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景葵年谱长编》出版,展现叶氏传奇人生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7-09-06 14: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5日,《叶景葵年谱长编》《书里书外》新书出版暨柳和城文史写作40年座谈会在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张元济讲堂召开。柳和城是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浦东文史学会会员,自1978年开始从事文史研究与写作,涉及鲁迅研究、出版史、藏书史及上海地方史各领域。
柳和城编的《叶景葵年谱长编》(下文简称“长编”)记述了清末至民国著名实业家、银行家、藏书家叶景葵的生平事迹。叶景葵在任职大清银行正监督(行长)期间,改革弊政,为大清银行变身名副其实的中央银行走出了第一步。民国后,叶景葵投身于汉冶萍公司及浙江兴业银行,任浙兴董事长长达三十年。他还收藏古籍,尤重名人手稿,1939年与张元济等在上海创办合众图书馆,并尽捐本人所藏。
《长编》利用档案与各种文献史料,客观和系统地记录叶景葵各个时期的生平历史,使这一位上海“爱国十老”之一的人生呈现于读者面前。中国史学会副会长、上海市历史学会会长熊月之如此评价这部年谱长编:“取材宏富,考订细密,品评得当,是迄今为止最为翔实的关于叶景葵传记资料的荟萃,对于展现叶氏丰富多彩的人生,对于研究近代经济史、文化史,都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书里书外——张元济与现代中国出版》则是柳和城30多年从事张元济与商务印书馆研究的文章汇集,共分五卷。张元济是我国著名出版家、教育家与爱国实业家。卷一收录综合性或专题性而篇幅比较长的论文8篇;卷二收录介绍张元济先生各个时期主持商务出版物的情况;卷三收录有关张元济本人几种著述,包括书札、日记、诗文、题辞的研究与考证;卷四收录关于张元济与友朋交往的一批习作;卷五收录几篇论辩、纠错的书评等。
早在2011年,柳和城还和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张人凤一起编著出版了《张元济年谱长编》。这部著作和1991年由张树年主编的《张元济年谱》相比不仅篇幅增加一倍多,在内容的广度和深度上均有所突破,收录了一大批新的材料,填补了《年谱》若干空白点,纠正了《年谱》某些记述失当或考证有误之处。
无论《叶景葵年谱长编》《张元济年谱长编》还是《书里书外》,这几部作品都涉及大量史料。为了完成《叶景葵年谱长编》,柳和城在上图古籍部查阅叶景葵资料、在档案馆看浙江兴业银行档案,其夫人也陪同他无数次地去上图、上档查阅、抄录和复制各种史料。
张人凤因此感慨:“柳和城先生通过大量资料,比较全貌地书写了叶景葵这一历史人物的经历。他会为了核实一个字、一个词、一句话下很深的功夫,这样的刻苦精神令我佩服。”
上海市档案馆副研究员何品表示柳和城是上海市档案馆的常客。“现在很多历史研究者太浮躁,很多人为了经费、职称去做研究。年谱长编这样的著作要花大量时间、精力去翻阅史料。虽然这在业绩考评中分数不高,但它会成为日后学术研究必要的参考书、工具书。”
其实,在史料发掘方面,柳和城除了去上图、上档这些实体场所,还特别注意利用新技术。《申报》数据库是近年开发出的电子新产品,便于分类检索与稽考。知道这个数据库时,《长编》初稿已经完成。柳和城四处打听,方才知道数据库的大概。最后终于在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副教授丁小明的帮助下,从这里检索到一百多条叶景葵相关史料。
据悉,这些史料涉及叶景葵早年求学、科举、仕途等事迹,在柳和城看来均可补充初稿之阙漏,又进一步丰富了谱主的人生,有助于对其思想及生平的全方位深入研究。也是在这样的坚持下,一个活生生的叶景葵,透过这些史实展现在读者面前。
回顾柳和城四十年的文史写作,熊月之用三个“有”来概括:有广度,有深度,有理想。“他是我十分尊敬的学长,长期从事近代史研究,对于鲁迅、张元济、穆藕初、孙毓修、王云五等名人,对于藏书文化和出版史,都下过很深的功夫。”
熊月之坦言,在《长编》之前,他虽知道叶景葵在创立合众图书馆方面的独特贡献,但对于他其他方面的业绩不甚了了。“读了年谱长编,我才对叶景葵先生有比较全面的了解,深深地为传主的非凡见识、过人能力和卓著贡献所折服,也深深地为编者创榛辟莽、潜心治学的精神所感动。”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古籍文献图书部主任冯勤是《叶景葵年谱长编》和《张元济年谱长编》的责编。他表示,两部作品的出版背后还有特别的历史故事。
1949年3月,胡适刚刚从北平到上海,为《水经注》研究跑到合众图书馆阅书。看到很多与《水经注》研究有关的资料,胡适极为兴奋,顾廷龙随即安排馆员在一旁抄出,让他在离开之前校读一遍可以带走。
只为专业学者开放的“合众”馆丰富的藏书和周到的服务,令胡适感到满足,特别还有老友张元济、叶景葵、顾廷龙在一起,相谈甚欢。闲谈中,胡适力劝经历丰富的张元济和叶景葵撰写年谱,两人皆含糊应之。
一旁的顾廷龙自告奋勇,对胡适说:“这两件事,我能成之。”此后,顾为叶景葵撰写了行状,印制了藏书目,整理出版了书跋、剩稿、杂著;协助张元济出版了《涵芬楼烬余书录》,帮助张树年等整理张元济日记、书信。但是,答应胡适的事却“无奈因循坐误”,“引为憾事”。而今,《叶景葵年谱长编》和《张元济年谱长编》均得以出版,在冯勤看来可谓了却了胡适的心愿。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年谱长编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