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学家钟扬遗体告别仪式在宁夏举行,复旦师生折千纸鹤悼念

“复旦大学”微信公众号

2017-09-29 20: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29日,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著名植物学家,全国先进工作者,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中国科学院原武汉植物研究所副所长,中组部第六、第七、第八批援藏干部、西藏大学原校长助理,复旦大学党委委员、研究生院院长、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钟扬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宁夏银川殡仪馆举行。
钟扬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宁夏银川殡仪馆举行
钟扬同志,2017年9月25日上午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出差途中遭遇车祸,不幸逝世,享年53岁。钟扬同志逝世后,社会各界以各种方式表示深切哀悼。教育部副部长朱之文,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纪委书记房灵敏,上海市副市长翁铁慧,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新起,江苏省政协副主席阎立,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自治区工商联主席阿沛·晋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包信和,四川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和平,中国科学院院士胡和生、杨玉良、赵国屏、陈晓亚、穆穆、林鸿宣、陈国强、张人禾、吴仲义,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复旦大学领导焦扬、许宁生、桂永浩、许征、袁正宏、刘承功、尹冬梅、金力、张志勇、周亚明,以及复旦大学师生、校友等敬送花圈,对钟扬同志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向其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复旦师生和社会各界对钟扬同志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向其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中共中央组织部干部一局,教育部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共复旦大学委员会,复旦大学,西藏大学,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教育部研究生司,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中国高等教育学会秘书处,上海市委组织部,西藏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办公厅,上海市教卫工作党委、上海市教委,西藏自治区教工委、教育厅,宁夏回族自治区教育工委、教育厅,上海市总工会,以及近90家兄弟高校的研究生院、生命学院等单位发来唁电或敬送花圈。复旦大学60余个院系、部门、直属单位和附属医院,复旦大学校友会,校友会宁夏分会也敬献了花圈。
藏族同胞献上洁白的哈达,送别钟扬同志
复旦师生和社会各界发来唁电或敬送花圈,送别钟扬同志
上午10时,钟扬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宁夏银川殡仪馆隆重举行,受学校党政领导班子委派,复旦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金力以及学校办公室、党委组织部、宣传部、教师工作部、人事处、研究生院、校工会、生命科学学院等相关部门和院系的负责同志前往银川,代表全校师生送别钟扬教授。西藏大学副校长张兴堂,北方民族大学副校长高岳林,河西学院副校长张勇,宁夏回族自治区教育厅副巡视员石丽文,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党委书记、副主任罗志强,副主任王青锋,天津大学副校级领导、西藏大学原副校长谭欣,科技部中国生物技术发展中心生物资源与安全处处长胡忆虹,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办公厅人事处处长朝鲁门,鄂尔多斯市委办公厅副主任贾继民,鄂尔多斯市委组织部干部教育处处长格日勒图,城川民族干部学院院长高鹏、副院长刘树泉、副院长唐达来,西藏大学组织部、宁夏回族自治区教育工委党建部、上海市教卫工作党委宣传处等单位代表,复旦大学与中国科技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中山大学、西藏大学、宁夏大学、山西大学、北方民族大学、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等兄弟院校师生代表,以及钟扬教授的亲属、生前友好、同事、学生及各界人士参加仪式,送别钟扬教授。
众人挥泪送别钟扬教授
仪式由复旦大学副校长金力主持。党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唐晓林介绍钟扬同志生平。
社会各界以各种方式沉痛哀悼钟扬同志逝世。复旦大学师生还自发折千纸鹤,悬挂在立人生物楼前,寄托对钟扬教授的无限哀思。当银川在举行钟扬同志遗体告别仪式的同时,300多名师生和闻讯而来的社会人士也聚集在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江湾校区报告厅,一同挥泪告别钟扬教授。
追忆钟扬:急急流年,山高水长
“有绽放就会有枯萎,好在您留下了甘美的果实。一边折纸,一边听周围同学谈论您生前的事迹,大概这才是伟大吧。”
“多么希望这次也是虚惊一场。钟老师平常太累太忙,这次睡得太久太长。”
9月26日,钟扬逝世的第二天,复旦大学立人生物楼东侧悄然挂起了黑白横幅与千纸鹤。“立业先立人,立人先立德”,而这里也是他生前在复旦奔波总会路过的地方,如今终于得以歇息片刻。
将精力交给学生:纸鹤寄哀思
从上午八点半到下午三点,近七个小时里,学生们聚集在立人生物楼134教室,通过千纸鹤为钟扬祈福。而另一端,江湾校区生科楼教室里的默哀、生态学实验室里的纸鹤——学生们也自发以他们的方式悼念钟扬。
2014级生物科学专业本科生金圣妍一直留在教室,在她的回忆里,和钟扬最近的距离便是在滴水湖看到的红树林。“在上海种红树林绝非易事,但两年前去看的时候,红树林长势很好,后来才渐渐了解到钟扬老师为上海这片红树林做出的贡献和努力。希望有机会大家都能去看一看那片红树林,那是钟扬老师留给我们,留给上海的财富。”
科研伦理课、生物信息学......学生们对钟扬的怀念从课程缘起。在为大三学生开设的《生物信息学》课程里,钟扬期末考试的内容便是为他主编的教材《简明生物信息学》“挑刺”。这对于一直将教授视为学术权威的学生而言,简直是新奇的做法,却也使敢于质疑成为了课程潜移默化的影响。
不仅是生物科学专业的学生,2013级云南大学的委培生李艾霖也曾旁听这门课程。在复旦求学期间修读新闻学的她,如今对钟扬依然记忆犹新:“这是我这个纯文科生唯一跑去蹭过的理科课程了,钟老师真的特别温暖而浪漫地爱着植物学。室友刚刚问我为什么哭了,问是不是特别和蔼可亲的教授老爷爷。是很和蔼啊,但他还年轻,希望天堂没有车来车往。”
钟扬逝世的消息像是一枚落石,在朋友圈、微博等平台击起了层层波澜。在钟扬课堂听过课的学生、早已毕业踏入工作岗位的校友、素不相识的路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发文追忆。微信朋友圈内发起的“献花缅怀钟扬教授”活动,截至9月29日下午18:00已有11.78万人次转发;《播种未来》一片的全网点击量超过1200万;多家微博媒体转载的钟扬报道下,“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认识您”是点赞最多的评论。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钟扬将精力交给了学生,而学生也将像留下的每一颗种子般,遍布四海,生根发芽。
将一生奉献西部:雪莲花开不败
令学生印象颇深的,还有钟扬的背包。“钟老师常年带着一个超级重的双肩包,我们总要两个人才能比较轻松的拎起,而钟老师一背上就是各种出野外;包里有工作笔记本电脑,还有厚厚一大摞稿子,有时候是学生的论文,有时候是出版社拜托的翻译稿,有时候是参加会议的发言草稿,无一例外都是大忙人钟老师见缝插针的工作内容,却认真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学生赵佳媛回忆。
而十余年来,这个背包伴随钟扬一同忍受着高原反应和病痛远赴西藏,走遍了雪域高原。“西藏”和“上海”组成了钟扬的生活,只为在西藏大学培养人才,研究西藏的独特生物。他和学生用整整3年的时间,将全世界仅存的、在西藏的3万多棵巨柏都登记在册;他和学生爬上4000多米海拔高峰,寻找到一种全球植物学界竞争方向之一的全新拟南芥生态型。他一生致力于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将雪域高原生态保护作为毕生事业,带学生在青藏高原采集了近千种植物4000万粒种子,其中最为珍贵的是在高海拔地区的濒危物种。这些种子的相当一部分收入了中科院昆明植物所的中国西南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弥补世界种质资源库缺乏西藏种子的严重不足,为国家储存下绵延后世的丰富基因宝藏。
“钟老师的事业,既仰望星空、又脚踏实地,论文不仅写在大地上,也写给了未来! 情怀与精神太感人!”青年教师赵玮杰在复旦大学的教师群里发出的感叹引发了众多人的共鸣。正因为“心有大爱,他是赌上生命在干事业”,越来越多的人,甚至陌生人,都为钟老师而感动、而追悼。
钟扬老师的博士拉琼在银川期间写了这样一段话:“十几年来他总是没日没夜地从复旦穿梭于西藏、青海、甘肃和内蒙古这些国家需要却又是偏远欠发达少数民族地区,整天忙碌于这些地区、民族的教育、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最后也倒在了少数民族地区,走完了他辉煌的人生路程。”
“我们缅怀钟扬先生,因为他是一位具有坚定信仰的人,而他最大的信仰就是对祖国的热爱。” 复旦校友郭骏在清华园写的纪念文章道出了更多追思者的心声。
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和生科院28日上午举行了钟扬追思会,中科大校长包信和说,“我们都很赞同,那就是‘钟扬精神',钟扬是我们的楷模,是一座精神珠峰。”
而在更早之前的9月26日,西藏大学全体师生在官网发布文章,痛悼钟扬。海拔6200米的洁白雪莲,也将在雪域高原永远为他盛开。
将种子种进心中:传递科学热爱
在复旦和西藏之外,钟扬还留下了不为人知的“种子”。如今上海市民熟知的上海科技馆和科技馆的分馆——上海自然博物馆,便处处有他的辛劳付出。钟扬与上海科技馆结缘于建馆之初,作为上海科技馆学术委员会的成员,从一期到二期到自博馆再到科技馆的更新改造,他不管各项事务多忙,几乎都有求必应。“有困难就找钟老师”,也成为了工作人员熟知的佳话。
在学生顾卓雅的心里,这样的“种子”是钟扬一贯的坚持:“钟老师挤出宝贵的个人时间,常常给孩子们做科普,希望把科学的种子种到更多的孩子们心中。他对科普教育的内核有着深入的思考,他希望科普不仅仅是传递知识,更是传递科学的思维方式、科学的精神和对科学的热爱。”
这也与钟扬幽默风趣的性格密不可分。不少科技馆和自然博物馆的员工都曾受他指导,每一次交流都为工作注入了新的活力,也正因此,钟扬得了个“科研大师中最会讲段子的科普达人”称号。
2014级人类生物学专业博士生孙畅在一次师兄师姐毕业答谢宴上如愿以偿,零距离听到了钟扬的段子,却也得知了段子背后的故事:“印象最深的是,他说为了让科普讲座生动有趣,表现出脱口秀的感觉,那些脱口而出的段子是在家对着镜子反复练习练出的。”这让孙畅真切感受了钟扬对科普教育的敬业精神。“他像是经历了许多坎坷而历练出了泰然自如的气场,带着出世的态度一件件完成入世的事情。”
以出世的态度做入世之事,钟扬的脚步定格在了他所热爱的土地上。9月29日上午,钟扬遗体告别仪式在银川市殡仪馆举行。“风华五三秋崇德建业育人桃李天下播种未来,雪域十六载援藏支边报国胸怀西部常在路上”,满载哀思的挽联道不尽他短暂而悠长的一生。将热情奉献西部,将精力交给学生,将种子种进心里,而钟扬留下的每一粒种子也一定都会在未来生根发芽。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原标题为《沉痛告别钟扬教授》)
责任编辑:郑浩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复旦大学,植物学家,追悼会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