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与火:特朗普政府对朝政策逻辑(上)

樊吉社/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战略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2017-09-06 17:27

字号
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期间的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就职演说则将其政治议程简化为两个原则:购买美国货、雇用美国人(Buy American,Hire American)。国内政治议程显然是特朗普政府的工作重心,但这并没有影响美国对朝核问题的高度重视。
对于欠缺弃核意愿的朝鲜,特朗普已明确表示放弃前任总统的“战略耐心”(Strategic Patience)政策,而拟对朝采取“极限施压”(Maximum Pressure)政策。特朗普威胁说,美国军事选项“完全就位”,已经“目标锁定,子弹上膛”,朝鲜如果“行为不智”,等待它的将是“世所未见的怒与火”。
“极限施压”政策
特朗普就任总统的半年内,美国在朝核问题上频繁表态并采取多项政策行动。具体而言,特朗普政府在朝核问题上的政策分为四类:特朗普本人及其外交安全政策团队的涉朝言论,美国自身的政策行动、美国采取的双边行动和美国采取的多边行动。
特朗普本人及其安全团队频发涉朝言论,表达对朝核问题的高度关注。
特朗普本人主要通过在推特上发出推文讨论朝核问题。2009年3月,特朗普建立推特账号“@realDonaldTrump”,并在当年5月4日发出第一条推文。截止到2017年6月22日,特朗普的原创和转发推文已经达到35100余条,其中涉及朝(韩)推文有48条。
特朗普涉朝(韩)的48条推文内容可以简单概括为:抱怨韩国没有为美国提供的安全保障支付“保护费”;指责朝鲜、指责中国、指责奥巴马总统、表达解决朝核问题的意愿等。2013年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后,特朗普开始关注朝核问题。第一条涉朝推文于美国东部时间2013年3月3日晚上发出,其内容是“丹尼斯•罗德曼一定在惦记朝鲜”。该条推文的基本背景是,前篮球明星罗德曼于2013年2月应邀访问朝鲜,并见到金正恩本人。
2017年1月1日至6月22日,特朗普发送涉朝推文15条。其中美国东部时间2017年6月20日下午发出的推文内容是“我非常感激中国帮助处理朝核问题的努力,虽然没有奏效。至少我知道中国尝试了。”当天上午有关朝鲜的另一条推文内容是“在我们哀悼最新的受害者时,美国再次谴责朝鲜的暴虐行为。”这两条推文的基本背景是,2016年1月在朝鲜旅行期间被扣押并判刑的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在被关押17个月后,经过美国国务院朝鲜政策特别代表尹汝尚(Joseph Yun)与朝鲜进行磋商后,获释返回美国不足一周后死亡。
当选总统后,特朗普发出近千条推文,提及次数最多的国家是俄罗斯,但主要内容是就所谓“通俄门”事件进行反击。提及次数紧跟俄罗斯的国家是中国和朝鲜,其中涉及中国的推文多与朝核关联,由此足见他对朝核问题的重视程度。
特朗普的外交安全团队同样高度重视朝核问题构成的安全挑战。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麦克马斯特认为朝核问题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国防部长马蒂斯在香格里拉对话上的演讲中称朝鲜是“明确而现实的危险”;国务卿蒂勒森在中美外交安全对话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上称,朝鲜是美国的“最高安全威胁”(top security threat)。
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立即采取了多项应对朝核问题的政策行动。
首先,立即启动了对朝政策评估,该项工作由国家安全委员会牵头完成。特朗普政府为了在4月上旬中美首脑峰会中讨论朝核问题,加速了政策评估进程,于3月底完成了该项评估。
据美国国家广播公司报道,该项评估除了分析通过中国施压朝鲜弃核之外,还考虑另外三个军事选项:一是将美国的核武器重新部署到韩国,为战争做好准备;二是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其他负责核导项目以及参与决策的高官实施“斩首行动”,推动更迭;三是美国和韩国的特种部队渗透进朝鲜挟持或者摧毁诸如桥梁等关键基础设施,以阻止陆基机动导弹移动。
其次,4月26日,特朗普总统召集百名参议员前往白宫,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家情报总监科茨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就朝核问题进行吹风。
据称,此次吹风聚焦三个关键议题:关于朝鲜的能力、美国的应对之策、如何敦促中国和其他国家强化对朝制裁等。再次,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上半年围绕朝鲜半岛展开频繁军事力量调动,包括战略轰炸机飞临朝鲜半岛,“卡尔•文森”号、“罗纳德•里根”号双航母同时在朝鲜半岛附近水域参加军事演习等。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评估、对国会参议员罕见的政策吹风和在朝鲜半岛附近展示军事力量等行动,一方面表明美国对朝核问题的高度关注,另一方面也对朝鲜可能的核导试验进行威慑。
特朗普政府频繁就朝核问题开展双边外交,以寻求与韩、日等盟国的政策协调,以及与其他国家的共同磋商。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立即与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通电话,重申美韩同盟重要性以及对朝核问题的重视。此后,特朗普还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两度会见,协调在朝核问题上的政策立场。2月初,国防部长马蒂斯访问日本和韩国;2月中旬,在二十国集团外长会议期间,美日韩三国外长发表联合声明,谴责朝鲜的导弹试验。3月中旬,国务卿蒂勒森访问中日韩三国,朝核问题是亚洲之行的工作重心。4月中旬,副总统彭斯访问韩国和日本,并前往韩朝之间的非军事区。
除了外交行动,美国与日韩的军事演习规模继续扩大、复杂程度持续增加。仅仅2017年前四个月,美国与日韩相继举行了“关键决断”、“鹞鹰”联合军事演习、反潜军事演习(“安静的鲨鱼”)和多国导弹防御同步试验(“灵活巨人”)。3月份,美国陆军宣布将武装无人机“灰鹰”长期部署在韩国。尽管中国强烈反对,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的步伐并没有因为两国首脑更替而放缓。
特朗普政府在朝核问题上采取的最重要外交行动是与中国之间的互动。除了国务卿蒂勒森与杨洁篪委员通话、杨洁篪访美、王毅外长与蒂勒森在波恩的会见、蒂勒森访华等重要外交行动,中美围绕朝核问题的两次重要互动分别是中国领导人与特朗普总统于4月初在海湖庄园的峰会和6月下旬在华盛顿举行的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朝核问题是中美首脑海湖庄园峰会和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的核心议题。
美国同步开展了多边外交行动。
4月24日,特朗普总统邀请联合国安理会15个理事国的代表前往白宫共进工作午餐,敦促安理会对朝鲜采取更加严厉的制裁措施。4月28日,国务卿蒂勒森作为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代表主持了联合国安理会朝鲜问题部长级会议,呼吁各国严格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决议、降低与朝鲜的外交关系、对朝实施金融孤立等措施。在特朗普政府的强力推动下,联合国安理会于6月初通过第2356号决议,谴责朝鲜的核导活动,要求朝鲜以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方式放弃核导计划,将14名个人和4个实体列入制裁名单。虽然这些行动均非特例但三个行动均聚焦朝核问题并在极短时间内完成,充分显示了特朗普政府对朝核问题关注程度高,行动能力强。
特朗普执政半年有余,其本人及其安全团队通过涉朝言论释放强硬信息、美国单边军事行动摆出威胁姿态、双边和多边外交行动营造紧张气氛,与前任政府在朝核问题上的“战略耐心”政策相比,充分展示了被戏称为“战略不耐心”的对朝政策。国务卿蒂勒森3月中旬访问韩国期间宣布:“战略耐心政策已经终结。我们正在探索一系列新的安全和外交措施。所有选项都在桌面上。”副总统彭斯在4月中旬访韩期间再次宣告美国在朝鲜核导项目上的“战略耐心时代终结了”。这些都与奥巴马时期美国对朝政策形成鲜明对比。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朝核问题,特朗普,“极限施压”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