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振骋:蒙田是个什么样的人

马振骋

2017-09-11 08: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本文根据翻译家马振骋于9月9日在思南读书会《“我知道什么?”——<蒙田全集>新书分享会》上的发言整理。马振骋翻译的《蒙田全集》日前由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
马振骋(中)在思南读书会上发言。主办方供图
我很高兴来到这里。大家平时都见面很多次了,都知道我习惯的位置在下面,今天难得坐上来,心里难免紧张。这个群体是我很喜欢的,大家笑眯眯的,我在大楼里面住了十几年,见面的时候邻居从来没有笑过。
来这里前,一位深圳的记者采访我,里面有一个问题说翻译队伍越来越弱,翻译的地位越来越低,翻译的收入越来越低,他问我有什么意见。我想我有什么意见,我说第一据我所知,翻译队伍越来越弱这个话不对。上次出版社也谈过这个问题,他说现在翻译比以前好,但是的确有人做得不怎么样,但是也没办法。
(翻译)地位是不是越来越低?这也不一定,这个要看个人,你说翻译搞得很马虎的话,名声就不好了。收入越来越低?这个倒是。我上次碰到一个人也说,他说马老师你翻译了一年,拿的稿费还不到花瓶明星在荧幕当中亲个嘴的时间赚的钱多。
马振骋
今天我们来谈蒙田。蒙田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名字,几年前上海国际文学周请了很多外国作家讲座,有一个人也说,马老师你翻的书的作者怎么没有来讲座,我说蒙田在地底下400年了,站不起来了,我说他没有办法过来。
今天我们几个人把它“挖”出来一下,谈谈他的情况。对蒙田不要说你们不怎么清楚,就是我也不怎么清楚,虽然这本书我花了差不多十年功夫翻译出来。这次要做讲座,我又把它看了一遍,也是有很多地方不清楚。没关系,法国人搞了400年,也有很多事情不清楚。
蒙田
蒙田原来不叫蒙田,叫埃康。他们家原来是普通卖咸鱼、卖盐的,没有多少钱。他曾祖父这代发财了,发财以后买了城堡,城堡的名字叫做蒙田。
他爸爸参加过意大利战争,那时候是法国和意大利在打仗。我们平时知道,贵族要三代才能是贵族。我们总是说三代什么意思?第一代要有城堡,接下来三代就不做生意了,他们认为做生意是低级的。三代里面不做生意,过着贵族的生活。什么叫贵族的生活?像电视里面看到的穿着很漂亮,有城堡是主要的。
蒙田的祖父这代已经很注意了,成心想把自己的地位升高。蒙田爸爸参加了意大利战争,他爸爸在意大利打仗打了十年,战争回来以后,他父亲在当地变成了一个名人。他爸爸出生在蒙田城堡里面,1533年米歇尔·埃康(蒙田)出生了。
意大利那时候是文艺复兴,文艺复兴后来就是新思潮。他爸爸非常崇拜罗马文化和意大利改革,所以他回来以后做了很多惊人的事情。第一他把米歇尔送到乡下去跟普通农民一起过日子,在乡下待了几年以后回来。回来以后请一个德国人——不会讲法语的人——做家庭教师,他跟米歇尔讲话完全用拉丁文。蒙田从小就说,他先会说拉丁文,再会说法语,他先知道罗马怎么样,再知道巴黎怎么样,这是他的童年教育。
1548年波尔多有一次暴动,并遭到镇压,镇压得非常残酷,肉都被割下来丢到水里。蒙田都看在眼里。父亲当时要培养他走政治的道路,但是他也没有走。
法国对他的传记也比较乱,也搞不清楚到底他在哪里读的书。后来他与拉博埃西结交,这对他的影响很大。拉博埃西在法国历史上是有名的。到了1562年,这是一个分水岭,因为亨利三世主张宽容,所谓宽容就是允许新教徒存在,贵族中间已经有很多人加入到新教里。这个“宽恕令”对新教徒比较有利,但是最高法院里当权的人都不同意,搞到后来宽恕令里面有几条,比如城市里面有两个教堂的,一个教堂归天主教,一个教堂归基督教。如果没有两个,只有一个,一个白天做,一个晚上做礼拜,而且他们不能在城里做,要在城外做,因为还是受到歧视。这个宽恕令,一部分天主教徒也不同意,在瓦西这个地方一部分新教徒做礼拜的时候,一个元帅从外面进来,看到里面新教徒做礼拜,他就气了,冲上去,一阵屠杀,引起了新教徒的反抗,一直反抗了30多年。法国也说不清楚多少次,后来说八次宗教战争,打打停停,一直打到蒙田快要死的时候才结束。
1568年蒙田爸爸去世了,蒙田是长子,法国贵族就是长子继承,他继承了这个城堡。 之后是1571年圣巴托洛缪大屠杀,这个大屠杀就是《玛戈王后》这个电影里面说到的事情。之后开始宗教战争,宗教战争在法国又叫“三亨利战争”。
蒙田继承了城堡以后,38岁退休,他说我要回到城堡过我自己的生活,让我安安静静过个晚年。其实,到了后来我们知道他没有安安心心过晚年,他晚年就是写东西,后来到了1580年,他的《随想录》第一卷、第二卷出版。
我们也知道,当时法国的贵族是很无知的,家里没有什么书,也没有什么文化,他们讲究的是勇敢,跟着国王去打仗。
接下来他开始了意大利之旅,一去去了17个月。他带了四个年轻人一起去,他是要看看世界和罗马,罗马给他的教育很深。写传记的人说,蒙田从他的家乡到巴黎变成了一个法国人,从巴黎到了罗马,回来变成了一个世界人,思想很开拓。这些都写在第三卷里面。
他在意大利的时候,他的同事写信给他,说“我们已经选举你做市长,请你快点回来”。他原来不想去,他知道官场的事情很混,但是他还没到家,亨利三世写信给他说希望你去报道,他就没办法了只能去做。
他当时跟同事说,我知道你们选举我是因为看在我爸爸的面上。我爸爸当初就做得很卖力,你们感谢他。他说我跟我爸爸不一样,我这个人懒得很,但是我有一条,我见人说人话,绝不欺骗人,我能力能做到多少,我就告诉你我能做多少,但是我可以保证我做到的比我说到的多。
到了1588年出了第三卷,12月吉兹公爵遭暗杀,就是亨利三世干的。那时候传吉兹要代替国王,国王就怕了,国王有一次在开会的时候,他跑到自己的宫殿里面叫吉兹和他弟弟到他那里,一进去就把他俩刺死了。
蒙田就在那里,人家说蒙田对这个事情怎么反应?蒙田很多事情不声不响,就像刚才那个大屠杀也是,在巴黎死了三千人,最后河都红了,外地也死了一万多人。但是他一声不响,这种做法他不同意,但是他又没表态。因为他要明哲保身。
整个《随想录》三卷里面,批判的都是人的缺点,人的弱点,他不说大屠杀怎么不对,但是他又说这种屠杀没有意义,而且得不到结果。他话里有话,有时候比如这个事情在这里,但是他要表达的含义在另外一章,这也是他的一种写法。
1588年蒙田出了第三卷,出了以后过了几年他就死了。死了以后,看他的书起初是默默无闻。但是到了法国大革命的时候,自由思想家用他的话反驳教会。
到了1837年、1838年,圣伯夫是法国最伟大的文艺评论家,他详细地讲解蒙田的《随笔集》,里面最著名的话是看了蒙田的书我们知道“人心没有一个底,只有无数的现象”,人心捉摸不定,到最后怎么样?不知道。
马振骋翻译的新版《蒙田全集》
人心到底回到哪里?这是蒙田这本书真正伟大的地方。写《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作者茨威格说,读蒙田的书年纪不能太轻,经验不能太少,要有很多挫折才知道这个人讲话是什么意思。一个美国作家就说,很奇怪,蒙田到了二十世纪得到世界普遍的接受,这个人很了不起。
但是蒙田这个人有很多缺点,他对人类的进步表示怀疑,对人与人的平等也表示怀疑,有很多都怀疑了,但是他与人为善,而且还有一点他也认为人与人相互折磨、相互斗争是最没意思的事情。
责任编辑:石剑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