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的浮华表面下,是《宫心计》的幼稚内核

阿之

2017-09-14 10: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同盟》大概是文伟鸿晋升为TVB一线监制后,原创色彩最浓厚的一部剧集,也是最能体现他真实创作水平的一部剧集。会这么说,当然是因为《使徒行者》和《城寨英雄》都曾经因为抄袭风波而被推上风口浪尖。
《同盟》剧照
文伟鸿在TVB监制的前两部剧集《使徒行者》和《城寨英雄》,都成了TVB当年台庆颁奖典礼的最大赢家,遥记得2014年年中的时候,《使徒行者》在内地的点击率超过了十亿,片方还在微博和视频网站上与网民们积极互动,邀请网民参与剧情走向的竞猜,文伟鸿微博下面的留言,亦有TVB的同事或前同事,早早地预祝他年底在台庆颁奖礼上大获全胜。如今回首往事,觉得《使徒行者》后十集的烂尾,简直可以成为大数据使用跑偏的反面教材。
没烂尾前的《使徒行者》,故事框架倒是精雕细琢,涉及到抄袭的,都是具体的某个场面,比如爆Seed和阿火在社团聚会上抢长虹,每次爆Seed叫价都会被阿火以高于一分钱的价格继续竞投,这个情节十足照搬了当年《古惑仔3之只手遮天》里,洪兴社和东星社抢长虹的情节;而阿钉成功打入“宋先生集团”当卧底,成为议员的下属去和新界当地居民谈判丁权的问题时,则照抄了彭浩翔电影《低俗喜剧》。
至于《城寨英雄》,甫一开播,就被漫画《九龙城寨》作者余儿指责抄袭,具体到镜头的分镜、人物的设置和造型和故事走向均照抄漫画原著。《同盟》开播至今已接近尾声,尚未听到有抄袭的指责,可是从场面到故事情节,也是这三部剧集里最弱的一部。
《同盟》在一个看似很庞大的格局下,有着极其简单的矛盾对立关系。作为一个多变的地下联盟,“同盟”的对外目标始终不清晰,而对内的目标,则始终是勾心斗角,几大盟约集团的主营业务和在“同盟”里的内部职权则始终不甚明朗。哪怕作为“同盟”核心的令氏集团,除了知道有个地产部以外,甚至都不知道其生意范围主要覆盖到哪几个方面。
延续了《使徒行者》的高开低走,《同盟》第一集便来个双线叙事,抛下个重重的悬念:同时在台湾和香港两地发生的故事,竟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而她们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画风——充满市井气的薇姨看似忍辱负重,却有着职业杀手一般的好身手,令熊则一副见惯大风大浪、随时能扭转乾坤的女枭雄模样。
高子杰(陈展鹏饰)被养母薇姨(鲍起静饰)独自抚养成人,在台湾海边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平时则靠经营民宿和教潜水维持生计;令熊(鲍起静饰)是香港令氏集团的掌权人,同时还是“同盟”集团的最高首领,不但运转的生意额大得让人瞠目结舌,同时也积极投身政治事务。
但不像《使徒行者》的“找卧底、抓黑警”、《城寨英雄》的“除恶霸”,《同盟》的核心故事线缺乏一个贯穿始终的最高任务,或者说,压根就没有核心故事线,核心矛盾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主创“一环扣一环”的目的没有实现,虽然一环接着一环可是这环却没有扣住。
可是这个双线叙事并没有维持多久,随着薇姨被不知名杀手灭口,高子杰和令熊派来的女狙击手清欣(胡定欣饰)一起逃到了香港,台湾的故事支线便迅速夭折,接下来的故事,则主要发生在香港。观众很快地知道了高子杰是令熊的亲生儿子,而接下来的悬念则成了薇姨和令熊的关系,以及高子杰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
台湾分支的故事线宣告夭折后,香港这边“同盟”内部则展开了看似激烈实则不痛不痒的“宫心计”般的夺权。一开始“同盟”内部有令熊、韦磊、戴七三足鼎立,随后戴七被杀,“同盟”则几乎成了令熊与韦磊两派的斗争。
为了让令熊和韦磊(郭峰饰)的斗争更复杂更具可看度,他们的子女被设置成了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苦恋——令熊的养子Kent(陈山聪饰)和韦磊的女儿Kate(姚子羚饰)相恋多年并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而Kate也在令氏集团担任公关主任。看到后来更让人觉得儿戏的是,原来令熊与韦磊早不睦已久,是为了成全子女的恋情,韦磊才屈就与令熊组成了同盟。如此妇人之仁的行为真不知道如何匹配被尊称为“韦爷”的枭雄人设,而Kate几乎是全剧价值观最统一、最贯穿全剧的人——面对爱情和亲情,她始终是站在爱情那一边。
关于悬念不痛不痒的转折还在继续:戴七死后,高子杰知道了自己是令熊亲生儿子的身份,并斥责令熊杀人的残忍行为,母子二人就陷入了“你杀了人!”“我没有!”的死循环中,随后这母子二人的苦情故事摇身一变成了翻版《教父》——《教父》里小柯里昂一开始排斥黑帮生涯,可是为了家族道义,还是走上了黑帮的道路。高子杰一开始也不愿意接受这位游走于黑白两道的枭雄母亲,后来却和小柯里昂走上了同样的道路——不过他的心路历程转折点是啥?
主创为了让韦磊在“同盟”内部夺权的故事更复杂,不断地在故事中引进土豪陈万辉、议员柳泽成、泰国游击队首领Johnny Cap等人与令熊核心团队对峙(核心成员包括高子杰、Kent、Kate、清欣、保镖易先生),对峙过程中,令家与韦家这两个大家族的非主干家族成员都曾因受到利益驱使而对自己的亲人猜忌、算计(这些人包括令熊的弟弟、妹妹、两个侄子,韦磊的两个儿子和儿媳)。
比如在抢夺陈万辉的钻石那一集里,大概有大半集的篇幅,说的是韦磊的两个儿子如何相互猜忌,而在猜忌日益白热化后,以警队和令氏家族的冲锋队对陈万辉的枪击围剿宣告结束。说到这,不仅想吐槽《同盟》里那“土豪味”十足的枪战场面。《同盟》不比银河映像出品的电影,保镖在老大身边的站位、每个人拔枪的次序、配枪的型号都隐藏着诸多线索,《同盟》看似是藏着《使徒行者》《城寨英雄》那样,把电视剧当电影拍的野心,可是枪战的场面还是看得出浓浓的抠图效果。
《同盟》这几天也进入了尾声,让人大失所望的是,《同盟》又走了《使徒行者》的老路,让几位警队、政界高层组合起来,成为一个对抗“同盟”的执法部门黑势力“Rainman”,与《使徒行者》里的“宋先生”如出一辙。可是为何要剿灭“同盟”,“Rainman”亦是语焉不详。以及令熊早前说的“同盟离我的理想还很远”,这都马上要收官了,令小姐您的理想究竟是什么呢?又要通过拍摄院线电影来告诉观众吗?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同盟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