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组揭秘沈阳CS基地杀人案:私拿手机被杀、训练中被勒死

吕洋/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

2017-09-10 19:49

字号
沈阳“CS基地杀人事件”堪比电影情节,此案一经本报报道震惊全国。日前,辽沈晚报联合沈阳市公安局重案组揭秘了此案的细节。
核心提示

2017年5月26日,沈阳市公安局监管支队沈北新区看守所向沈北新区分局刑警大队转递坦检线索,在押人员杜某某举报与其同监舍关押的犯罪嫌疑人秦某某涉嫌伙同他人故意杀人并掩埋尸体。
该线索被沈阳警方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以沈阳市副市长、沈阳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杨建军任组长,沈阳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邓万宏任副组长,刑侦局等多警种支队“一把手”及沈北新区分局主管刑侦副局长任成员的专项行动领导工作小组,组织相关警种成立“5.26”特大杀人案专案组,立即对此案开展侦破工作。
在专案组成员75个不眠日夜的艰苦努力下,至2017年7月4日,4个抓捕小组同时展开收网行动,包括已经潜逃至境外蒙古国乌兰巴托的2名主犯,7名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
第一幕
毒贩举报同监杀人埋尸

沈北新区看守所内,杜某某盘腿坐在床上,无聊地看向监区外面。
“这回事挺大。”杜某某小声嘀咕。这次,杜某某是因为贩毒被抓,“怎么才能早点出去呢?”
正在这时,监舍外传来脚步声,“不知道哪个倒霉蛋被抓了。”
一分钟后,两名管教押着一名年轻男子来到了杜某某的监舍,“进去吧”。
被押男子进入了杜某某的监舍,俩人对看一眼,都是一惊。
刚刚被押进监舍的男子叫秦某某,与两名同伙因为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被沈北警方依法刑事拘留。而在杜某某眼里,这个姓秦的小伙却有着另一个名称——“赤猴”。因为“他杀过人”。
一天后,杜某某趁着一个别人没有注意的机会,偷偷告诉管教,“我有情况要举报。”
杜某某称,代号为“赤猴”的秦某某伙同他人故意杀人并掩埋尸体。
第二幕
“别让他杀我爸妈,我全说”

“赤猴”秦某某,22岁,四川人,审讯室内一直低着头,不敢看着对面这个中年刑警。
单强也没有说话,只是用目光盯着眼前这个叫“赤猴”的小伙。因为他发现,“赤猴”偶尔会偷偷抬起目光,偷瞄自己。
十几分钟后,“赤猴”有些撑不住了,汗水也从额头上哗哗流下来。
“我说可以,但是你们一定要把‘老鬼’抓住。我不求减刑,只是别让他杀我爸妈。”对方的这句话,让干了25年刑警的单强也心里一震,“什么?杀他爸妈?什么人能让他怕到这种程度?”
接下来,“赤猴”秦某某讲述了一个好似影视剧中才会出现的故事。
第三幕
真人CS战队被辱骂毒打不许叫真名

2016年3月,沈阳市苏家屯区姚千户镇一个废弃的精密仪表厂区内,厂区地面上已经杂草丛生,很少有人来,更没有人猜到,这里竟藏着一个秘密的真人CS训练基地。
“都把手机交出来,到了我这里,你们必须服从我,否则只有死路一条。”一个身材精壮的男人跨立站在一行十余人的队列面前,旁边的两人开始拿着袋子收手机。
此时的秦某某站在队列中,眼前喊话的队长,秦某某并不知道名字,只知道他叫“老鬼”。
秦某某顺从地将手机放进袋子。秦某某是从网上看到招募训练队员的信息,然后从四川特意赶到这里,然而这里荒芜的场地、面相冷酷的“队长”和严格的封闭式训练,军事化管理,都让秦某某有些害怕,却什么也不敢说。
在基地里,不允许叫真名,因此秦某某也有了自己的代号——赤猴。
接下来的几天里,除了高强度的训练外,所有队员被要求对老鬼绝对服从,稍有违背其意愿的言语、行为,立即会遭来一顿辱骂和毒打。
第四幕
“违规”拿手机被当叛徒处决
烈日下,穿着厚重的迷彩服训练,或许因为北方气候的不适应,一名队员倒地。
“先把他拖走。”老鬼发号施令,赤猴和另一个代号为“酒保”的队员随后按照老鬼指使,将倒地的队员送到了沈阳市内一个小区的民宅中修养。
“求你了,让我打一个吧。出来这么久,家里该报警找我了。”养病的队员已经多次求老鬼让自己给家里打一个电话,都遭到拒绝,却并不甘心。
“好吧,不许瞎说,30秒必须打完。你们也是。”老鬼终于同意在场的队员给家里打电话,并将手机暂时发还。
“怎么少一个?”看着迅速被收回的手机,老鬼发现了问题,抬眼扫视这些新队员,酒保的兜里好像有东西。
“你竟然敢偷手机!”老鬼大吼一声,抡起脚,一下将酒保踹倒在地,手机正好从酒保的兜里掉了出来。
“带走!”怒气未消的老鬼”指挥两名老队员黑豹、黑鹰将倒地起不来的酒保拖走,不知去向。
第二天一早,赤猴和其他新队员被老鬼用车拉回了基地内一个杂物室。赤猴看到,黑鹰翻出一个白色塑料布,里面竟然是酒保的裸身尸体,上面还能看到血迹及多处伤痕。
接下来,老鬼命令赤猴等新队员,将酒保的尸体抬到基地内一处厂房旁边的废弃鱼池边,然后挖坑将尸体掩埋。
“你们看清楚了,这就是叛徒的下场!”老鬼指着填好的坑,狠狠地教训其他新队员。
第五幕
“对抗刑讯逼供训练”被勒死
酒保被害一个月后,老鬼将另一新队员“耗子”带到其他队员面前,称此人为叛徒。
随后,老鬼将耗子和赤猴秦某某带到一个封闭的房间,并将二人绑在床上殴打,称进行如何对抗刑讯逼供。
连续几个小时的殴打后,耗子被黑鹰打至昏厥。随后赤猴看见,黑鹰竟然找来一条绳子将耗子勒住颈部杀死,也被埋到了长满荒草的废弃鱼池。
原来,耗子此前向老鬼称,可以从黑龙江拉几个陪酒女到沈阳干活,能挣很多钱。
老鬼随后带人跟着耗子乘火车去了黑龙江,但耗子带他们走了两天也没找到陪酒女,还与老鬼走散了。这让老鬼非常恼火,认为自己被耗子骗了,但也只能带人返回沈阳。
谁知几天后耗子独自回了训练基地,老鬼决定找机会杀死叛徒耗子,于是就有了一场精心安排的“对抗刑讯逼供训练”。
第六幕
废弃鱼池挖出两具尸体

审讯室内,秦某某的叙述让做记录的预审民警也咂舌不已。
“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问‘老炮’和‘铁牛’。”秦某某所说的这两人中老炮杜某,24岁,山西省静乐县人;铁牛辛某,25岁,安徽省阜阳人。两人是秦某某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的两名同案嫌疑人,也被押在看守所。
秦某某称,这两人是其CS训练基地的队友,也是两起杀人案的当事人。
“这小子说的是不是真的?”“这个叫老鬼的又是谁?”带着疑问,单强立即组织提审押在不同监区的老炮和铁牛。
“因为押在不同监区,不可能出现串供的可能。”经过审讯,老炮和铁牛交代的情况与秦某某所供述内容基本一致。提审时指认埋尸地点,三人均指向废弃仪表厂房边的鱼池。
5月27日当晚,单强立即率市、区两级刑事技术人员连夜赶到现场,挖寻尸体。
第二天上午9时,杂草丛生的鱼池边上,一具男尸被挖出,身上还裹着塑料布;下午3时,另一具男尸也在同一地点被找到。
第七幕
7人潜逃 两人逃至境外

随后,专案组立即核实两具尸体身份,并对涉案人员身份展开调查。很快查实:
被害人黄某某
男,32岁,黑龙江哈尔滨人,绰号耗子
另一被害人“酒保”疑似兰州人
同时查出其他涉案嫌疑人:
老鬼
CS训练基地队长杨某某
男,31岁,沈阳皇姑区人
黑鹰
董某某,男,22岁,河南省罗山县人
因故意杀人罪被石家庄警方立为网逃
曾使用名为富某某的假身份证继续犯罪
猴子
刘某,该CS训练基地副队长
男,29岁,安徽省宿州人
老鬼女友
吴某某,女,22岁,黑龙江省大庆市人
老铁
孙某某,老鬼的朋友,男,28岁,铁西人
雷子
白某某,男,24岁,黑龙江省克山人
秀才
李某某,男,26岁,天津市宁河区人
骆驼
宋某某,男,19岁,甘肃省兰州市人
黑豹
丁某某,男,30岁,河南省淮滨县人
水蛇
杨某,28岁,安徽省蚌埠市人
警方调查发现:
老鬼、秀才二人已潜逃至境外蒙古国;老铁、黑鹰、雷子经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辗转潜逃至二连浩特市。
并且,两伙潜逃犯罪嫌疑人之间有联系,老铁、黑鹰、雷子极有可能也出逃境外到蒙古国与老鬼、秀才会合。
第八幕
割腕自残逃避抓捕

为了不打草惊蛇境外潜逃的主犯,专案组审时度势,果断出击。
2017年5月30日,单强带领20余名警力,组建多警种联合抓捕小组,驱车1400多公里前往二连浩特,克服当地天气炎热、水土不服、饮食不适等诸多因素,高效展开工作,24小时不间断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侦查,并伺机抓捕。
经过44天奋战,在二连浩特公安紧密配合下。2017年7月4日,在当地一家宾馆中,单强等人成功将犯罪嫌疑人“老铁”孙某某、“黑鹰”董某某、“雷子”白某某抓获归案。
由于案情重大,专案组迅速将线索上报至公安部刑侦局并请求协调蒙古国对犯罪嫌疑人“老鬼”杨某某、“秀才”李某某进行抓捕。
2017年7月5日,由沈阳市公安局刑侦禁毒局会同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刑侦局等组成境外抓捕协调工作组从二连浩特市驱车前往蒙古国乌兰巴托开展工作。
期间,两名犯罪嫌疑人为逃避追捕曾经更换一次藏身地点,但三天后成功被警方再次锁定。最终确定犯罪嫌疑人杨某某、李某某在乌兰巴托一别墅内。
但当地警方对二人进行抓捕时,发现两人畏罪自残,已经割腕。成功抓捕后,二人被留置在当地医院治疗。
2017年8月11日下午4时许,蒙古国移民局在我国二连浩特市将完成治疗的犯罪嫌疑人“老鬼”杨某某、“秀才”李某某移交给沈阳警方。
专案组已于8月13日成功将两名犯罪嫌疑人押解回沈。同时,另一犯罪嫌疑人绰号“黑豹”的丁某某于2017年7月14日在位于杭州萧山区新塘街道西许村暂住地被抓获。
至此,“5.26”特大杀人案经过单强等专案组成员75个不眠日夜艰苦努力正式宣布告破。
目前,杨某某等犯罪嫌疑人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本文原题为《拿手机被当叛徒“处决”、“训练”中被勒死!沈阳警方披露CS基地杀人案细节!案情比影视剧还可怕!》)
责任编辑:刘霁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CS基地 杀人案

相关推荐

评论(3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