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成都国际书店论坛:书店会变,但一直会存在

澎湃新闻记者 杨宝宝

2017-09-13 09: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7成都国际书店论坛的闭幕论坛。
书本传递了人类文明和经验之中最美好的部分,这也是为什么面对网络信息的爆炸,很多人忧心书在未来的命运。我们担忧的并非只是书本的没落或消失,更多的是人们阅读能力、阅读意愿的消退。
9月10日,在2017成都国际书店论坛的闭幕论坛上,作家杨照提出了一个问题:“在今天这样的环境下,我们可以用什么样的方式,通过书和书店,不止是继续延续这美好的阅读、让它变成未来人类经验始终不会消失的一部分,而且有没有可能面对下一代、面对未来,让更多人能够拥有阅读的能力,能够喜欢阅读?”
五位嘉宾参与了闭幕论坛:法国书店协会主席马修·德·蒙查兰,方所总顾问廖美立,日本作家吉井忍,中国先锋书店创始人钱小华,四川省图书馆馆长何光伦。他们从各自的角度分享了在“后书店时代”,书店应该如何把阅读这件事传承下去。
书店不止要提供知识更要生产知识
阅读变得越来越多元化,人们获取知识的途径也在增多。廖美立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书店也该做些改变,不仅仅满足于做陈列售卖图书的图书超市,更应该尝试去成为知识的生产者。
“一定要让书店的场域有启发力。”这是廖美立最为强调的部分,“现在创建一个书店,不能从传统的图书分类来做它,一定要把你自己当成一个杂志和媒体的主编,你是总编辑。”
一家普通规模的书店一个月的新书就有上千种,书店管理者应该有能力消化这些资讯,将之变成新的知识传达出去,启发读者,“尤其在互联网竞争情况下,线下书店一定要做到有启发力,有了启发力,书店才有诱惑力,才会形成自己的读者群。”
书店中的图书涉及各个领域,人文、建筑、影视、摄影等都包括其中。这是书店独特的优势,在举办交流活动时,书店的选择也是多样的。这时,有一群好的图书策划人,就可以把诸多资源整合,生产出新的知识。
“现在的书店一定要有文化活动的策展能力。” 廖美立表示,如今很多书店除了书店本身的业务,也开始帮别的机构去策展很多文化活动。这也是书店生产付费知识的表现。
蒙查兰认为书店应该注重读者群的世代差别,找到自己的定位。他特别提到应该把儿童放在关注的重点,“书店其实就是教育的一部分,它可以让孩子们读到更多的书。如果可以把书给到孩子,那么我们就可以创造更多的未来,如果他们不读书,可能就会沉迷于网络或者其他的社交媒体。”
蒙查兰认为书店可以和学校和图书馆合作,有意生产这方面的知识,引导和培养儿童读者,“在法国,我们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读者量并没有降低的原因。”
日本作家吉井忍
书店应该保持差异化
在中国,一年出版大约26万种新书,加上往年的书籍,可供读者选择的数量是惊人的。如此多的书籍,网络书店在陈列上显然有着比实体书店更大的优势,但实体书店的独特之处在于,可以为读者提供更多差异化的选择。
吉井忍在中国生活多年,她第一次来中国是20年前,呆了一年学习汉语,所到城市正是成都。20年后重回成都,吉井忍觉得这座城市经济发展迅速,但20年前感受到的当地风格变淡了许多。
吉井忍用这一感受比喻互联网书店和城市书店的关系,网上购书虽然更便捷选择也更多,但更商业化、也更千篇一律,而城市书店、社区书店虽然不够全面,却可以和所在地结合,做得更有自己的味道。
“所以我觉得,城市中还是需要很多书店,因为书店可以给作者或者出版商很多机会把书推出去,可能这本书这家书店不能接受,另一家店就喜欢,可以把你的书推出去,或者说为你的书做活动。所以我觉得,一个城市、一个社区小的书店越多,整个城市的宽容性和多样化就越大。我们生活在越来越平均化的社会里,城市里还是需要更多的小书店。”
对于小书店势单力薄,生存压力大的问题,蒙查兰认为可以用抱团取暖的方式解决。他所在的法国书店协会代表着650个书商,其中每个书店都是独特的。他认为书店在保持自己独特性的基础上,不妨学会协同作战、共同经营,这样才能提升读者数量,与连锁书店和亚马逊分庭抗礼。
“我们必须要共同协作来创建独立书店的合作关系,它可以让我们提升书店的力量,并且可以促进独立书店的发展,让它们在社会上发声,而且还可以让它们对读者产生更大的影响。”
蒙查兰认为,当有了一个强大的书商联盟,更多独立而特殊的书店,就会在各个地方出现。这对图书业和读者提升都有很大帮助,“读者来找自己心仪的一本书,会变得更加简单,价格也会更便宜,读者群也会提升。”
先锋书店创始人钱小华。
让书店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前些年小书店有一阵关店潮,实体书店的生存成了被热议的话题。而参加论坛的嘉宾都认为,书店未来形态会改变,但绝不会消失。
先锋书店是最早成为城市地标的书店之一,南京五台山店面积巨大的地下空间成为很多游客去游览的城市一景。
“未来,我想书店不但不会消亡,而且会加强。”先锋书店创始人钱小华认为,在我们身处的时代,书店实际上成为了一个城市的公共景观、社会景观、记忆景观,“它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城市因书店而著名。”
钱小华认为未来可能有三种社区书店的形态,“第一种是生活形态的书店,是书咖时代的来临,我想未来就像星巴克一样,到处都能看到昏黄的书光。”
“第二种是管家书店,就是书店做文化服务商,做文化管家。写字楼、公司、银行邀请书店资深的人帮他们做书店形态的公共空间,对方买单,书店只出品牌和服务,未来的书店很多表现为公共空间、公共精神的场所。”
“第三种是共享书店。不卖书只租书,利用这个空间举办活动,即使不收费,每个人点一杯咖啡也能解决成本的支出。”
通过这些形式,书店变了,但将一直存在,以更深入的方式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结合起来。钱小华觉得未来的书店,就是重建一种公共的社群,书店所做的一切就是为这个社群而服务。书店如今不该做成只卖书的“硬邦邦的书店”,而是要要成为公共空间、公共精神、公共关怀的流动场域,“绝大部分做得比较好的书店,都是活动和品牌价值居高的书店,就是一个能量场。”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