,这是最基本的。”
群力中学,位于南京市溧水区群力镇,邹余贵在这里度过20多年时光,常常以班主任的身份将一群学生从初一带到初三。二十余年的乡村教学里,邹余贵获得过校优秀教师、溧水区优秀教育工作者等称号。车祸之后,他的课量减少,不过对教师职业的坚持还在。
日前,澎湃新闻对话邹余贵,讲述一位乡村教师在遭遇人生变故前后的状态与生活。
【对话邹余贵】
澎湃新闻:多年来您在群力中学教授哪些课程?工作量如何?
邹余贵:教英语,车祸前教两三个班,每天六七节课,现在就教初一一个班,每天两到三节课。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发生的车祸?
邹余贵:2015年1月10号。
澎湃新闻:记得这么清楚。能讲讲当天是怎么回事吗?
邹余贵:当天正好星期六,因为之前开了个家长会,有两个学生没参加,我就正好利用周末去他们家里了解一下情况,就在那途中发生的事情。
我骑的电瓶车,道路转弯的地方,被一辆渣土车从后面撞上,因为它开得比较快,加上座位比较高,弯道上就形成一个盲区,没看到我。我从车上被掀下来,渣土车前轮从我左腿上压过去。当时跟做梦一样,大脑空白一片,感受不到疼痛。
澎湃新闻:后来就截肢了?
邹余贵:因为压到大腿,所以高位截肢。
澎湃新闻:这样教书就不方便了。
邹余贵:当时锯的时候是昏迷的,醒来之后知道了,心里很难接受,我都教了二十多年,对这个职业有感情了。一条腿没了,担心没以前那么方便,因为教书肯定要来回走动的。
澎湃新闻:花了多长时间,精神才恢复过来?
邹余贵:大概六个月,主要是家里老婆女儿的支持,没有的话这一关很难挺过来。然后,还有学校,我家正好在群力中学门口,几乎每天都有同事或学生来看我,聊聊天,心情要好一些。
澎湃新闻:听说您跟学校领导提了好几次要返回课堂?
邹余贵:提了三四次,在病床上就跟学校领导讲,领导说先休息,学校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后来领导说你可能不能立马教书,让我做了另外的事情。2015年9月份开始辅导青年教师一个学期,2016年2月份,正好一个女教师回家养小孩去了,我就借机会提出重返课堂。
澎湃新闻:为什么这么急着上班,您可以再多休息一阵的。
邹余贵:主要我想了解自己是不是还能像以往一样。而且,在家里多多少少对心理、身体恢复都不太好。
澎湃新闻:要是留在家的话是,可以享受工伤津贴的吧?
邹余贵:是的,但让我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我觉得不行,我还这么年轻,才四十几岁,想继续教书。再说教书赚钱肯定比津贴好一些,毕竟还要支撑一个家庭。
澎湃新闻:您做教师是不是挺开心的?
邹余贵:对,我很喜欢这个职业。教了那么多学生。现在很多毕业了的学生跟我聊天,重复当时我教他的场景,说老师辛苦,心里很有成就感,很自豪。
虽然也有烦心的事,但后来想想教书跟做任何事一样,不可能一帆风顺。
澎湃新闻:受伤后没想过换行业吗?
邹余贵:没有。一开始领导说邹老师你这种情况是不是上课太累,把你放在资料室整理整理资料不是更好吗,我说我不想,我教了二十多年书,我认为我擅长的就是教书,你让我去整理资料我不太适应、不太喜欢。
澎湃新闻:出院后到开始上班,那六个多月在家怎么生活的?
邹余贵:因为作息时间几十年下来改变不了,每天6点钟左右起床把假肢穿起来,吃过饭从家里走到学校练习上下坡,因为不远,也就一二百米。每天来来回回锻炼(练习),加起来(累计)走个三四个小时。
澎湃新闻:很费力吧?
邹余贵:腿换了个假的肯定不一样,因为是高位截肢,要靠腰部提力去摆动腿,很费力。尤其上下坡,特别不平衡,容易摔跤,经常一身的汗,被截肢的地方会起水泡。
澎湃新闻:这两百米得走多久?
邹余贵:一开始大概十分钟,现在可以三四分钟了。常人步伐基本能赶上,但心里有点作用吧,总担心自己会摔跤,所以会慢点走,再者,花的力气比正常人多点。
澎湃新闻:那现在上课要在校园里走来走去方便吗?
邹余贵:学校里照顾我,只安排一个班的课,也不当班主任了,教室就在办公室旁边。中午一般同事会帮我把饭打好。
澎湃新闻:听说您上课是一直站着的,既然这么不方便可以找把椅子坐坐的呀。
邹余贵:也有椅子,但二十多年来都是站着上课,没坐着的习惯。就应该站着,板书、辅导什么的都方便,站着教室各个角落学生情况都能清楚,这是最基本的。再说我这个情况坐久了也累。
澎湃新闻:但很辛苦吧?
邹余贵:一开始一节课下来,衣服都湿透了的那种,站的时间长了特别累,现在慢慢适应了。
澎湃新闻:学生会劝您坐下吗?
邹余贵:会,学生特别懂事,上课不会捣蛋了,非常非常配合老师。
澎湃新闻:是体谅您?
邹余贵:对,我说一个细节。就是第一学期刚上课,每逢下课的时候,学生都待在教室里一个不动,我就很奇怪啊,怎么不动啊,他们说老师你先走,我们再出去。
澎湃新闻:怕撞着您。
邹余贵:对,怕碰着老师,我说不要紧。那时候就感觉我选择这个行业选对了,坚持这个理想也对了。
澎湃新闻:我还听说您每星期一次的学校升旗仪式也都参加?
邹余贵:没有特殊情况都参加的。我现在恢复地跟正常人差不多了,也希望和大家一样。毕竟完全一样不可能,但能做到的事尽量做到。
澎湃新闻:有没有家长提出过意见,说怕您精力有限、耽误孩子学习?
邹余贵:没有,因为几个学期下来后成绩都非常不错,家长对我这种精神比较赞赏,对我教的结果比较满意。
澎湃新闻:现在的成绩有多好?
邹余贵:我教的班级全区排前五吧,溧水全区同年级的大概八九十个班级。
澎湃新闻:您现在感觉工作状态如何?有恢复到以前吗?
邹余贵:我感觉比以前状态还好一点,因为我现在教一个班,花在备课、帮学生批改作业、查漏补缺方面时间更多一点,对教材钻研更多一点,对课堂反馈更渗透一点,对学生情况掌握更好一点。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京群力中学,邹余贵,乡村教师,高位截肢

相关推荐

评论(1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