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合作银行:各国央行已经没有可信度,美联储应停止加息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2017-09-14 16: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央行的最后一张底牌应该是什么,这个底牌会有什么风险?
9月13日,荷兰合作银行金融市场研究部全球主管Jan Lambregts与亚太地区金融市场研究部主管Michael Every在北京展望全球金融市场,以“最后的底牌”为主题展开了讨论,他们评估了各国央行的政策及其对市场的影响。
Every指出,当前全球市场不仅非常稳定,而且非常繁荣。股票市场的波动性正处于历史新低,而且外汇市场的波动性也在不断下降,所有市场都非常冷静,似乎没有任何风险。但是Every强调,越是没有风险时,人们越容易做出错误决策,所以波动性越低有时候风险越高。波动性低的原因在于,央行希望没有任何风险,所有的央行都在购买大量的资产,从而支持全球的市场,一旦央行停止购买资产,波动性便会再次出现。
全球经济在复苏,中国一直在“举重”
Lambregts指出,当前全球复苏迹象已出现,可以说市场又进入了上行阶段,并且复苏周期可能会延续较长时间。但是他也强调,经济的恢复是非常不均衡的,美国投资乏力,而中国的投资却非常强劲,特别是中国资本的投资在不断攀升,美国的资本投资赶不上中国。
Lambregts比喻说,中国像一个举重选手,举起了更多更重的杠铃,可以说中国以一己之力推动了全球经济的增长。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最新数据,在经济增长周期中,过去几年中国财政赤字都比较高,通过财政刺激的措施提升了中国经济的增长,同时也渐渐推进了全球经济的增长,中国投资不断攀升,财政投入也在不断攀升,就像一个举重运动员一样举起了更重的杠铃。而值得忧虑的地方在于,总的借贷资金的膨胀以及信贷投放的膨胀。
如果投资回报率可观,那么借钱投资是没问题的,如果借钱之后投资回报下降了,这就不是明智决定,经济学家把它称为“累积资本投入的回报”,也就是说我们要持续地投入多少资本才能获得相应的回报。上世纪90年代,每个单位的产出需要2个单位的投入,而现在,每个单位的产出需要6个单位的投入。因为上世纪90年代时,很多基础设施百废待兴,包括机场、高速公路。而到了现在,该建的基本都建完了,想再获得高额回报就显得比较困难。中国一直在“举重”,可能世界其他国家应当分担一下中国的杠铃重量了。
全球都面临的低生产率的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是全球都面临的,不仅限于中国,就是低生产率的问题。
虽然中国资本投入的回报不断下降,但其实和其他很多国家相比,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可以说还是比较高的。英国、美国、欧洲、日本的劳动生产增长率皆持平甚至下降。全球增长率的乏力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如果劳动生产率不能再继续提升,要想给大家付更高的工资就显得不可能了,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过去这么多年经济一直在恢复,许多经济体的失业率不断下降,更多人找到了工作,但这也意味着工资有了上行压力。也就是说,更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总体工资水平却没有上升,这是困扰全球经济的一个难题,如美国、英国,甚至澳大利亚、欧洲、日本也是一样的。如果工资不涨,消费就无法实现扩张。如果所有发达经济体的工资都不增长,那对中国货物的需求也无法达到预期的增长率。
好消息是这么多年经济一直在复苏。这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了中国的增长,但中国毕竟能力有限,中国不可能无限制借贷,必须要靠其他国家多做点贡献,不能光靠中国。同时,很多国家因为贫富差距带来的紧张局势在不断恶化,这是否会影响到全球的稳定?
美国往后一步,中国往前一步
讲政治离不开全球最大国家的最重要领导人——特朗普,天天上头条的总统。
Lambregts认为,特朗普刚上任时美国公民还是挺有信心的,但现在他当选9到10个月了,他想做点事确总是被束手束脚。由于美国的 “通俄门”调查还没结束,只要特朗普陷入这种调查僵局,他就很难推进任何新的举措,所以可能特朗普现在已经不可能做太多,不可能达成他之前履行的承诺了。当然他可以做的是美国总统可以施加影响力的有些较少领域,那就是他可以展开一场贸易战,他可以对别的国家征税,我们知道他一直在关注的一个国家就是墨西哥,当然他也关注中国。在这个领域,美国一直在关注美国在中国的产出,美国觉得这个情况并不公平,所以最近美国展开了对于中国贸易活动的调查,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它的风险在于,如果中美两国之间的调查进展不顺利,美国之后对中国施加关税,而中国会对美国施加报复性关税,这对所有人都是不利的,而且如果特朗普觉得无法在国内施展手脚,就会在国际舞台上寻求更多的动作。
特朗普是一个非常疯狂、很独特的人,世界上最大的问题可能就在于特朗普不是一个人,还有很多国家都试图采取同样的政策,而这就会导致碰撞的风险。中国在这个时候往前一步,为全球贸易提供一个新的倡议,即“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倡议有很大潜力,能够释放市场,能够打造基础设施,而且打造21世纪的大型贸易关系。很多西方企业也都在引述中国的“一带一路”,搭它的便车。
当前的大环境是,如果美国往后一步,中国往前一步,将存在着很多不确定性。这种权力的转移往往伴随着摩擦。在过去,这种冲突和摩擦会有很多波动性,问题在于市场、价格如何反应?因为我们知道现在整个情况看起来是非常混乱的,但目前的市场并没有给我们非常明显的反应,但Lambregts强调,对此要抱持怀疑的态度,因为从历史上来看市场往往会作出反应,而且往往是在出其不意时作出反应。
稳定且繁荣的全球市场是因为央行在买单
Every发言认为,当前,全球市场不仅仅是稳定的,而且是非常繁荣的。
美国、欧洲的股票市场都不断上升,美国股票市场达到历史新高,而耐用品或者说实体产品的产量并没有上升,这说明股票从基本面上来讲实在太高了;房地产市场上,美国和英国的价格在下降,而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却非常热,一线城市的房价在上升,北京有所下降,因为北京的起点非常高,大概同比下降10%(尽管还是非常高)。二线城市房价也在下降,只有三线城市房价在上升,预计三线城市的房价也会下降。Every预测,中国房地产市场应该要降温,一旦房价趋于平稳,就会看到经济也会开始放缓。
值得一提的是,全球金融市场并没有波动性,股票市场的波动性正处于历史新低,而且外汇市场的波动性也在不断下降,所有市场都非常冷静,而且非常满意、繁荣。但是当没有风险时,有时候人们会做出错误决策,所以波动性越低有时候风险越高。关键是在于,为什么没有波动性?为什么大家都如此自信?
原因在于,央行希望没有任何风险,不管是美联储还是欧洲央行、日本央行、英格兰银行还是瑞士国家银行,所有的央行都在购买数千亿美元的资产,每个月都购买这么多资产,它们在支持全球的市场。这是一个故意为之的战略,希望波动性减少,让大家都满意开心。
但是,问题在于这并不是可持续的,因为在金融危机之前央行的资产达到了GDP的19%,而今天央行资产达到了GDP的39%,它必须在某个时点停止,一旦停止,波动性就会再次出现。
并不是非常强势的人民币,而是一个非常疲弱的美元
Every指出,中国尽管从表面上看一切都是非常美好,有几个数据却让他感到非常紧张。其中一个是2016年12月中国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它达到了4.5%。也就是现在中国的银行想要借贷的成本是高于它放贷的成本,这是不可能的,它们要么提高他们借贷的成本,而这对于实体经济却是不好的;要么就是降低上海同业间拆借的利率,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对于人民币汇率也会产生影响。
与此同时,虽然资本外流的体量比几个月之前少了很多,但并没有完全停止。Every曾预测,人民币在2017年会更加疲弱,但人民币实际的走势却与其预测相反,变得更加强势了。他认为人民币汇率的上升与市场没有任何关系,也与经济基本面没有任何关系。
因此,Every认为,并不是非常强势的人民币,而是一个非常疲弱的美元,这是由于美国的政治导致的,它和人民币的情况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从长期来看这种情况是不可持续的。
央行已经没有可信度,美联储应停止加息
Every认为,世界上任何一家央行其实都再没有任何可信度可言。
据国际清算银行披露的信贷增长和GDP增长之差的数据,借贷在不断上升,要比GDP上升更快,澳大利亚、中国、英国、泰国、西班牙和日本,所有这些国家在过去25年之中都在快速借贷。比如泰国,后来他们有了泡沫的破裂,西班牙、英国也经历了同样的情况。中国目前还没有看到泡沫的破裂,澳大利亚也没有看到,如果这个趋势不断上升,那么总有一天会破裂的。虽然不能明确具体的时间,但泡沫总会破裂的。
如果看到利率持续上升,那么泡沫破裂会更加剧烈。从1985年算起,每次美联储加息,我们就能看到经济崩溃,有时候在美国,有时候在新兴经济体。现在美国的利率仍然非常低,但有可能会加息,因为现在失业率非常低。如果美国加息而中国不加息会怎样?会对人民币造成什么影响?Every认为结果显而易见,就是人民币会跌。
他强调,央行选择现在收紧货币政策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时机。如果失业率很低,薪资水平在上升,那么可以加息,但是现在只有就业率比较高,而通货膨胀率却很低,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还在低位,实际上还有下行趋势。
如何证明如今不该加息?Every认为,最好的办法是计量10年期债券收益率和2年期债券收益率之间的差异,如果2年期收益率不断上涨(当加息的话),10年期债券收益率下降或持平,这就意味着央行在犯一个错误。根据这个方法,将看到10年期和2年期的债券收益率之差在往下走,在中国几乎是0,通常这也意味着未来将有潜在的衰退,这是一个负面的信息。
如何预测今后12个月到18个月后的情况?Every认为,一旦政治又出现一些风险,美国或世界其他国家加息,政策就有可能犯大错,住房市场也可能崩溃。
结果便是,每次央行提到要加息,然后都是说“我骗你的”。最近美联储说“我们会四次加息”,目前只加了两次。而且美联储主席耶伦也说“我们现在几乎处于中性”,欧盟说“我们的量化宽松可能取消也可能持续”,中国央行说“现在我们是审慎的政策”,澳大利亚说“我们是中性利率”,然后他们又说我改主意了,日本说“我们要减少量化宽松,我们要下移对通货膨胀的预期”。央行的说法在改来改去。
美国财政刺激政策应该向中国学习
Every认为,美国的财政刺激政策应该向中国学习。美国应该像中国一样修铁路、修桥梁、修道路,而不应该大幅减税补贴富人。
除了中国政府之外,如果其他国家的政府都天天花钱而不是储蓄,如果未来再加息,量化宽松在欧洲又被取消,市场的波动会非常大,人民币可能还会贬值。也可能各国打汇率战,各国本币竞相贬值,大家竞相抄底,有可能各国会有贸易战,就像特朗普一样,有可能真的打一场热战。央行可能会注入天量资金,可能所有东西都陷入混乱,央行可能会学习日本央行的做法,去压缩债券收益率,这样市场没办法传达信息,股票价格没有任何指示作用,没办法进行交易,这些是可能出现的最糟糕的情况。
积极地看,首先波动性可能会上升,利息也可能会上升,经济会再一次进入到通货紧缩,美元可能会上升也可能会保持平稳;悲观地看,波动性会上升到非常高的水平,而我们的利率会崩溃,所有人都在降息,大概达到0%的水平。而量化宽松会不断上升,各国央行都在不断印钱,同时10年期债券收益率都在不断下降,这种情景下美元会继续上升,它的背景是全球风险在不断上升,而与此同时欧元会非常走强,人民币在最负面的情况之下会变得更加疲弱。
责任编辑:郑景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荷兰合作银行,每股,房地产市场,央行,货币政策,美联储加息,财政刺激,特朗普,澎湃,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