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一女子轻信土方用白酒涂身止痒,打火引燃睡裙被重度烧伤

钟美兰/成都商报

2017-09-07 08:37

字号
卢德凤被重度烧伤,烧伤面积达到50%。
8月19日,四川成都市民卢德凤起床后感觉身体瘙痒,便用白酒涂身止痒。随后,她套上一件化纤睡裙去厨房打火做饭,不料燃气怎么都打不燃,最后一下打燃了,火苗“嘭”一声窜起老高,将其睡裙点燃……丈夫王学军听到她的叫喊赶来施救,试着撕开她的衣服,然而衣服就像粘在她的皮肤上一样,很难撕扯下来。最终,卢德凤自行将睡裙撕下,随后被送往郫县人民医院救治。据医生介绍,她的面部、手部、颈部、腹部和大腿部烧伤,烧伤面积达到50%,属于重度大面积烧伤。医生提醒,白酒有消毒杀菌作用,但对止痒没有作用,瘙痒原因多种多样,应到正规医院就医,不要轻信土方。
身上涂白酒止痒
打火做饭引燃睡裙

8月19日中午,头天刚上了晚班的卢德凤起床后,感到身上瘙痒难耐,便拿出家里买的散装白酒在身上涂抹了两遍,用来止痒。“在农村都是这样,不管怎么样了,先涂一点酒。”其丈夫王学军说,酒精可以消毒杀菌。
涂完之后,卢德凤套上一件化纤短袖圆领睡裙去厨房做午饭。“打了好几遍火都没有打燃,最后一次突然打燃了,火焰窜起老高,引燃了裙子。”卢德凤说。
王学军在客厅听到妻子的叫喊,赶来施救,并企图撕掉她身上燃烧的睡裙。然而,睡裙好像粘在了卢德凤身上,怎么都撕扯不下来。
王学军心急如焚,转身去卫生间准备提水灭火,等他回来时,卢德凤已将睡裙脱了下来,脸部下颌、颈部、手部,腹部和大腿均被烧伤。王学军赶紧将妻子送到郫县人民医院治疗。
“从起火到脱下衣服,前后不过一分钟,人就面目全非了。”王学军说,不知道是布料的缘故还是酒精的缘故,睡裙像粘在妻子身上一样脱不下来,他撕扯睡裙时,双手也被烧伤。
成都商报记者看到,王学军双手背部布满了斑驳的红色印记。
烧伤面积达50%
预计治疗费需三四十万元

当日12点40分左右,卢德凤被送到郫县人民医院,据其主治医生杜佳介绍,卢德凤的面部、手部、颈部、腹部和大腿部烧伤,烧伤面积达到50%,属于重度大面积烧伤。
“如果抢救不及时的话,可能会引发休克。”杜佳说,医院进行抢救,开通了两条静脉注射,补充患者身体流失的水分。
9月6日,记者在郫县人民医院烧伤科病房看到,杜佳和同事们正在为卢德凤的手部清创,卢德凤的腹部和大腿裹得跟粽子一样,脸部愈合较好。
“从这十几天来看,患者恢复比较好。”杜佳说,目前医院正在采取湿润疗法进行治疗,具体而言,分批次清创,把坏死皮肤组织清理掉,再涂上药膏,等待皮肤生长。若生长得不好,则需取患者背部或者小腿部的皮肤种植微粒皮。
“从目前的恢复来看,不出现并发症的话,预计治疗费用需要30万至40万元。”杜佳说。
通过轻松筹和亲友、社会人士的帮助,目前王学军已收到约11万善款。“我没想到有这么多好心人帮助我们,我们非常感恩。”王学军说,卢德凤今年34岁,他35岁,夫妻俩以打工为生,一个月总收入8000元左右,平生最大奢侈就是按揭买了一辆迈腾车。
“本来下个月就能还完贷款,我跟卢德凤说,平时过得紧巴巴,下个月我们就要过上好日子了,没想到遭受这样的意外,如果治疗费不够,下一步就只有卖房了。”
医生提醒
勿轻信土方 白酒并不能止痒

成都第二人民医院烧伤整形科副主任医师王德怀表示,酒精并没有止痒的作用,只有消毒杀菌作用,而瘙痒引起的原因很多,最好的办法是到正规医院医治,而不是轻信土方。
成都消防相关人员表示,根据此案例描述来看,先燃烧的是酒精而不是衣服,是酒精燃烧引燃了衣服。“白酒含有酒精,酒精就是燃烧物,白酒浓度越高酒精含量越高,酒精有挥发,在靠火源很近的情况下,通过空气传递引燃酒精,再引燃衣物。”该名相关人士表示,面对此种情况,最快速简单的灭火办法不是撕扯衣服,而是用抹布,最好是干抹布快速涂抹身上,以达到将衣物和空气隔绝的效果。而在有酒精的情况下,不适合用水灭火。此外,还可以采用干粉或被子灭火。
“我当时完全依靠本能在行事,着急得不行,如果去卧室拿被子,怕她以为我要丢下她不管。”王学军说。(原标题:信土方白酒涂身止痒 打火引燃睡裙 女子重度烧伤)
责任编辑:徐其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土方,白酒,烧伤

相关推荐

评论(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