凑合过不下去了,要不卒个婚

戴桃疆

2017-09-12 15: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十一年前,赵本山、宋丹丹和崔永元合作小品《小崔说事》,问及小品中的农村老夫妻白云和黑土婚姻状况如何时,赵本山饰演的黑土说了一句:“凑合着过呗,还能离咋地?”
就算不离婚,老夫老妻也不是没有别的活法,日本管夫妻双方维持法律上的夫妻关系,不再凑合过,也不离婚,一别两过,各自安好的这种生活方式叫做“卒婚”。
这股风从日本刮到韩国,“卒婚”也在韩国流行起来。
KBS刚刚完结的周末剧《爸爸好奇怪》就涉及到了“卒婚”问题,MBC接档《你太过分了》的周末剧《准备饭桌的男人》又把“卒婚”问题翻了出来大书特书。
凑合着过不下去了,还能离咋地?卒婚呗。
“卒婚”的构造构造与日语中“卒业”相同,卒业相当于毕业、完成学业的意思,顾名思义“卒婚”就是修完了婚姻这门课的学分,从婚姻中毕业,解脱出来了。2004年,日本女作家杉山由美子在《卒婚推介》(卒婚のススメ)一书中提出这种新的婚姻形式名词。
经过长期观察,杉田认为长年生活在一起的夫妻,对于双方的性格、脾气以及生活习惯等已经非常了解,因此开始感到厌烦并试图逃避,因此“卒婚”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在维系婚姻关系的前提下,接触婚姻带来的彼此舒服,这种婚姻形式的真谛在于不再试图改造对方或者顺从忍耐、努力争取为对方而进行改变,“卒婚是一场风暴般的家庭改革,卒婚夫妻变得更灵活、更有韧性。”
发表卒婚宣言的一个隐含条件是,夫妻双方仍然十分重视彼此,认为彼此是人生重要的伴侣,尽管感情已经平淡,但仍然希望维系婚姻,各自安好。在这种宣言下,日本老夫老妻“熟龄卒婚”已然形成风潮。
《准备饭桌的男人》中女主角的母亲在父亲退休之际发表了卒婚宣言,引发轩然大波。
女主角李路丽(崔秀英饰)的父亲李信模(李甲洙饰)是大企业的常务,家中的独裁者,大权在握,对家人颐指气使,稍有不顺心就恶言相向,斥责对方时先贬低对方精神、能力薄弱,再回忆自己年轻时的丰功伟绩,一方面烘托自己吃苦耐劳、坚忍不拔、胆识过人、聪慧机敏,一方面反衬家人,尤其是妻子和女儿多么无能、废物,配不上他这么好的男人。
母亲洪英惠(金美淑饰)忍无可忍,在完成了支持老公的事业、抚养儿女长大成就事业这两项“女人的事业”之后,终于在丈夫无业可做、儿子已婚、女儿找到工作之后,决定直抒胸臆,表达自己对丈夫的种种不满,然后过自己的生活。
金美淑饰洪英惠
丈夫李信模,结婚纪念日送给妻子一台泡菜冰箱,不是为了满足妻子的喜好,而是因为妻子做的泡菜不如自己妈做得好吃,间接数落妻子不努力伺候人;明明不差钱,陪妻子去她想去的西餐厅吃饭,看到菜单价目表,还要数落妻子奢侈浪费不知节俭;器官功能已经衰退,妻子想要温存一下,非但不心怀感激,反而要跳到半空中呵斥妻子是骚货荡妇……
过到这个地步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凑合过下去的余地和空间了,妻子发表“卒婚宣言”提出各自独立生活的要求,反而遭到包括亲家在内的全家人反对。做医生的儿子坚定不移地站在父亲的一边指责母亲身在福中不知福……
大概只有这种围绕着家庭生活展开的周末剧,才能展现韩国真实的性别平等状况吧。
朴振宇饰李素原
其实家中的儿子大可不必如此理直气壮,他自己的小日子过得也不怎么样。
岳母梁春玉(金守美饰)靠挖泥蚶起家,如今成了贵妇人奥黛丽·梁,买地买楼家财万贯。
背靠岳母好乘凉,儿子在岳母的大楼里开了诊所,因此也只能对轻浮娇蛮没文化的妻子百依百顺,想吃口热乎饭却只能看到米饭上高耸的霉菌,即便这样也不能忤逆妻子和岳母,只能将自己处于婚姻关系下风的不满发泄在处于同样境遇中的母亲身上。
金守美饰梁春玉
说得赤裸一点,在讨论性别平等问题之前,韩剧《准备饭桌的男人》首先谈起了经济条件。
父亲诟病母亲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母亲一直以来都只是家庭主妇,没有职业经历,也没有自己的事业,明明被剥夺了财权,无财可理,还要在分手时被指责不会理财,明明一手拉扯大两个孩子,却被丈夫和养育的儿子认为不是成就,没钱没底气,没有经济来源的母亲能否如意地过上熟龄卒婚的美好生活前途未卜。
同样前途未卜的,还有同样缺乏经济能力的女主角李路丽。
崔秀英饰李路丽(左),李甲洙饰李信模(右)
父亲给女主角起名叫“路丽”原因在于这个词在韩语中与“实现”同音,如果韩国人能拿成语起名,大概就该叫“李到成功”、“李开得胜”之类的了。
女主角辜负了独裁者父亲起这么个功利的名字,成了“李途而废”、“李败垂成”、“李上落下”,毕业之后一直找不到工作,终于等到了一个面试的机会因为在地铁上卷入纠纷而迟到,无颜见江东父老想要跳楼,想开之后逃到东南亚去做度假区的服务员。
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李路丽在度假区的上司郑太阳(温洙万饰)“刚刚好”是她之前在地铁上误会为流氓的好心人,在度假区接待的贵宾级客人“刚刚好”是和她分手的前男友和前男友的现女友……
按照周末剧的惯例,欢喜冤家的男女主角之后一定会发展出感情线,爱情总是被韩剧拿来作为倒霉蛋的犒赏,不靠谱程度堪比天上掉糖馅饼。吃不吃编剧发的糖,还要看后续故事编不编得圆。
温洙万饰郑太阳(右)
一对凑合着都过不下去的夫妇、一对为了钱在一起随时可能离的、一对女方导致男方裆部烫伤但还是要倔强地做欢喜冤家的,《准备饭桌的男人》最终还是要给出一对迷惑观众让观众相信世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的男女,而且还是各自带娃重组的姐弟恋家庭,家庭成员的个体多样性也十分丰富。
女主角爸爸退休后选中的国际标准舞教师,刚刚好是男主角郑太阳的妈妈郑花英女士(李日花饰)。郑花英结果两次婚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郑太阳,小儿子金宇柱(宋康饰)。现在的男朋友是年龄小很多,之前做金融现在做厨师的高正道(沈亨倬饰)。高正道的兄嫂在事故中罹难,侄女高恩星变成了“女儿”。
郑花英和高正道十分恩爱,家里的经济状况也相当乐观,戏剧矛盾集中在成长的烦恼上:小女儿思念已故父母,却不敢向叔叔袒露心声;系着柔道黑带的小儿子内心是诗一般的少女情怀,却无法公开自己认真编织时的样子……
宋康饰金宇柱
夫妻、男女朋友、亲子,围绕家庭这个核心能够衍生出的基本关系基本都被《准备饭桌的男人》占齐了,年龄范围也从未成年一直覆盖到退休后的熟龄群体,烦恼多种多样,无论是熟龄夫妻的“卒婚”还是男子高中生的自我性别认知,都颇为超前,起码比动不动就穿越时空、突破次元壁的韩国热门偶像剧要超前。
专注于家庭领域问题创作的编剧金贤珠,在涉猎范围上不敌同档期竞争对手《我的黄金光辉人生》的编剧苏贤京,但凭借对小问题的深度挖掘、通过人际互动营造出的一丝温情、通过为角色配置鲜明甚至略显漫画感的个性加强戏剧冲突,为播出时长长达半年的周末剧注入了一股生机。
李日花饰郑花英
在可看性和话题感上,《准备饭桌的男人》可能不如同期流水的有线台话题周末剧(例如引发国内官方媒体热议的《名不虚传》),或是有周末剧女王加持剧本的隔壁公共台周末剧,但《准备饭桌的男人》难能可贵地揭示出一些问题,这是许多婚姻中的女性察觉到但又找不到合适词汇表达的情感,通过异国语言的表达,观众获得了与剧中人物的共鸣。
无论以何种身份,社会中的人终究难以摆脱家庭,这也是家庭剧成为影视说不尽话题的原因,为失语的家庭中人提供一种表达的途径,或许是家庭题材长篇电视连续剧新的突破点,韩剧做了尝试,分崩离析的家人们如何走向最终的大团圆,静待半年之后句号一样的那个字:完。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准备饭桌的男人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