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把《最后的生命》这部网剧当作韩系音乐录影带吧

戴桃疆

2017-09-14 15: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亚马逊新推出的网络剧《最后的生命》严格来讲并不属于日剧最热衷搞的“双男主模式”,也就是说这部剧中两位各占海报一半的男主角仍然是有主次位阶之分的。
从海报的站位上看,松田翔太在左(前),从片尾的演员名单上看,松田翔太的名字也是排在第一位的,是名副其实的“男一号”,但就在网络剧中戏份所占的比重和人物的重要程度看,松田翔太远远比不上“男二号”李泰民。
加上片尾李泰民演唱的韩式流行歌曲风片尾曲,整部《最后的生命》就像是超长时放送版本的音乐录影,SHINee成员李泰民出的十集单曲。
李泰民饰演宋敏俊
那些衬托男二号帅气的面庞、挺拔的身姿采用的慢镜头和特写外加大特写,那些为了表现男主角的智慧使用的时而摇晃时而失焦的镜头、蒙太奇和叠加影像,都是韩国流行组合“神话”当红的年代偏好使用的,而那些发生在犯罪现场的打斗场景,同样也再现了一个时代韩流男团音乐录影的风格。
在这部剧情稀松、推理稀烂、节奏细碎的网络剧中,松田翔太饰演的男主角长期保持一种对李泰民饰演的男二号身份一无所知的状态,表演方式完全参照了《权力的游戏》中北境之王琼·斯诺,维持着一种周围人都知道得比他多,但身为男主角除了第一时间冲上去勇斗歹徒却啥也不知道的状态。
只有将《最后的生命》脱离网络剧的范畴,以长篇连续音乐录影的角度进行评价,才能合理解释为什么松田翔太会处于这样的一种状态和这样一种位置:他是李泰民音乐录影的男主角,服从于李泰民的需要。
松田翔太饰演川久保稜
故事始于一次接机任务。松田翔太饰演的男主角川久保稜名字发音虽然和知名服装设计师“川久保玲”一模一样,职业却大相径庭,是一名刑警,被安排执行一项特殊:与美方完成交接,将一位特殊而又非常重要的人物安全送到目的地。
途中,两人一车组成的护送队伍遭遇伏击,护送队配置简约又简单而且还简陋,车不防弹也不防侧翻,在副驾驶中弹、车发生侧翻之后,幸存下来的男主角和男二号完全靠着特异功能和运气躲过一劫,并顺利地制服凶手,遗憾的是嫌疑人死亡,未能获得团伙犯罪的其他线索。
虎口脱险的二人正面临着巨大的危险和索命的疑团,就在此时,男主角的上司通知衣服上血还没开始变干的男主角以及经历了一番打斗衣服没脏、头发都没乱的男二号前往一桩爆炸案的案发现场协助配角们侦破案件……
聪明的观众朋友们已经发现问题所在了:哪里有保护者会将被保护对象置于险境的?况且这个被保护者后面还跟了一屁股的杀手,随时可能丧命甚至可能威胁到在场其他无辜警员的生命,日本警方为被保护者提供食宿就有权要求其协助破案?
不过,音乐录影的叙事深究起来大多不怎么要求逻辑的严谨性。总之,帅气、有形有款的男主角和男二号每次都面临着被暗杀的风险协助一群只会围绕着造型血腥的尸体描状物的配角破案,现场一定发生有威力很强的爆炸,男主角和男二号的生命也一定会在现场直面致命危机……
如果不是冲着欣赏两位男主演的脸,真的不如把宝贵的时间拿来支持国产电视剧和网络剧或是其他国家影视作品。
李泰民饰演的这位看上去很像男一号但实际上是男二号的角色宋敏俊,原本是美国一所医学院的学生,因为参与一场医学实验而模糊了记忆、改变了人生。
这场饰演的主事者是宋敏俊的美国同学。为了研究和开发人脑潜能,这位野心勃勃的美国同学偷走了爱因斯坦的大脑,并且毫无专业性可言地将伟大科学家的大脑像切早餐切片面包一样分割成均匀的等份泡在福尔马林液里。大概是受到了爱因斯坦的垂爱,这种科学道德水准和智商的同学居然意外地发现了激活并提升人脑认知水平的奥秘,且在临床试验的过程中也成功地改造了宋敏俊。
宋敏俊同学就这样倒霉地告别了他心爱的日本恋人,告别了他青葱的学生时代,成了一个见微知著、认知能力超群的超能力者。
宋敏俊学生时代的恋人辻佳菜(泷本美织饰演)原以医学为志向,宋敏俊离开后放弃了医学理想,回到日本经营一家简餐店,做医院院长的父亲屡次提出希望佳菜回归医学界接管医院,碍于无法直面失去宋敏俊的痛苦,佳菜断然拒绝了父亲的请求。
与此同时,对宋敏俊仍在人世的消息毫不知情的佳菜意外卷入了街头人质劫持事件,营救她的不是别人正是男主角川久保稜。
像佳菜一样,外表看上去深沉冷酷的川久保稜也背负着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儿时由于家贫,遭到母亲抛弃的川久保稜与更加年幼的弟弟相依为命,弟弟不幸患病,束手无策的川久保稜最终只能独自埋葬了弟弟……
这些各自都有一段复杂个人历史的角色,或将共同面对险恶而又莫测的未来……虽然拍出的效果实在让人期待不起来。
泷本美织饰演辻佳菜(左)
靠男主角特异功能破案的《最后的生命》在选题上紧跟时代潮流,国际恐怖组织犯罪这种超越一般凶杀的犯罪其实还挺适合组建跨国组织加以对抗的,在这点上为日本警方引入美国回来的韩国外援提供了一定的合理性。
但在编排故事的时候,“合理性”这种既不能辅助偶像系韩流男星保持英俊帅气形象,又可能逼偶像系韩流男星说太多日语台词的原则不要也罢。
《最后的生命》愉快地放弃了“合理性”、“严谨性”等刑侦题材应该遵守的基本原则,主要靠镜头切换和男主角慢动作进行玄学推理,在编剧的安排下顺利的解决问题,之后被问起时冷淡地提起几个关键词暗示一下就可以了,其他时间就静静地坐在布置简单到简陋的安全屋里望着时而失焦、时而摇晃的镜头陷入无尽的韩式自然系护肤品广告同色系回忆中……
不是对任何国籍的偶像系明星有意见,但纵观各国影视作品,能够得出的一个普遍结论是:有偶像出演的剧,往往总体质量都不如没偶像出演的剧好。
算上这部莫名其妙的《最后的生命》亚马逊独立推出的网剧也有三部了(野田洋次郎主演的深夜档《月租百万的女人们》是亚马逊和东京电视台联合出品的),之前的《东京女子图鉴》整体风评不错,之后园子温导演带有鲜明个人风格的作品《东京吸血鬼旅馆》虽然故事讲得像被吸血鬼咬过的尸体,仍能看出导演在努力表达一种对人性的体察,到了《最后的生命》这里就要命了,除了看脸别的什么也看不到。
偶像出演影视作品,受众指向就很明确了,制作目的也从创作转向了服务特定的目标观众群体,尤其是付费观看的网络剧,只要服务好特定的目标观众群,并不试图通过创作好剧扩大受众,也似乎也能从一个侧面揭示,为什么有偶像出演的影视作品,往往在其他方面表露出一种近乎于糊弄的态度。
拿着男一号剧本出演日剧的李泰民在剧中展示了韩流偶像的行走坐卧姿态、展示了韩式英语和韩式日语,展示了陷入回忆的迷茫、展示了对自我身份存疑的无助,就是没有展示出角色……如果他是你中意的欧巴,上述这些想必你也不会介意。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最后的生命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