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欢《极盗车神》?你一定不是个音乐发烧友

铃鼓小姐

2017-09-05 10: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极盗车神》海报
当你即将开始一趟汽车旅行,第一项准备工作应该是什么?确定路线,还是检查轮胎?
都不是。埃德加·赖特用《极盗车神》告诉你,最重要的是——列一张完美的旅行歌单。
埃德加·赖特不仅是鬼才导演,更是一名沉迷于电影、音乐和游戏的极客。他热衷于在作品中“夹带私货”,这使他的作品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死宅味。最令人难忘的莫过于《僵尸肖恩》中,主角和友人用黑胶唱片砸僵尸的场景,生死攸关之际还要掂量着哪张唱片能扔哪张不能扔——新秩序的《忧郁星期一》?这可是初版!
《僵尸肖恩》中肖恩和友人扔唱片砸僵尸的一幕
而此次执导《极盗车神》,埃德加·赖特更是彰显了音乐宅本色。他不仅将主角“宝宝”(Baby)设定为一个成天戴着耳机的音乐发烧友,更是让音乐这一元素从辅助叙事的传统角色翻身成为影片的主角。难怪很多人戏称此片是飞车版的《爱乐之城》了。
可或许因为文化差异,中国观众对片中的音乐并不熟悉,因而8月25日在华上映后反响平平。不过没关系,此文将为您详细讲述与本片相关的种种音乐梗,相信您看完以后会迫不及待地想去电影院重看一遍了——如果它的排期没被《敦刻尔克》挤掉太多的话。
多名音乐人参演此片
影片的主角是一个化名“宝宝”的男孩,有着一张纯良娃娃脸的他拥有出神入化的车技,却用来帮助银行劫匪躲避追踪。宝宝走到哪都戴着耳机,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还爱好录下身边不同人说话的声音,混录成歌。巧合的是,饰演宝宝的90后演员安塞尔·埃尔格特同时也是一位电子音乐制作人和DJ,宝宝在片中一系列酷炫的混音动作应当是他驾轻就熟的。
安塞尔·埃尔格特
埃尔格特不是唯一一个加盟此片的音乐人。将格莱美奖和奥斯卡小金人一并揽入怀中的“灵魂歌王”杰米·福克斯在片中饰演恶棍“疯子”巴茨。有趣的是,当同伙们讨论芭芭拉·史翠珊时,杰米·福克斯还假装不认识这位唱片销量仅次于猫王和披头士的女歌手,事实上他们私交甚笃。
杰米·福克斯
在车祸中丧生的宝宝母亲是一名歌手,而演员本人也是一名歌手。她正是美国歌手斯凯·费雷拉,她所翻唱的《Easy》也成了宝宝的母亲留给他的最后的歌声。
此外,电影音乐制作人保罗·威廉姆斯、网红嘻哈音乐人ATL Twins等人均客串了此片。
在音乐的基础上编排场景
《极盗车神》一片由来已久。早在大约1995年,赖特尚未进入电影行业之时,他第一次听见The Jon Spencer Blues Explosion(乔恩·斯宾塞布鲁斯爆炸)的《Bellbottoms》那激烈多变的旋律,就开始在脑中编排一出汽车追逐戏了。这一想法在2002年得到了初步尝试,当时他为英国电子乐队Mint Royale的歌曲《Blue Song》拍摄MV,由诺尔·菲尔丁主演,他在MV中是一个爱好音乐的司机,载着一群银行劫匪,在他们实施抢劫时在车里唱完了一首歌。这一情节也演变成了《极盗车神》的经典桥段,并如赖特所愿地在开头选用了《Bellbottoms》一曲——这首歌译名为“喇叭裤”,它是上世纪60-80年代流行服饰的代表,而歌中对“独领风骚、催人起舞的喇叭裤”的赞颂无疑是复古精神的极致体现。从汽车在银行门口停下到成功脱离追捕,赖特在歌曲的基础上完成了整幕戏的编排,人物的每一个步伐都准确地踩在节拍上,枪声、汽车引擎声都与歌曲节奏紧密贴合,风驰电掣之间,赋予了这首复古劲曲全新的内涵。
影片可圈可点的当然不止这一幕。抢完银行后车神“宝宝”穿过人群为同伙买咖啡的长镜头也非常精彩。统领这段的音乐则是1960年代美国R&B组合Bob & Earl的《Harlem Shuffle》(哈林舞步),此歌还被滚石乐队翻唱过。这首歌曲十分随性不羁,尽管赖特为它配上的是亚特兰大的街景而并非纽约哈林区,但亚特兰大街头文化之缤纷酷炫并不亚于纽约。这一段拍摄难度不小,需要每一个路人的动作都与音乐衔接得天衣无缝。主演安塞尔·埃尔格特为了拍好这场戏,走了28次。有趣的是,歌词还会适时出现在沿途的海报和涂鸦上。
当宝宝与劫匪同伙前去收购武器时,“疯子”巴茨让他选一首欢快的背景音乐,《Tequila》(龙舌兰)的旋律随即响起。怀疑卖主是警方眼线的巴茨毫不迟疑地一枪射杀了对方老大,一场枪战由此引爆。枪声化为鼓点与歌曲水乳交融,最终“宝宝”一行人驾车离开时,巴茨更是同歌手一起嚣张地吐出了“Tequila”一词,尽显亡命之徒风范。
全片原声最煽情的一曲当属《Easy》,它是美国放克灵魂乐队Commodores(海军准将)在1977年的作品。它在片中出现了两次,温暖感伤的旋律让观众们在枪林弹雨的轰炸之余终于得到一丝喘息。第一次出现是在宝宝还清债务以为自己已经脱离劫匪的世界,准备开始新生活时,iPod里缓缓流出的旋律令他想到自己在车祸中丧生的母亲。第二次则是宝宝在抢劫失败后与心爱的女孩黛博拉开车欲亡命天涯,在斯凯·费雷拉演唱的《Easy》中,白色的公路徐徐伸展,道路两边葱郁的森林一望无际,美如梦境。
这首歌之所以能够入选,多亏了主演安塞尔·埃尔格特。试镜时当导演问他哪一首歌可以对口型完成的,他回答了《Easy》,这是他的KTV必备曲。作为经典老歌爱好者的埃德加·赖特非常惊喜,没想到这个20几岁的年轻人竟然喜欢一首70年代的老歌,而赖特自己的iPod里也有这首歌。也正是埃尔格特的音乐品位,让赖特感到他正是宝宝一角的理想人选。
无处不在的乐迷情结
不过如果此片仅仅根据音乐编排场景的话,它就只是一部超长版的MV了。本片最具魅力之处在于它无处不在的乐迷情结。
片中的30首歌曲除了斯凯·费雷拉版《Easy》、Danger Mouse(危险老鼠)的《Chase Me》和Kid Koala(考拉小子)的《Was He Slow》之外,大部分都是上世纪60-70年代的流行歌曲。以往埃德加·赖特的电影原声相对集中于英国摇滚,但《极盗车神》的音乐包容度大得惊人,蓝调、爵士、灵魂、摇滚、嘻哈、电子……一应俱全。鉴于故事的发生地在美国的亚特兰大,赖特更是大秀了一番他对美洲音乐的极佳品位,但他还是偏心地把宝宝的必备金曲(killer track)给了英国的皇后乐队——只要有一首《Brighton Rock》,他就能所向无敌。而最后的决战中,同为皇后乐队粉丝的敌手竟为这位“飙车界的莫扎特”送上了他最得心应手的武器。于是在《Brighton Rock》经典的吉他独奏中,宝宝顺利地将对手和他的爱车付之一炬。
与搜罗了诸多热门老歌的《银河护卫队》不同,赖特的选曲可谓刁钻,很多都是知名歌手的冷门歌曲,抑或某一金曲的翻唱版本,其中全片剧情关键转折点的配乐《Intermission》(中场休息)更是一般乐迷不会注意的冷僻歌曲,它是Blur乐队1993年的专辑《Modern Life Is Rubbish》(现代生活是垃圾)中的一首隐藏曲目……
这一切都证明了埃德加·赖特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骨灰级音乐发烧友,而《极盗车神》的主角宝宝,正是他本人作为音乐宅的一面的极致体现。宝宝身为“不听歌就会死”症候群的一员,没有合适的音乐就无法做事,哪怕在生死关头也必须选好音乐再发动汽车;宝宝随身携带多个iPod,一种心情对应一个iPod;宝宝不爱说话性格稳重,但只要音乐响起他就会立刻兴奋起来,狠拍方向盘,旁若无人地当街尬舞;就连泡个妞,第一句话也是你的名字让我想到一首歌……尤为有趣的一幕是劫匪同伴发现宝宝竟然偷录他们的谈话,将他们对自己的议论混录成了一首绝妙的歌时,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承认这个不善言辞的年轻人确实是个天才。
影片中对宝宝的音乐癖好的直接解释是,他幼时在车祸中留下了耳鸣的后遗症,只能靠听歌来转移注意力。不光如此,当宝宝身不由己地执行着抢劫任务时,只要戴上耳机和墨镜,他就可以从眼前的罪行中暂时逃脱,沉浸在纯粹美好的音乐中。音乐为他提供了一套保护机制,让他忽略现实中的无奈和痛苦;却也成为了囚禁他的牢笼,因为美妙的音乐只能促使他逃避人生,却无法帮助他掌握自己的人生。
这正是对极客宅文化内涵的精确诠释。所谓音乐宅,与普通的音乐爱好者的区别在于,音乐宅不将音乐作为消遣,音乐正是他们的生活重心乃至人生意义的所在。他们会往耳机音响、唱片卡带、演唱会音乐节上疯狂砸钱,对他们来说,钟爱乐队的限量版唱片比生命更重要。你不能完全否定这种生活态度,因为极度的痴迷很多时候正是杰出成就的必要条件,但与之相伴的消极情绪也确实会侵蚀人的灵魂。
但埃德加·赖特告诉我们,音乐可以为你筑起避世的墙,却也能成为破墙的斧。当宝宝成功逃脱,准备与心爱的女孩黛博拉踏上漫漫逃亡之途时,母亲演唱的《Easy》唤醒了他。“明天我将离你而去,我已尽我所能,这就是我轻松的原因……我想要自由地做正确的事情,自由自在地做自己……”在这舒缓而真挚的歌声中,宝宝决定亲手打破囚困他的美梦,面对他以往的过错,以获得真正的自由。于是他开门下车,举起双手向前方的警察走去。
自此,正视人生的宝宝虽然不得不去坐牢,却也开始收获属于自己的幸福。这个光明的结尾或许显得有些俗套,却也是导演对音乐宅的温情鼓励吧——别人的话死宅们可以不屑一顾,但对方可是极客中的极客埃德加·赖特耶!他让我们好好生活,我们能不听吗?
不过在面对自己的人生之前,不妨先把《极盗车神》的原声带听个一百遍吧。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极盗车神

相关推荐

评论(35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