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美洁丨明清花边:穿衣的进取欲

徐美洁

2022-05-12 11: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说看得见黄浦江的高档写字楼里,每天一换衣饰,是对约定俗成的“礼貌”的遵守,“斗妍”倒是可疑的假设。问:假如有一天老板不上班,公司也没着装规定了,你还会打扮吗?大多数人的回答是:那我巴不得天天T恤拖鞋,有病啊,自己折腾自己。
但也不一定,在无着装规定的情况下,人们就邋遢成灾了。听说近日海上花奇葩乱发,大家争奇斗艳,极尽服饰妆容的创意与美观。问了下有情人,为健康故,已足不出户多日没洗澡了。见不了面也不用掩鼻,“为悦己者容”大可排除。要说“礼貌”与约定俗成,也没有上司与同事盯着,这鲜妍明媚地亮相,倒有点王阳明“岩中花树”的意思,“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了。
说起这穿衣的进取欲,现例说明不限男女,往前看看,肯定也不限古人。比如嘉靖朝晚期,由于嘉靖中年起即不上朝,就像CEO长期缺勤的大公司,此时员工是白T拖鞋呢,还是洋装奢侈品?照如今的社会问卷是T恤拖鞋当道了,事实却是,员工们在服饰上卷起来了。“若三品所系则多金镶雕花、银母、象牙、明角、沉檀带,四品则皆用金镶玳瑁、隺顶、银母等带,六七品用素带亦如之。而未有本色者。”(王世贞《觚不觚录》)服式没人管,官员们不是蓬头垢面去上朝,反而更花色了。衣品不能僭越,就在衣带上做文章,象牙、玳瑁的使劲往上镶。不知是为了吸引年轻同性的注意力呢,还是为了杀杀压人一头的职场上司的气焰,不得而知。
明初,对全员服饰都做了严格规定,比如文官地位高,袖子长,衣也长一些;没当成官的儒生,则衣袖、衣身都短一些。其他军、民又各有规制(《皇明典礼制》)。其后,天顺、嘉靖等朝又各有对服装色彩刺绣、首饰等类的细分规定。越规定越要冒犯,人类的小淘气,真是古今一致。
内臣首先嗅到了商机,利用稀缺品易获得者的身份便利,私自做一些违禁的华丽衣服,向市井内的富人兜售,获利颇丰(《皇明疏钞》)。富人们更是趋之若鹜,来者不拒。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有人买违禁商品,那就有人抓他们,名臣汪鋐就曾上疏,要求里长与邻居们发挥领导与监督职能,把这些穿戴违禁衣饰的抓起来。但情形可能不如其所愿。因为普通民众也是时尚爱好者。
万历末年流行起宽大的袖子,没半年功夫,就风靡东南西北。儒生、官员倒还行,最多是作个揖稍有不便。但奴婢、仆从也纷纷效仿,要干活的人,穿这宽袍大袖,其实一点都不方便。记载这事的沈长卿感慨说,时尚这东西啊,真是比通告、命令还好使,都用不着驿传了,就论速度,也是驿传比不上的(沈长卿《沈氏月旦》)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黄晓峰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明清史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