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科学家呼吁:摆脱黄禹锡丑闻,解除人类胚胎研究“禁令”

房琳琳/科技日报

2017-09-12 07:45

字号
在韩国干细胞科学造假丑闻发生十多年后,该领域科学家加大了对政府的压力,要求放宽对人类胚胎研究的严格规定,以及解除对研究的“禁令”。
日前,在首尔举行的韩国国家生命伦理委员会与卫生福利部的公共论坛上,11名研究人员和学者受邀讨论该国生物伦理政策对研究的影响。与会人员认为,应尽快推进相关法律的修改,以促进韩国科学界在人类胚胎领域的研究,和由此带来的对新型治疗方法的探索。《自然》杂志对此事给予了关注。
起步就“摔跤”
2004年,首尔国立大学的吴素红宣称,从克隆的人类胚胎中产生了人类干细胞。为了回应公开辩论,韩国的“生命伦理与生物安全法案”在一年后生效,对人类胚胎研究做出限制,只有那些从国家生物伦理委员会获得执照的科学家才能从事这方面研究。
最初,黄禹锡团队是唯一获得授权的。紧接着,2006年,他的结果被发现是伪造的,黄禹锡本人也因贪污和生物伦理学等违法行为被判刑。
尽管对人类胚胎研究的规定在丑闻发生前就制定了,但许多人认为,新的研究工作却因此陷入停滞不前的状态,这相当于对韩国胚胎研究实行了事实上的“禁令”。
只剩一个团队
丑闻之后,唯一获得胚胎干细胞项目研究执照的,仍然只有一家,变成了首尔大学发展生物学家李东力领导的科研团队。
李东力说,在韩国,他的团队仅限于使用经低温冷冻的体外受精的剩余卵子。但是,用冷冻卵子降低了插入另一人DNA的克隆技术有效性,从所得到的胚胎中获得干细胞尤为困难。科学家更倾向于使用直接来自捐献者的新鲜卵子,而韩国的法规迫使他去国外继续研究。
2014年,李东力团队报告了对人类胚胎干细胞的克隆工作,但实际上,它是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的CHA卫星设施进行的,使用的是美国捐献者的卵子。当时,美国对胚胎干细胞的研究,并未受到联邦法律的限制。
李东力希望韩国的法律得到修改,以便本国研究人员能获得捐献者新鲜的卵子。
法规“落伍”了
金秀洙是韩国大田基础科学研究所基因组的工程师,他在论坛上说:“现有法规是在最先进的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流行之前制定的。在韩国,这种最新工具可以用于人体以外的细胞,但不能用于胚胎或人体细胞中。”
金秀洙提出,CRISPR-Cas9技术可能治疗一系列疾病,在临床和胚胎检测中都大有用武之地。更重要的是,包括中国、美国、英国和瑞典在内的许多国家,已经允许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实验。
对此声援的科学家认为,解除“禁令”,不仅仅是恢复了利用韩国捐献者卵子的便利,更会鼓励科学家研究东亚人群的遗传疾病发展机制。
在论坛召开之前,当地媒体报道说,一个由政府组织的研究人员、伦理学家和宗教学者组成的小组,正在游说政府结束对人类胚胎的研究限制。
但一些生物伦理学家却警告政府,不要在没有公开咨询的情况下,试图对法律做出改变。卫生福利部的生物伦理部门告诉《自然》杂志新闻团队,并没有计划修改现行规定。
修改法规可能需要数年,但与会科学家认为,公开听证会的召开,是向这个漫长之旅迈出的一大步。
(原标题:摆脱黄禹锡丑闻 拥抱基因编辑技术)
责任编辑:韩声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