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选|选民最关注教育议题,各政党主张如何影响政策走向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金锋

2017-09-22 20: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本周末,德国将举行联邦议会大选,选出新一届联邦议会,随后组建新一届联邦政府。综合选情预测,德国本次大选选票将比以往分散,现“大联合”政府的基督教民主同盟(CDU)和基督教社会联盟(CSU)与社会民党(SPD)可能面临票数流失,部分小党获利,其中不在本届议会内的选择党(AfD)和自由民主党(FDP)将是“胜者”,进入议会,形成德国政坛新的立法力量;本届议会的反对党左翼党(Die Linke)和绿党得票率在低水平上保持稳定。整体看,德国联邦层面上未来不会出现一党独大局面,新政府有两种组合可能:一是现有大联合政府继续执政,二是基督教联盟党(CDU和CSU)与自民党和绿党联合执政。新兴的选择党可能成为联邦议会最大反对党。
目前,各党竞选进入最后冲刺阶段,竞选议题高度浓缩,据最新民调显示,教育是选民最关注的议题(64%),甚至超过反恐(59%)、养老(57%)、难民融入(34%)和接受新难民(27%),各党选战对教育倾注了很大“火力”,可以预见德国下一届政府在教育政策上会有新的调整,尤其是上述6党将直接影响未来德国政府的教育政策取向,可以从其竞选纲领和主要领导人的言论中展望德国未来教育政策走向将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1. 增加教育投入
德国当前教育投入占国民生产总值的4.3%,低于经合组织国家教育投入5.2%的平均水平,与德国作为全球最富裕国家之一的形象不符。各主要政党普遍认为,投入不足已影响到教育事业现状,主要是师资力量不足、教学空间不足或校舍设施陈旧失修等问题。社民党提出建设“最好的学校”,基督教联盟党提出打造“最好的教育和培训”,自民党甚至提出建设“全世界最好的教育”,指出未来德国的教育经费支出应提升到经合组织国家的前五强。绿党认为教育的投入起码要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7%。社民党、绿党和左翼则将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全程免费教育设定为他们努力实现的目标。高等教育方面要增加高校常规经费,减少项目经费,确保高校稳定发展。自民党提出,未来四年要从国家增值税中拿出一个百分点投入教育,生均增加经费1000欧元,大力改善中小学校舍,增加数字化教育设施和课程。联盟党提出,未来将为教育数字化战略投入50亿欧元。
2. 强调教育公平
有数据表明,德国学生上大学的机会与其家庭背景密切关联,父母上过大学的孩子占大学生比例高达84%,父母没上过大学的高校毕业生不到毕业总数的十分之一,外来移民子女上大学的更少,这些家庭通常经济状况不佳,单亲家庭更是如此,难以为孩子接受良好教育提供物质和社会支撑。舆情统计显示,选民关心教育主要是在乎教育公平问题。因此,各党多把教育公平放在教育政策的显著位置,社民党和左翼党等强调从学前到大学教育免费,促进教育系统内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等各类教育类型之间的融通。社民党提出“不让出生决定命运”。左翼党主张建设“不让任何小孩掉队、保证社会公平”的“共同学校”(Gemeinschaftsschule),从基础教育做起,防止德国社会阶层的进一步分化和固化。各党对公平理解不同,联盟党和自民党认为,不能把免费教育等同于教育公平,收取学费有合理性,符合教育规律,自民党主张大学教育收学费,尤其是向外国学生收学费。
3. 重视教育政策“统一化”
德国现行宪法规定,德国的教育事务由是联邦各州的管辖,联邦不得直接干预教育,包括经费投入。这限制了联邦和16个州之间在教育政策和教育行政方面的协同,使教育管理“诸侯割据”,各州间教育体系五花八门、质量参差不齐,给跨州教育流动带来不便,阻碍了德国教育整体发展。各党普遍提出,要弱化甚至全面取消上述限制条款,赋予联邦更大教育权限,使教育体系保持有效的集中统一,重点是:宏观层面上,联邦和各州协调教育投入和教育政策;教育体系内,提出统一全国基础教育标准,推进全国高中毕业和高校入学会考等。联邦制的德国教育制度可能会面临重大调整,趋向更多协同和统一,中央权限显著扩大。社民党提出,要建立广泛的、各相关方参与的“教育大联盟”(Bildungsallianz)。
4. 教育改革需慎重
近十年来,德国教育体系经过了反复不断地改革尝试,如将基础教育学制从13年缩短为12年,大学本科从4-6年缩短为3-4年等,给教学组织和教学质量带来诸多挑战,影响了学生整体素质,尤其是人文素养的发展,引起家长和社会的不满。对此,多数政党主张推行教育改革要慎重,特别是不在结构上折腾,而是着力改善师资数量和质量,改善办学条件,提升教育质量。社民党认为,缩短学制是迎合经济界“快出人才”的需求,教育不能被“经济化”,要关注人的整体发展。执政的联盟党也主张,教育改革要慎重。选择党则明确主张学制回归,即恢复基础教育的分类体系、取消高教领域前些年引进的、英美模式的学士学位,恢复德国传统的“证书工程师文凭”(Diplom Ingenieuer)和人文硕士文凭(Magister)。
5、反对职业教育的“学术化”
各党均强调职业教育的重要性,认为职业教育才是德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也是人的全面发展的重要因素。自民党和选择党明确提出反对职业教育的学术化(即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同质发展),强调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的等值,自民党拟推出“职业教育精英计划”与精英大学计划一并推进,社民党提出构建职业教育与劳务市场结合的“职业培训战略4.0”。多党认为,应该加强德国传统的双元制职业教育,促进欧洲范围内的职业教育交流,自民党提出要推动“伊拉斯姆斯+计划”,全面提升职业教育的吸引力。选择党认为,职业教育的学术化既不利于职业教育,也使高等教育“贬值”。
6.  重视学前教育和基础教育
各党派普遍认为学前教育不仅是智力教育,而且是品格教育,提出三岁以上的小孩有权利要求上幼儿园,国家应提供相应保障。但在学前教育的组织形式和经费来源上,各党之间的思路不同。社民党致力于提高日托机构的质量,要争取通过立法使儿童获得免费享受全日制托育的权利。基督教联盟党主张因材施教,将继续推行“学困生辅导计划”和“优等生促进计划”,优化并拓展不同学校类型之间的融通途径,但要保留“文理中学”这一传统独立的学校形式。自民党则主张扩大中小学的办学自主权,赋予学校在组织、预算、特色、人员等方面更多决策权。选择党反对普及全纳教育模式,提倡保留原来的特殊教育学校,认为全纳式教育是意识形态的产物,不利于体智有别儿童接受相应教育。
7. 强化教育中的“主导文化”
各党普遍认为,教育是促进社会融合的手段,强调要巩固基于基督教价值的主导文化传统,不允许在学校内部搞宗教的差异化,不再提“多元文化”。针对伊斯兰教在德影响力增强,伊玛目多为国外派遣来德的情况,各主要政党普遍强调,伊玛目培养应在德国、使用德语完成,以确保其宗教活动的透明度,符合德国的文化和社会规则。选择党提出,不允许中小学开设伊斯兰宗教课,穆斯林学生不应享有特权,不应使宗教问题政治化。
8、强化教师权威
针对学生对教师施暴事件增多的现象,选择党认为,学校不应是“反权威的堡垒”,应树立教师权威。
综合来看,不管哪个政党大选获胜,哪些政党将组成新一届联邦政府,德国联邦政府教育政策未来的议题将集中在增加经费投入、教育政策和管理趋向集中、促进教育公平、强化主导文化、提升职业教育地位、重视德国教育传统模式、大力加强中小学和大学信息化教育等几个方面。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研究员)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德国大选,教育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