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选|曾拿荷兰大选后组阁难开涮,默克尔面临同样窘境

澎湃新闻记者 于潇清

2017-09-27 20: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就在德国大选结果公布之后,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曾经在公开场合开过这样的玩笑,“三月的荷兰大选都还仍然没有完成组阁,德国的政府组阁不是欧洲最紧要的事!”
显然,默克尔的这个玩笑其实是一种“苦笑”。大选结果出来后,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得票率为32.9%,相比于2013年选举下降了8.6%,这个局面让默克尔和联盟党深刻地预见到下一阶段组阁的难度之大。
虽然“不是欧洲最紧要的事”,但连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都在德国大选后的一封公开信中表示,“面临当前世界诸多挑战,欧洲比之前更加需要一个稳定的德国政府来积极有效的改造这片大陆。”
“默克尔此次组阁会是她担任总理以来最难的一次,我预计最乐观的情况下也要到11月中旬才能有结果。”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圣堂山分校教授克劳斯·拉瑞斯27日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
“法德大选后的欧洲一体化走向”国际研讨会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 于潇清 图
执政盟友选择“划清界限”
德国大选结果公布之后,现任执政联盟之一的社民党获得了史上最低的20.5%的得票率,相比于2013年选举下降了5.2%,该党主席舒尔茨第一时间便宣布社民党将不再与联盟党组成大联盟政府共同执政,而选择成为反对党。
即便如此,据德国媒体9月25日报道,大选后,默克尔在联盟党领导层召开的记者会上表示,社民党的话以听到了,但她还会继续寻求同社民党的对话,因为任何政府都有责任在组建稳定政府这一工作上做出贡献。
那么,德国未来到底将如何组阁?9月27日,由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上海欧洲学会等单位主办的“法德大选后的欧洲一体化走向”国际研讨会上,多位来自中国、德国等国的专家也这一问题展开了探讨。
“社民党很难回头。”德国波恩大学全球研究中心主任辜学武教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联合执政12年,仅仅作为执政伙伴的社民党损失太大,他们的棱角被磨光,在百姓中树立了一个为了执政权力不惜放弃政治原则与追求的党派形象。现在他们需要的是以反对派的身份进行调整,批评与监督政府、树立形象、培养新人。”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前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姜锋也告诉澎湃新闻,“当前,社民党必须成为反对党才能存活,他们必须要和联盟党划清界限,否则四年之后的联邦议会选举可能要面对更惨淡的结局。”
联盟党内部也有矛盾
随着社民党的退出,由联盟党、自民党、绿党组成的所谓“牙买加联盟”(这3个政党的代表色分别为黑、黄、绿,恰好与牙买加国旗颜色相同)来联合执政成为多家媒体与专家预测的组阁结果。
此前,“牙买加联盟”的形式在德国洲一级的层面曾经实现,但在联邦政府层面还没有先例。据德国媒体25日报道,要想组成“牙买加联盟”,需要自民党与绿党在各自阵营内作大量说服工作,这既涉及政策内容,也涉及政治文化。
“由于政治理念不一,绿党和自民党一直相互‘讨厌’。这就需要多方糅合。”辜学武教授指出,“自民党代表小企业家利益,未来可能会要求对很多企业政策松绑,而绿党却恰恰要放弃企业主的利益,妥协不可避免。”
与此同时,在由基民盟、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内部也仍然面临挑战。这两个有着70年合作历史的姐妹政党,在2015年默克尔的难民开放政策提出后不时为此有过摩擦,这一定程度上也是由于难民抵达德国的路线几乎都是先从巴伐利亚州进入德国边界,而巴伐利亚州正是基社盟的大本营。此前,基社盟党首、巴伐利亚州州长泽霍夫在大选期间曾强调未来将设置难民数额上限。
现在,难民数额上限的要求再次被基社盟重点提出。据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s27日报道,基社盟参选人赫尔曼周二公开表示,未来德国必须设置清晰的难民数量上限。而这一点,默克尔此前曾公开表示未来不会设置如此政策,该上限的政策也曾遭到绿党与自民党的反对。赫尔曼说,“这一点需要执政联盟共同讨论,但基社盟会以此作为参入执政联盟的前提。”
下一步,巴伐利亚州也将迎来州一级的选举,留给基社盟的让步空间并不宽裕。辜学武分析指出,“即便如此,默克尔最终组阁成功可能性仍然很高,德国政治生态历来对有组阁权力的人压力很大,且德国政治与德国百姓不会希望看到一个不占到议会多数党的政府存在。”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德国大选,默克尔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