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报告:三年前接受下体移植的男性已恢复正常功能

澎湃新闻记者 王盈颖

2017-09-11 21: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年前,非洲的割礼让18岁的他不幸感染,失去阴茎。3年后,他成为了世界上第二例接受阴茎移植手术的人,术后两年康复良好,生理功能完全。
在今年8月,在期刊《柳叶刀》上,实施这次手术、来自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学和美国康斯威星大学的医生团队公布了他们对这位男性术后长达24个月的随访报告。
令人欣喜的是,术后24个月,这位男性不仅在最大尿流速上处于正常水平,而且在国际勃起功能指数(IIEF)上和正常人相近,有规律的性生活。这位男性的妻子成功怀孕,但胎儿没有幸存,原因不详。
不仅修复排尿功能,还修复了性功能,这无疑给因割礼、战争、疾病、意外等失去阴茎的男性带来好消息。“这份案例报告给予那些阴茎严重受伤或缺失的患者希望,他们总是无声忍受,难以开口。”随访报告的末尾写道。
此前,较为传统的阴茎重建,是用患者自体的皮肤、组织“搭建”空有外形的假体,无法修复实际生理功能。而医生为这位患者实施的是带血管复合异体移植术,简而言之,将捐献人的阴茎整体和患者“拼接”。
移植手术
接受移植手术的患者可能出现并发症,将伴随术后终生的免疫排斥反应,还可能有心理负担。2014年,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学教授André van der Merwe领导的团队准备开展这一手术,进行了仔细的志愿者筛选,他们希望把这些风险降到最低。时年21岁的这位男性是12位候选人中被认为最适合这次手术的。
实施前,斯坦陵布什大学的伦理委员会批准了这一手术。
捐献者是一位已经医学宣布死亡的36岁男子,在捐献者死后的4分钟内,医生将阴茎取下,低温保存16个小时。此后是最为复杂和精细的重建过程,使用的是带血管复合异体移植术,将捐献者阴茎中的血管、神经、尿道等,悉数和患者的对接、贴合,这一过程耗时9小时。
阴茎移植手术概述。来源:《柳叶刀》报告,汉译:微信公众号“DeepTech深科技”

结束手术后,并非一帆风顺:术后8小时,患者出现了动脉血栓;术后第6天,患者出现了血肿和部分皮肤坏死。好在,这些都是小波折,都在医生的紧急应对下顺利过关。
1个月后,患者出院。并不听医嘱地,在出院1周后完成了术后第一次性行为。从术后3个月后起,患者开始进行规律的性生活。尽管在术后8个月时,患者的皮肤感染过病菌,但总体而言,术前术后的测试量表对比结果显示,患者的生活质量得到了显著的提升,身体和心理状态得以改善。
值得提醒的是,异体移植都面临着终生免疫排斥的问题,患者需要一直服用抗免疫排斥的药物,而这些药物可能给肾脏等带来负担。
移植需求
阴茎丧失,不仅影响正常生理活动,而且为患者带来沉重的心理负担。因为过于隐私,这一群体鲜为社会关注。
在非洲,作为男性的一种成人礼,割礼在没有严格消毒措施的情况下,用不卫生的器具实施。据医院统计,在南非,每年有250位刚成年的男性,因割礼引发感染,导致不同程度的阴茎切除。仅南非的东开普省而言,2001年至2005年有107位男性因割礼被迫切除阴茎,另有177位因此死亡。
不仅是割礼,还有战争导致的阴茎丧失。有统计数据表明,美国有1000多名从伊拉克和阿富汗归来的士兵在等待阴茎移植手术。
此外,也有因为阴茎癌等疾病而不得不切除的。比如,2016年,美国实施的首例阴茎移植手术,就是在一位因阴茎癌而切除的64岁患者身上。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涉及部位和功能特殊,阴茎移植比起普通的器官移植而言,有着更多的伦理争议。这些争议不仅是来自社会,还有患者自身对外来移植物的接受程度。
2006年,中国完成了全球首例阴茎移植手术,但因为术后患者和患者妻子心理上无法适应,原本已经成功的移植手术,不得不在术后10多天进行了摘除。这引发伦理风波。
另一方面,André van der Merwe正在努力迎着伦理之争而上。在《柳叶刀》的报告里,他透露,已经在2017年4月顺利完成了他们第二例阴茎移植手术。
5月,André van der Merwe在美国临床实验数据库ClinicalTrials.gov注册,招募新的患者进行移植手术。招募对象为18岁至40岁阴茎缺失的患者,暂不接收有变性需求的健康人。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移植手术,南非,柳叶刀,澎湃,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