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调整两项抗击人民币贬值的措施,机构称或有汇改新动作

澎湃新闻记者 陈月石

2017-09-11 19: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人民银行(央行)自上周五(9月8日)起连续出手调整对此前人民币贬值预期较强时采取的临时性限制措施: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调整到零、并取消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准备金的穿透式管理。
在新政落地的第一个交易日(9月11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在岸市场和离岸市场双双大跌,其中,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16时30分收盘报6.5239,较上一交易日日盘收盘价跌622点,较上一交易日夜盘收盘跌349点,创1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则从6.50一线一度跌至6.53附近。
不过,9月11日更多反映央行意志的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连续第11个交易日升值,报6.4997。
央行近日下发了《关于调整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在境内代理行存放存款准备金政策的通知》,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在境内代理行存放存款准备金从即日起取消。另外,央行还下发了《关于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的通知》,从9月11日起,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也将从20%调整为0。
不过,综合国内外投行的观点,市场倾向于认为,监管层此举意味着其认为人民币贬值预期已经基本消散,更希望通过市场供求改变来影响汇率,未来可能进一步出台新的外汇改革措施。
企业是否大幅增加远期购汇仍需观察
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表示,上述两项政策都是在前两年人民币汇率出现波动、资本流动呈现一定顺周期性的背景下出台的宏观审慎管理措施,考虑到当前市场环境已发生较大变化,上述两项政策有必要进行调整。
征收外汇风险准备金和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执行正常准备金率这两个政策,都诞生于人民币处于较强贬值预期之时。
2015年央行启动“811”汇改调整人民币中间价定价机制,当时央行人民币出现一波贬值。当年8月,央行下发《关于加强远期售汇宏观审慎管理的通知》,开展代客远期售汇业务的金融机构(含财务公司)向央行缴纳外汇风险准备金,准备金率暂定为20%。2016年7月,英国退欧后人民币再度出现一波新动荡,央行出手给政策打补丁,为抑制跨境人民币资金流动的顺周期行为,央行对境外金融机构在境内金融机构存放执行正常存款准备金政策。
收取外汇风险准备金业务范围界定为:境内金融机构开展的代客远期售汇业务(客户远期售汇业务,客户买入或卖出期权业务以及包含多个期权的期权组合业务;客户在近端不交换本金、远端换入外汇的外汇掉期和货币掉期业务,客户远期购入外汇的其他业务);境外金融机构在境外与其他客户开展的前述同类业务产生的在境内银行间外汇市场平盘的头寸;人民币购售中所涉及的前述同类业务。
“现在将外汇风险准备金调整到零,会降低企业远期购汇的成本,不过现在人民币贬值预期消退,企业也不一定会选择大幅增加远期购汇。”一位国有大行国际业务部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
出手时机:贬值基础或已消散
9月8日央行政策出台之际,人民币对美元正在连续大幅升值。
在5月末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机制调整后,人民币对美元从6月起开始大幅升值,从6.86一路升至6.50一线。从8月26日开始,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从6.6579升值至6.5032,10个工作日升1547个基点。
“在市场环境已转向中性的情况下,有必要调整前期为抑制外汇市场顺周期波动而出台的逆周期宏观审慎管理措施,也相应回归中性,以强化外汇市场价格发现功能,提高市场流动性,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央行上述举措的目的是去掉对购汇的临时性限制措施,显示央行更希望通过市场供求改变来影响汇率,而不是亲自干预。
“上周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成连续涨破多个关口,涨幅超过900个点,创下有史以来单周最大涨幅,央行选择在人民币大涨后调降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应该是想表达对人民币走势的信心。”一位城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表示。
中信证券认为,人民币自年初以来便表现出升值势头,8月底以来的连续大涨更是促使央行稳定人民币汇率的决心。央行在此时取消远期售汇外汇风险准备金,表明央行认为人民币贬值基础已经不存在。
鉴于近期人民币走势强劲,澳新银行认为,目前看人民币贬值已经不再是值得担心的事,曾经的贬值预期正转向另外一边。
人民币持续升值趋势告一段落?投行不悲观
尽管在新政落地的第一个交易日即期汇率收跌,但国内外投行对接下来人民币的走势并不悲观。
在央行政策出台后,渣打银行在最新一份报告中上调在岸及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预期,将今年年底在岸及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6.82分别调高至6.55和6.56。
渣打认为,近期人民币强势,反映了美元弱势、市场信心好转及政策支持,预期短期人民币仍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年底前升势将转趋缓和。
申万宏源则认为,在当前稳中有升的汇率环境下,由于远期售汇所用人民币汇率是相对即期贬值的,企业缺乏远期购汇意愿,准备金率降至零并不会带来远期售汇规模增加。该机构认为,基于对中美增速差、货币政策周期分化与收敛、中间价形成机制、美元指数的变化趋势,以及中国的国际收支结构性改善等五大驱动人民币汇率因素的分析,人民币汇率在今年年底前仍处于稳中小幅升值的通道。
中信证券认为,由于外汇风险准备金利率为零,因而银行在售汇时会考虑该风险准备金的机会成本并将其转嫁给购汇企业和个人。随着售汇风险准备金的取消,企业和个人的购汇成本将降低,一定程度上能刺激购汇需求,有助于稳定人民币汇率。
不过,联讯证券李奇霖等人则认为,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整为零,本身就释放出央行稳定人民币汇率的信号,而其实际作用是有利于降低企业的远期购汇成本,未来人民币继续维持如此迅猛升势的概率较小。
汇改新起点?
在调整了外汇风险准备金政策和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执行正常准备金率的政策后,市场开始期待央行的下一次出手。
渣打银行认为,近期人民银行不断上调中间价及放宽资本管控措施,均显示央行在稳定人民币的超调,而人民币的上涨将引领新的外汇改革,减少资本管制将有助市场平衡。
兴业研究更是认为,取消购汇准备金吹响了人民币新一轮汇改的号角。后续可能的汇改方向包括:(1)扩大美元兑人民币日内波动区间至+/-3%;(2)随着美元熊市开启的进一步确认,中间价定价机制再次调整,由即期双边汇率跟随美元指数,转变为有效汇率跟随美元指数;(3)境内人民币外汇市场的深度和广度继续深化,参与者类型、交易品种和交易量进一步丰富。
高盛高华也认为,央行此番出手是为增加中期人民币(双向)波动所迈出的有意义的一步。
“除了反映出对资本外流的政策容忍程度更高外,此举还明确降低了进口商对冲外汇负债的成本。此类套期保值措施将部分抵消灵活外汇机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灵活的汇率机制是中国的政策目标之一。”高盛高华认为。
责任编辑:郑景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