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年|这部刑侦剧比《白夜追凶》还高0.1分

孔鲤

2017-09-24 08: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八月份以来,当《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在网络上陆续登场,当这两部剧均取得了极高口碑后,大家又开始关注起了警匪刑侦剧。其实这一剧种在网络上“复苏”已有好几年,《心理罪》《法医秦明》《余罪》等都已成为先驱者,但《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的出现,标志着网络警匪刑侦剧的质量水平已不亚于本世纪初的电视荧屏上的同剧种了,其中尤以《白夜追凶》更为突出。
上一次警匪刑侦剧的光辉岁月是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王亚平《神圣的使命》、海岩《便衣警察》开始,到九十年代的《9·18大案侦破纪实》,终于在九十年代末和本世纪初,于《12·1枪杀大案》和《重案六组》处达到巅峰。
《白夜追凶》在豆瓣上评分居高不下,开播一半后仍有9.0的高分;而《12·1枪杀大案》则在近二十年来始终维持着9.1的分数,至今依旧是很多人的童年噩梦。作为豆瓣评分最高的两部警匪刑侦剧,二者的对比其实颇有意思。
一、齿轮
《白夜追凶》最大的特点在于它精密的设计。
这部剧的名字叫“白夜追凶”,“白”指的是哥哥关宏峰,身为曾经的警察的他白天出来协助破案,而由于他的双胞胎弟弟关宏宇涉嫌参与一起灭门杀人案,恰巧哥哥患有黑暗恐惧症,所以每当夜幕降临,弟弟关宏宇就扮作哥哥,出门断案。故事从一件分尸案开始,逐渐引入几个主要人物,当第一件分尸案被破获后,关宏峰、关宏宇、队长周巡等几人的形象就已经立住了,紧接着的案子则不断和与关宏宇有牵扯的灭门杀人案联系到了一起,最终引向那个将兄弟俩罩入大网的谜局里。
第四集里这一幕,用对称的构图将兄弟二人分别置于黑暗与灯光中,导演这么拍摄显然是有用意的,而当他们共处一室时,哥哥关宏峰衣着先是白色、弟弟关宏宇则先是黑色,等剧情慢慢推进,当弟弟发现灭门案和哥哥居然产生了千丝万缕的关系时,哥哥的衣着则悄然变成了黑色,而弟弟也显得愈发光亮起来。
二人在性格上也是如此。白天出现的关宏峰(哥哥)显得更稳重、阴郁一点,时常不开口,开口一定是要说的话;晚上出现的关宏宇(弟弟)则轻佻、阳光一些,经常会忍不住到处搭话,也会打抱不平。光明中的哥哥至今情感都很内敛,一直没有感情戏;黑暗中的弟弟却始终情绪饱满,留下了许多情。
《白夜追凶》不止在人物关系上有着用心的设计,在故事情节上同样如此。
很多戏不够好看,戏剧张力不够,就在于过场戏太多,比如在紧张的节奏里突然穿插一段男女爱情戏或者家庭生活戏,硬生生拖垮了故事,而这些过场戏对主线不仅丝毫没有作用,还对人物的塑造有损害。《白夜追凶》的节奏就好在这里,它几乎没有废戏,而且很多戏都是循环利用的。
比如哥哥关宏峰的黑暗恐惧症,本来只是设定为让弟弟晚上出门的一个原因,但是随着剧情的展开,观众发现,黑暗恐惧症也是有着“前世今生”的。它来自这整个故事的源头,一次军火走私案,哥哥的脸被划破了,枪丢了,还误杀了自己的搭档伍玲玲,并因此留下了黑暗恐惧症。而后,随着故事的推进,当车震案快要结束时,一个峰回路转,观众惊讶地发现凶手使用的正是哥哥丢失的那把枪,而凶手的同伙则和灭门案拥有着某种奇妙的联系。
从这里我们能看到,《白夜追凶》的背景有两个案子,当前四集第一个分尸案过去后,剩下的所有案件都是案中案,一个个地在引向故事原始的案件。在剧情设置上充分运用了“最后一秒钟定律”,不到千钧一发的时候不逆转局势,很多影视作品都遵循了这样的定律,但可惜的是那些剧里的情节紧张性完全不需要到生死关头,《白夜追凶》则令人信服地做到了这一点。
面对着精妙的剧情,要做的还不只是道具和情节的反复利用,自然还有角色的反复利用,每多出现一个人物就增加观众的一次负担,因此精密设计过的剧情一定要尽可能让人物出现得少一点。
这时,凶犯往往就会出现在已经登场的人物中间,从而让观众和主角一起抽丝剥茧,寻找潜藏在人群里的那个人。车震案就是如此,上一秒周巡还喊着全市的人怎么排查,下一秒关宏峰就发现那个凶手就在身边——很多探案剧都是这么做的,这样不仅能让剧情紧凑,还能给观众以首次观看的愉悦感。
这么做的话,会带来一个问题,那就是当案件真相大白后,观众再回过头来看故事时,每次的愉悦感是逐步减退的,如果人物设置和故事回味没有那么悠长的话,是会让观众慢慢失去再看一遍的兴趣的。
当然,从目前开播的剧集来看,这是一部极棒的剧,它是一部成熟的戏剧。但也因此,它有点不像是现实生活中会发生的故事。第一场分尸案里,当凶手说那些受害者“明明有个好的身体,却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白白地浪费生命”,认为那些人不配活着时,关宏峰说:“你没有权力决定别人的生死。”
关宏峰这句话是对的,但放在这段剧情里是没有力度的,因为对整个故事来说,它的社会土壤较为薄弱,故事本身是好故事,却脱离了社会土壤,以至于观众难以进行真正的社会身份感知,这句话放在这里也只会是轻飘飘的,没有任何力度了。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白夜追凶》的设计感太明显了,它就像一台自我运行的机器齿轮,从开始到最后,每一个零件都用上了,但它不需要外界的推动,故事的外界也没有阻力,这是一个独立的系统,这是一个可以游离于这个社会而存在的包络球体,是一个放在任何背景下都能成立的好故事。
二、蛛网
而《12·1枪杀大案》,则是一张蛛网。
《12·1枪杀大案》是光中影视开山之作,那年刚出来,就立刻火爆电视荧屏,成为2000年全国收视冠军,甚至惊动了《华盛顿邮报》,为此做了一个整版的报道。
这是一部纪实风格的警匪刑侦剧。从1994年《9·18大案侦破纪实》开始,国内刮起一阵把真实案件拍摄成纪实电视剧的风潮,这类剧往往以真实发生的案件为底本,用艺术化的镜头语言随着真实情况一路追踪,用纪录片和新闻报道的方式让观众身临其境,从而对整个案件产生直观的感受。
那几年有许多这类剧,比如《中国刑侦1号案》《中国大案录》《中华之剑》《苍天有泪:中国打拐警示录》《济南7·9大案侦破纪实》等,这些剧水平不一,有的甚至丝毫不考虑艺术效果,直接乱拍、乱剪一些拍摄过程,让观众感到乏味,而这其中自然也有佳作,《12·1枪杀大案》就是这样一部。
这部剧由刘惠宁执导,张嘉译、刘昕担任执行导演。张嘉译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导演实在太累了。
《12·1枪杀大案》改编自上世纪末发生在西安的一件连环杀人案。1997年12月1日,西安市北关派出所副所长丢失一把六四式手枪,西安市公安局八处紧急受命寻枪。等到1998年4月1日,八处终于在武汉将枪案主犯董利擒获。后来警方称,董利团伙染命案11起,最后查证落实了7起,其中将一对父子扔进黄河水中,一直没有见到尸体。
选择以真实故事改编的影视作品同样有很多,这部《12·1枪杀大案》的不同之处在哪里呢?在野心。
如果说《白夜追凶》想写的是一个精彩纷呈的好故事,那么《12·1枪杀大案》想表现的就是当时的社会百态。上文有言,《白夜追凶》里不浪费一个细节和道具,而《12·1枪杀大案》却有许多的支线。
比如故事开头,是几个警察在蹲守着准备抓捕潜逃爆炸案犯江涛,实施抓捕后,未获江涛,却碰上江妻及部分贩黄人员。与此同时,民警郑少康的枪丢失了。于是第一集就分成了两条线,第一条线是警察们追捕江涛,第二条线则是继续追查枪的下落。
等到第一集结束时,江涛被抓获了,此刻,凶手董雷(现实生活中是董利)开始了他第一次行凶杀人。
是的,这是这一部一个有趣的地方。第一,江涛案和主线剧情没有直接的关联,看起来它只是一个小插曲,而且江妻的贩黄在杀人案件面前更是微乎其微。第二,作为一部警匪刑侦剧,在第一集里凶手就直接登场了,丝毫没有做悬疑处理。
因为《12·1枪杀大案》想表现的本非故事的悬疑性和紧凑性,而是想展现一幅社会画卷。江涛案和故事主线是没有必然关系,但是江涛和凶手董雷同处于一个时空,都是这张社会蛛网上的虫子,他们一起构成了这张大网。
再比如接下来警察们在查案过程中抓捕到的卢光辉。第二集里,警察接到报案,说有一家老板宣称,某天晚上有人喝酒不给钱,还持枪威胁,经老板反复赔礼劝阻才罢手。得到这一线索的警方立刻展开了抓捕行动,最终在一条巷子口抓到了案犯,审理后发现案犯卢光辉的手枪是自制枪,和眼前这起盗枪杀人案并不一样,同时发觉卢光辉其实是河北省通缉的抢劫杀人犯,于是将其移交给河北警方处理。
说到这里,也许观众也就不会苛责于主线剧情的问题了,这部剧的野心本不在破获这一起案子,案子之前有案子,案子之后还有案子,这才是他们要表现的,《白夜追凶》则只是将所有案子用一个包络面包裹起来,两部剧的最大差别便在此。
因而如果说潘粤明饰演的关宏峰和王泷正饰演的周巡这两个警察还有表演的痕迹在,那么《12·1枪杀大案》里的警察就和观众平时见到的那些警察没什么区别了。
因为,这里面的警察,就是由真人扮演的,是由当时真正参与破获案件的警察们再演一遍的。所以当潘粤明在想怎么刻画一个神探警察时,这里的警察都不需要思考各种细节等,他们的日常生活就是当一名警察。
由于观众对这部剧的喜爱,经常会有一些剧迷跑去西安公安局寻找剧中的那些演员,如今参演过这部剧的穆文修处长已退休、刘刚现为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一处二大队大队长、刘宏阳现为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二大队教导员……
这样的警察是最真实的,虽然性格特征可能不够明显,但他们的小动作、心理变化都不需要通过编剧设计,只需要像平日里那样往那一坐,就能让观众相信这是警察了。
是的,真实。除了警察真实外,这部剧还事无巨细地拍摄了破案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错误的判断、有官僚的作风、有灵光的乍现,而到了最后案子得以告破,观众们无不表示欣喜,因为这样真实情况下的正义凛然比单纯拼智谋更加能让我们相信。
这部剧不同于其它剧的一点就是,它是全知视角,它要拍的是社会生存状态,而非具体那一件案子,然而观众也并没有因此忘记凶手董雷。当王双宝饰演的董雷在第一集登场时,足够冷静、凶残的他就已经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了,这是全剧为数不多的演员,据说该剧播出后,很多人在大街上看到他都会被吓到。

结语 黑洞
《9·18大案侦破纪实》的编剧李功达曾经说过:“我们用纪实,不仅要让整个故事变得真实可信,同时,还想捎带出我们这个社会的人们生活的某种形态;争取让片子最大限度地接近生活原态,最大限度地靠近当今人们越来越躁动不安的心灵,不仅力求外部形态的真实,内在的对生活的感悟和人的情感也力求真实,与观众共同面对新的生活中新的课题。追求真实,如同追求真理:一样的诱人,一样的艰难,一样的没有止境。”

【作者孔鲤,微信公众号“书林斋”(微信号:Kongli1996),微博@孔鲤】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想当年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