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智障青年爸妈陪伴小店自食其力,顾客都说:没关系慢慢来

澎湃新闻记者 姚似璐

2017-09-09 08: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人生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滋味。”正如电影《阿甘正传》中描述的那样,3年前30岁的王正平不曾想到,从小患有智力障碍、一度对工作恐惧的他,会在杭州一家名为“智慧树”的咖啡馆里自食其力,找回生活的自信和乐趣。
王正平在母亲指导下结算营业款。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姚似璐 图
在这间约20平米的小店里,他和30岁的脑瘫青年马肖辉、25岁的唐氏综合征女生王梦婷学会了招呼顾客、收银、做账、煮咖啡、糕点制作。面对他们,顾客们也都格外包容、耐心,总说“没关系,慢慢来”。
9月8日下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走进咖啡店时,王正平正坐在沙发上看账本,母亲郑菊梅陪在一侧。“欢迎光临!”看到有人来,王正平蹭地站起来,有些许紧张,尽管发音不太清晰,但面带笑容。
杭州“智慧树”咖啡馆。
“智慧树”咖啡馆内景。
店面布置得很温馨,米白色墙纸,左侧是收银台和放小蛋糕的柜台,里面有三明治、布丁、巧克力蛋糕等,每份标价12~15元不等;右侧是两张圆桌和五张沙发椅,一旁的花架上放着手工饼干、肥皂。“都是我们自己做的。”王正平挠挠头,有些害羞,不敢与人直视。
澎湃新闻记者点了一杯15元的拿铁咖啡。接过一张100元,王正平低头停顿了四五秒,口中轻声重复着“100减15”,然后拿出计算器,表情严肃地逐个按下按键。
“找你85。”看到计算器上显示的数字,他笑了。一旁默默观察的母亲上前,打开抽屉,取出信封,让王正平自己找钱。
一张20元、六张10元、一张5元,王正平数了三遍,生怕出错。点好单,在母亲的指导下,王正平开始一步步煮咖啡。
王正平在母亲指导下制作咖啡。
“他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学得有点慢,但每一步都做得很认真,按部就班。”郑菊梅告诉澎湃新闻,最初有客人嫌慢时,他会害怕,不敢吭声,现在虽然紧张,但会回复一句:马上就好。不过如今来的大多是熟客,知道情况,没人嫌慢,都会耐心等候。有时找错钱,客人也会笑着提醒“是不是算错了,再算一遍”。
郑菊梅介绍,王正平4岁时从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上不慎摔下,伤了后脑,导致智障。从浙江省最大的培智教育学校——杭州市杨凌子学校毕业后,王正平做过保安、快餐店员等几份工作,但因大脑和手不协调,加上身体平衡性不佳,每个岗位都未做长久。
2014年底,杨凌子学校为给这群特殊的学生提供融入社会、自食其力的平台,联合杭州上城区教育局、民政局和残联开设了“智慧树”咖啡馆,店面房租、水电费等由教育局免费资助,设备由残联购买,员工都是该学校毕业的学生,店内蛋糕、肥皂等都系学生在老师指导下亲手制作。
“近三年来,咖啡馆已经扩张到了3家,成功帮助8位患有智障、脑瘫、唐氏综合征或自闭症的青年解决了就业问题。”“智慧树”项目负责人、杨凌子学校老师朱嘉炜告诉澎湃新闻,最新开张的一家就在学校旁,还专门为在校生提供实习岗位,希望通过模拟职场,帮助学生适应社会,也让公众了解智障孩子的工作能力,给予这一特殊的群体更多接纳和耐心。
“其实我们大部分学生的工作能力并不差,只是和一般学生相比,需要更长的时间适应和融入社会。”朱嘉炜告诉澎湃新闻,但现实是,很多能力较强、进入企业工作的心智障碍青年,通常做不了多久就会因各种原因被辞退,部分企业招纳他们也只是为了享受因此带来的税费减免,并没有给予实质性的工作机会,还有部分家长误以为接触心智障碍儿会传染,要求自己的孩子远离他们,加之杭州并未设立针对特殊学生群体的职业指导体系,所以70%的学生离开特教学校后,只能回到家里,在校学到的动手能力随之退化。
朱嘉炜表示,做“智慧树”项目就是希望让特殊学生有尊严地工作,培养他们自信、独立的能力。
郑菊梅告诉澎湃新闻,自从王正平在咖啡馆工作以来,一直不善与人交流的他,性格变得开朗,对待生活也更有热情。“以前早上总是怎么叫也不肯起床,现在工作日7点不到就自己起来了。”
近三年来,王正平和马肖辉、王梦婷三人,在各自妈妈爸爸的陪伴下,轮流在咖啡店当值两天,周日歇业,平时顾客少时,就在店里练习算账。如今,只要郑菊梅填好存单,王正平还能独立赴银行将当日营收存入账户。
“他们是幸运的,能有一份固定工作,但更多像这样的智障青年只能待在家里。”郑菊梅告诉澎湃新闻,其实他们中的很多人并不笨,只是学得慢、不善表达,希望今后能有更多类似“智慧树”的公益项目,毕竟“最终接纳他们的还应该是社会”。
责任编辑:谢春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杭州智障青年,小店,自食其力,

相关推荐

评论(70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