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大冒险》:欧洲动画一次不够大胆的冒险

Erma冯

2017-09-28 17: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德国动画电影《理查大冒险》曾入围第67届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以及提名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最佳动画奖,尽管无奖而返,倒是争取到了在内地院线大范围上映的机会,即使排片率被同期上映的进口大片挤压得所剩无几,而且也并未激起大的观影反响。
《理查大冒险》海报
《理查大冒险》并不是导演托比·格恩柯尔的电影作品在内地的首次亮相。2016年暑期档的动画电影《诺亚方舟漂流记》,口碑不俗,不过1238万元的票房表现,还是难以望好莱坞动画电影项背。
上映时机选择不佳的《理查大冒险》,再次遇冷,实在可惜。
《理查大冒险》引进时曾以《小鸟总动员》为片名,很容易让观众以为是在蹭皮克斯各部译名为“XX总动员”的动画电影的热度。不过新译名《理查大冒险》也还是无法不让人联想到同样以鸟类为主角的动画电影《里约大冒险》系列。
影片原名《Richard the Stork》,看似平淡,其实内有深意,或可译为《理查:一只想成为鹳的小麻雀》,只是剧透得太明显,也略显啰嗦。
与美元玩家相比,中小成本的欧洲动画电影,在视觉效果上即使奋起追赶,也还是跟好莱坞动画电影差距明显。以鸟类动物作为主角的几部好莱坞动画电影,如《猫头鹰王国:守卫者传奇》(2010)、《里约大冒险》(2011)、《里约大冒险2》(2014)、《愤怒的小鸟》(2016)、《逗鸟外传:萌宝满天飞》(2016),画风无论写实写意,皆有非常成熟的技术策略,虽然看多了难免审美疲劳,但毛绒绒的质感确实无可挑剔。
相形之下,《理查大冒险》中的动画角色,即使成片中的动态效果流畅自然,在静态剧照中还是略显呆板了,让潜在观众对影片质量心存疑窦。似曾相识的剧情大纲,也容易让观众联想到《海底总动员》一类以“寻亲”为主题的“公路/水路/空路”历险片。
具有代表性的以鸟类为主角的好莱坞动画电影
《理查大冒险》剧照
商业类型片追求票房,剧情架构和走向只能迁就最大多数观众的欣赏习惯和价值观喜好。艺术追求可以有,但并不是首要考虑因素。冒险故事本身的曲折性,才是吸引观众走进影院的最大动力。《西游记》中“九九八十一难”,多的是凑数的妖魔鬼怪,读者同样手不释卷。冒险题材的电影,情节如果做不到出奇取胜,能营造出视听奇观,也一样是留客之道。皮克斯的“总动员”系列动画电影,角色性格每多雷同之处,不过因为总能为主角安排新的身份,并相应铺设新的冒险场景,倒也能推陈出新,一部接一部地拍摄下去。
观众对冒险电影中角色的性格及自我成长,即使不是漠不关心,同情的理解也多少有限。《赛车总动员2》中的板牙,《海底总动员2》中的多莉,都并不讨喜。不过因为剧情本身的吸引力够强,观众可以容忍和谅解角色的不完美。
《理查大冒险》的叙事和画面,与好莱坞工业线上的出品比较起来,都仅仅是中上水平,不算差劲,但也不出挑,因此极易被观众平平淡淡地放过去,留不下太深刻的印象。反倒是在角色塑造上的尝试,让观众从中嗅到些许不同于好莱坞动画电影的新意,也让影片区别于批量生产的爆米花电影,一定程度上,成为一部更适合成年人观看的优美、感伤的成长童话。
剧情围绕被鹳家庭收养的孤儿小麻雀理查德展开,讲述小麻雀远涉大洋,与迁徙的鹳群在非洲重逢的故事,是对丑小鸭童话的一次“反写”。尽管以时下观点看待,丑小鸭童话暗藏“血统论”,多少有点三观不正。但大众心态里,明珠蒙尘、王子落难的情节,仍比讲述小人物的心路历程,更有跌宕起伏的传奇性。
《理查大冒险》的一干主角配角,无论是鹳、麻雀、猫头鹰还是虎皮鹦鹉,都较为平民化,连带冒险情节的设计也显得是茶杯风暴,波澜不惊。
作为一部剧情长片,只有84分钟的《理查大冒险》,略显太短。刻意“抻长”的冒险情节,也存在“注水”嫌疑。电影最后一个段落,地下巢穴中鸟兽斗的情节设计,除了提供动作场面的观赏性,并无实质意义,是例行大团圆结局前的故作悬念与起伏。倒是插科打诨的信鸽“上网”桥段,谐趣机巧,作为精心安排给观众看的乐子,颇有新意。
《理查大冒险》剧照
电影在去传奇化的路线上执行得不够果断彻底,时间浪费在可有可无的冒险情节上,倒不如多进入角色内心,强化影片关于自我认同主题的探讨。
作为主角的小麻雀理查,一心融入鹳群,即使面临鹳群“非我族类”的排斥,亦执着于兹。电影将这份执着归因到对亲情的眷恋,从个体角度而言,固然合理,而实质则是以温情主义美化和遮掩阶级属性对自我认同的决定性影响。理查偶遇街头啄食的麻雀群,于自身种族归属有所醒悟,而不愿承认,仍用“立功”方式作为回归鹳群的交换条件,让观众对角色的认同感大打折扣。
电影安排皆大欢喜收场,其实细思之下,人物命运的悲凉底色,并未得到实质性的扭转和改观。
《理查大冒险》剧照
相较于主角塑造上的庸俗化倾向,电影对配角猫头鹰欧嘉的刻画,反倒更深刻、更成功,以致欧嘉喧宾夺主,成为影片真正能为观众所记住的独有形象。
欧嘉为自身族群所放逐,独来独往,凭空幻想出同伴欧赖,用自我对话的方式打发寂寞,境遇凄风苦雨,是当代人能体会到的孤独感。类似的角色,如《海底总动员》中的多莉,就乐观主义到聒噪,有欠真实。
电影一改画风,在这一段落改用剪影技法表现欧嘉幼年往事,也更有木刻版画般的冷峻美感。
老电影《蒂凡尼早餐》中,帮助观众建立起对奥黛丽·赫本所饰演交际花霍莉的理解与同情,至关重要的几场戏便是霍莉在噩梦中的呓语。《理查大冒险》为欧嘉安排类似情节,同样感人至深。
不过影片还是狠不下心让孤寂感与死亡阴影贯穿到底。理查幼年失怙失恃,仅构成电影开场的交代性情节,并未对角色造成持久的心理创伤;欧嘉沉水昏迷,极苍凉的一场戏,最后还是被编剧起死回生,削弱了影片的情感深度。皮克斯2015年的动画电影《头脑特工队》,选择让观众喜爱的配角冰棒自我放逐在莱莉记忆深处,甘冒合家欢电影的大忌,而终于大获成功。《理查大冒险》缺乏这份胆量,在反类型化的道路上稍微走远,又即返回,还是放不下在商业上的考虑。
生离死别的主题,对于大部分动画电影而言,都太过沉重。2016年引进内地的一部爱尔兰电影《海洋之歌》,同样是叫好不叫座。《理查大冒险》用鸡汤味浓重的小角色成长故事作为主线,浅尝辄止地间或触及到更成人化的议题,在乐观主义的表象下,埋藏复杂悲凉的人生况味。这样的处理方法,照顾到小观众的情绪,而在久经世情的成年人看来,就滋味复杂。也正如王尔德那些唯美倾向的童话,不同的人生阶段观之,感想大有不同。观众抱着放松身心的目的走进影院,这类影片当然不是首选。
但如果看腻了大同小异的美日进口动画电影,略显平淡的《理查大冒险》,其实并不应被默默遗忘。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理查大冒险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