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人物分析之四:小指头,最孤独的王者

天下第一郭

2017-10-04 11: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篇幅虽短,脑洞却不是一般的大,彻底抛弃了原著铺垫许久的“三龙”格局。其实,让冰龙喷蓝色火焰(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冰龙喷的那玩意儿,暂且就称作火焰吧)融化长城这件事,本身就是个BUG,看着挺壮观,但细究起来根本没法成立,所以剧集也很讨巧地没有解释。
除了夜王驭冰龙这件事,第七季最大的surprise应该就是季终集我们伟大的小指头大人被二丫割喉而死。就算没有提前看过被黑客泄露的剧本,观众也完全可以从第七季中小指头越来越少的镜头和越来越收敛的气势上预测到这个剧情。只不过,一代权谋之王如此毫无招架之力地陨落,怎么看都挺没面子的(也挺没逻辑的)。算了,剧集让小指头死于珊莎之手不管怎样也算应对了书中关于珊莎的预言,至于过程我就暂不深究了。小指头这样死法总归是比第八季剧透里那些胡死乱死的角色们要强多了。
许多书迷和剧迷都声称,《冰与火之歌》最引人入胜的地方是其对复杂人性的刻画,这点我认同。说起来,“小指头” 培提尔·贝里席应该是马丁笔下拥有最复杂个性的几个人物之一。
贝里席家族在小指头曾祖父那一代还只是来自自由城邦布拉佛斯的雇佣骑士,在其祖父也成为骑士之后,便选择了布拉佛斯的象征——泰坦巨人的头作为族徽。到了小指头父亲这一代,贝里席家族虽说混到了河间地徒利家族麾下的小领主,但领地也仅仅是“五指半岛”中最小的那个岛,用小指头自己的话说,那里只有石头、岩崖和羊屎。所以奔流城继承人艾德慕·徒利才给培提尔起了“小指头”(Little Finger)这么一个别称。
在冰火历公元258到264年间,维斯特洛最后一次黑火叛乱(龙族的私生子都被冠以“黑火”之姓)引发了“九铜板王之战”。战争最终以保王派获胜,最后一位黑火血脉、黄金团的司令马里斯·黑火被“无畏者”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击杀而告终。在这次战役里,河间地领主霍斯特·徒利公爵与小指头的父亲结下友谊,他于是将年幼的培提尔·贝里席认作养子,带回奔流城抚养。
培提尔在奔流城长大的日子一点也没闲着,他在徒利二姐妹中间上演了一出穷小子爱上白富美、白富美为爱走单骑的三角大戏。正是这场结局悲凉的三角恋为日后维斯特洛血腥的“五王之战”埋下了引线,也造就了七大王国不世出的天才阴谋家——小指头。
各位估计都对这个故事有所了解,让我们再来回顾一下。
在朝夕相处中,培提尔爱上了徒利公爵美丽的长女凯特琳·徒利,但不止凯特琳自身对培提尔并无男女之爱,精明的徒利公爵也决不可能将女儿许配给身份仅比雇佣骑士高一点的小领主之子。在维斯特洛,贵族子女的婚姻向来都是为家族利益服务的。徒利家族虽说是河间地的领主,但无论是领土面积、家族财富或是政治势力都无法与四境守护的几个大家族相比。徒利公爵将凯特琳许配给临冬城的继承人布兰登·史塔克,为的就是通过与北境守护史塔克家族的姻亲关系来提升家族地位。
凯特琳·徒利
凯特琳即将嫁给布兰登的消息宣布后,十五岁又瘦又小的培提尔十分崩溃,他不顾安危主动提出与布兰登决斗,但结果可想而知。最终,还是在凯特琳的出面干预下,布兰登才饶过了培提尔性命。
另一方面,徒利公爵的二女儿莱莎·徒利对小指头情根深种,她趁培提尔为凯特琳伤心大醉之夜与其发生了关系。莱莎怀孕后,徒利公爵大怒,他将培提尔送回了五指半岛,并逼迫莱莎喝下了堕胎的“月茶”。
没多久,史塔克公爵和布兰登皆惨死于红堡,琼恩·艾林因拒不向疯王交出奈德·史塔克而举起叛旗。为了能推翻疯王统治,琼恩公爵需要广结同盟,他以求娶已不是处女的莱莎为条件,获得了徒利家族对簒夺者一方的支持。徒利公爵也如愿通过两个女儿的婚姻,让徒利家族同时与北境守护史塔克家族、东境守护艾林家族绑定了姻亲关系。
小指头和莱莎·徒利
簒夺者战争胜利后,琼恩·艾林出任劳勃·拜拉席恩的国王之手,一直和培提尔保持着联系的莱莎趁机向丈夫引荐培提尔,小指头因此被任命为海鸥镇的税务官。这本来就是一个吃闲饭的职位,但培提尔在短期内让海鸥镇的税收提升了十倍,因此获得了琼恩公爵的赏识。由于国王劳勃花钱如流水,国库的财政收入一直很成问题,培提尔在商业上的非凡天赋让他为劳勃解决了花钱的问题,所以入宫仅仅三年,培提尔即成为铁王座的“财政大臣”,列席御前会议。
提利昂曾形容小指头为“可以把两枚金龙磨一磨生出第三个的人”,这一点没错。培提尔深谙商业运作的原理——“他不是简单地收取税金,然后深锁国库。他用种种国王的承诺来抵支债款,再将国库里的资金拿去运用。他购置货车、店铺、船只和房舍,在作物丰收时低价买入谷物,在粮食短缺时高价卖出面包。他从北方买进羊毛,自南方购入麻布,从里斯进口蕾丝,或储存起来,或四处流通,染色之后,继而卖出。金龙币仿佛自行繁衍般不断膨胀增加,小指头放款出去,总能连本带利收回来。”
小指头列席御前会议
维斯特洛的财政大臣相当于今天一个国家的财政部长兼央行行长。从提利昂简要的描述中可以看出,在集权制的维斯特洛,财政大臣小指头拥有极大权力来分配和使用国库资金。在为王室充盈国库的同时,他也利用国库资金空手套白狼般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一个人能拥有如此惊人的商业天赋已十分难得,但对于小指头而言,成为财政大臣、染指巨额财富却仅仅是他迈向风云中心的第一步。
从疯王统治到劳勃坐上铁王座,再到之后的五王之战,几十年战火不断的乱世中,维斯特洛涌现了不少具有高超政治才能的人物。狡猾机敏的荆棘女王、擅长斡旋的琼恩公爵、大局为重的道朗亲王,以及杀伐决断毫不手软的泰温公爵。再小一辈里,还有精于谋算的提利昂和神秘莫测的瓦里斯。但近百年的七大王国史中,还从不曾有人像培提尔·贝里席这般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搅动七国风云。与他远超常人的商业才能相比,贝里席伯爵真正的能力在于依靠洞见人心掌控全局。
人们惯于将出身微寒又白手成家做出一番事业的人形容为“励志”,比如从一个跳蚤窝的孤儿成长为传奇御林铁卫的“高个”邓肯爵士(伊耿五世的御林铁卫队长兼好友)。我想说的是,培提尔·贝里席的段位已经超出“励志”所定义的范畴太多。
在恪守严格等级制度的维斯特洛,真正能够打破阶级上升通道的人寥寥无几。骑士们或许可以通过高超武艺以及战功得到受封,商人们或许能够经由经商成为巨贾,但在由王室和大贵族所组成的上层建筑中,政治势力绝不可能分他人一杯羹。小指头的第一个特殊之处便在于,他以仅比雇佣骑士高一等的卑微身份,在七大王国的权力中心,真正培养出属于自己的政治势力。
而他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有赖于贝里席伯爵的第二个特殊之处——正视并利用自己的弱势。
剧集《黑帆》中,白棉布杰克曾对黑胡子说过的一句话:“To be under-estimated is a great advantage.”这句台词用来解释小指头的过人之处最合适不过。
在维斯特洛大贵族们的眼中,“小指头对任何人都不构成威胁。他聪明伶俐,笑口常开,和蔼可亲,是每个人的朋友。不论国王或首相需要什么款子,他总有求必应,况且他出身不高,只比雇佣骑士稍高一等,因此也没什么起眼。他没有藩属诸侯,没有众多仆从,没有雄城古堡,没有值得夸耀的祖业,没有高攀婚姻的本钱。”说白了,小指头没有这个没有那个,劣势明显,不足为惧。
但这句话只说对了前半句。从凯特琳被许配给临冬城继承人的那一刻,十五岁的培提尔就明白了自己的“弱势”,不过那时候他年少气盛,硬是要用决斗的方式来抗拒卑微的身份。熟料与布兰登的决斗又扎了一把心,原来他的弱势还不止出身低微这一条,天生的瘦弱体格和不善舞刀弄枪也是不能忽略的弱势。被自己心爱的人从即将要迎娶她的人的剑下救出,是何等奇耻大辱,心智正常的人若不剖腹自杀也势必在心中留下难以弥合的创口,终身痛恨那个弱小的自己。
然而小指头大人到底是异于常人的。他在十几岁的年纪里,以如此凛冽的方式切实体会到自己的弱小,却没有流于“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站起来的”的励志套路。相反的,他采取了一种更为艰难也更为勇敢的方式来应对——接纳自己的弱势。正所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即便像泰温公爵那样震古烁今的英雄人物,也只能做到前者,却不知“能否正视自己的弱势”正是“权力的游戏”中高级玩家与终极玩家的区别所在。
在与布兰登争夺凯特琳这件事上,小指头看清了两个重要事实。第一、他的能力绝对不在比武场上;第二、他出身卑微,与大贵族正面争斗没有赢面。小指头或许也自怨自艾过自己的出身,亦或者痛恨过等级制度的不公,但他终究决定接受自己没拿到好牌这个现实。当他认清了自己,也就有机会认清敌人——那些总是看不见自己强大阴影下的其他人的当权者们。
于是,我们看到,身为一个卑微者,小指头从不介意把出身卑微展露人前。他利用这个劣势轻松解除了所有的忌惮,在任由当权者轻视自己的同时,不动声色的发展势力。
“四库总管全是他的人,王家会计和王家度量员,就连三间铸币厂的负责人,也都是他提名的人选。除此之外,港务长、包税人、海关人员、羊毛代理商、道路收费员、船务长、葡萄酒代理商等等,十个里面也有九个是小指头的人。他们大都家世普通,包括商人之子、小贵族,甚至有外国人,但以成就而论,这些人的能力远超前任的贵族事务官。”
从提利昂的这段描述中,足以看出小指头的政治手腕之高。他提拔和自己一样出身微寒的人,一来既不得罪也不偏向任何贵族,在表面上维持中立;二来可以让这些家世普通的人因为“知遇之恩”对自己死心塌地;最重要的是,因提拔的都是在大贵族眼中“不具任何威胁”的人,便也没人阻拦。就这样,小指头成功地在当权者眼皮子底下发展出一股忠于自己的势力。
“翻遍君临,你也找不到一个人胸前缝有仿声鸟纹章,可这并不意味着我培提尔在城中没有朋友。”小指头如是说。这种毫无党羽的表面迹象是小指头苦心经营的结果,就像他特意选择了“仿声鸟”代替泰坦巨人的家族文章。在君临,弱小就是最完美的隐形衣,那个让徒利公爵拒绝培提尔迎娶自己女儿的理由,在小指头手里成了助他暗度陈仓的利器。
不止如此,贝里席伯爵还十分懂得示弱。
在蓝礼被杀之后,因成功促成小玫瑰与乔佛里的联姻,小指头受封成为“赫伦堡公爵”。虽说有了公爵的名号,但谁都知道赫伦堡那时还在北境封臣卢斯·波顿手中,而赫伦堡的领地又是在与铁王座对立的河间地徒利家族的统治之内。小恶魔和泰温公爵根本就不打算给小指头任何实际上的好处,他们无非是想利用小指头出身低微,肯定想提升身份的心态来收买他当个棋子。
贝里席对这样“戏弄”性的安排欣然接受——“君临城内,只有两种人。要么当玩家,要么做棋子。”小指头丝毫不介意在该当棋子的时候当棋子,为的是让当权者们自以为是玩家。这个空头衔事件的结果,是小指头在御前会议上自荐,以赫伦堡公爵的名义去求娶东境守护艾林公爵的遗孀莱莎·艾林。虽然提利昂以小指头不值得信任为由提出异议,但包括泰温公爵在内的其他当权者们既不知莱莎对培提尔的感情,也认为凭小指头很难降服谷地贵族,他们的应允让培提尔不费一兵一卒便将艾林谷收入囊中。
莱莎母子
若说完全没有人看得出小指头的动作,那也是不公平的。提利昂受泰温公爵之命暂代国王之手期间,逐渐认识到培提尔的威胁,计划在五王之战结束后,着手削弱小指头的势力。而同样出身卑微的瓦里斯,对培提尔的认识远比任何贵族来的深刻,他称小指头为七国上下第二狡猾的人。在小指头向珊莎吐露自己的作为与计划之前,瓦里斯恐怕是整个维斯特洛最了解小指头的人。
然而不管是提利昂还是瓦里斯,在权谋这盘棋上,还是要输小指头一招半式。
提利昂代理首相期间,撤换了瑟曦身边的卫队,他提前让波隆收买了三个骑士,再安排瑟曦上当收编这三个骑士成为卫队,为的是能够监控瑟曦的一举一动。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直到被诬陷成为杀害乔佛里的凶手,提利昂也不知道他暗中收买的三个骑士其实是小指头特意从五指半岛派去君临的家丁。而在乔佛里的婚宴上,那些被视为引起提利昂谋杀小乔的动机的比武侏儒,正是小指头一手安排的。
八爪蜘蛛要比提利昂聪明些,对小指头的忌惮也更多,不过瓦里斯认为自己比小指头更狡猾,还是低估了贝里席伯爵。小指头和瓦里斯一样,非常清楚情报与信息的价值,他无法像八爪蜘蛛那样通过训练“小小鸟”深入红堡的各个角落,也并不精通易容术,但这并不代表贝里席没有获取情报的方式。他打着挣钱的名头广开妓院,将君临各色信息尽收眼底,并依靠雄厚的经济实力,四处收买人心。从某种程度上,小指头和瓦里斯共同构成了君临的情报网,但他更胜一筹的地方在于,在表面上他仍是财政大臣。当人们都对情报总管瓦里斯敬而远之甚至心生憎恨的时候,却没人怎么防着小指头这个有求必应的财神爷。
小指头打着挣钱的名头广开妓院,将君临各色信息尽收眼底。
下面,该讲讲贝里席伯爵的第三个特殊之处:洞见人心。
泰温公爵死于被自己蔑视的儿子,琼恩公爵死于自己从不关心的妻子,劳勃死于总是被自己称为“臭女人”的王后瑟曦,少狼主罗柏死于他认为可以不在乎的臣属佛雷家族。强者们似乎总在重复同样的错误,他们没能认识到,比起看得见的强大对手,那些被视而不见的人才最可怕。
小指头曾对化名为阿莲的珊莎说:“在权力的游戏之中,最卑微的棋子也有自己的欲望,有时候会拒绝执行你为它们设计的行动。记住这点,阿莲,这是瑟曦始终学不会的一课。”
贝里席伯爵从来不会低估任何人。尽管他智计无双,也依然会用心揣度每一个人的渴望。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奴仆弄臣,小指头总能在最合适的时机抛出最合适的诱饵,就像他所言,了解这些渴望就能操控人心。
他深知莱莎爱子如命,所以用琼恩公爵要将莱莎独子送去龙石岛当养子的计划,轻松说服了莱莎下毒谋害自己的丈夫;他知道蓝礼死后,提利尔家失去了仰仗的力量骑虎难下,而兰尼斯特又忙着对付罗柏很担心提利尔会转投北境,所以主动提出前去高庭促成提利尔与兰尼斯特的联盟;他知道荆棘女王担心小玫瑰无法控制乔佛里,便四处散布乔佛里暴虐的消息,促使荆棘女王对乔佛里起了杀机;他同样知道弄臣唐托斯软弱贪财又感念珊莎的救命之恩,所以利用唐托斯送给珊莎挂在发网上杀死乔佛里的毒药,并经由唐托斯将珊莎带出君临。
小指头神不知鬼不觉地操纵了令君临两番改天换地的大乱,而他本人却始终身在事外。尤其在乔佛里婚宴的两周之前,他表面上就已出发前往谷地求亲,连瓦里斯也没有把这事和小指头扯上关系。能在八爪蜘蛛无处不在的情报网下杀害琼恩公爵和国王乔佛里还没有引起怀疑,足见小指头的反间谍工作做到了何种程度。事实上,在把珊莎带到五指半岛后,小指头的第一个指令,就是让珊莎改头换面以防止被瓦里斯嗅到踪迹。
纵观原著,抛却珊莎不谈,瓦里斯是唯一能够在小指头面前自保的人,但也仅限自保而已。论权谋手段、洞见人心,贝里席伯爵可以说是冰火世界的独孤求败,若不是瓦里斯内心的动机莫测,小指头也不会难以下手。
连泰温公爵和八爪蜘蛛都能对付,谷地的那帮贵族自然不在话下。虽说把莱莎过早地除掉是个预计之外的突发事件,也给小指头带来了不少麻烦,但培提尔收买林恩·科布瑞爵士故意在与谷地贵族的会议上对自己拔剑,这一践踏宾客权利的行径为小指头赢得了对谷地一年的摄政权。之后,小指头拟定了在一年内,除掉弱小的反对者、赢得摇摆派的支持、孤立坚定的反对者的计划,并着手教珊莎赢得谷地继承人哈罗德·哈顿的青睐。可叹当年凯冯·兰尼斯特爵士还认定培提尔会陷入与谷底贵族的争斗,正好可以让君临受益,却不知兰尼斯特家族才是那个与虎谋皮的人。
不过,这也怪不得凯冯爵士,一直以来,赫伦堡公爵都是迷惑人心的高手。正如他自己所言:“永远都要让你的敌人迷惑,永远都要让他们猜不透你的打算、看不清你的为人,这样你真正的目的就不会暴露。很多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做一些没有明显好处的事,甚至是一些表面上看来有损于自己利益的事。”
小指头多年在人前人后经营戏谑的形象,让大贵族们认为他只是一般求财求权的小人物,看得深点的如提利昂视他为精明的投机分子,瓦里斯则更聪明地表示“只有天上诸神才知道小指头在玩什么把戏”。
从海鸥镇的税务官,到财政大臣,到赫伦堡公爵,再到谷地的摄政王,小指头步步为营,一路平步青云,但他真正的目的却又似乎并不是权势与地位。
马丁为小指头铺垫的结局想必大家都知道,被称为“高尚之心的鬼魂”的森林女巫曾作出预言:“那位少女在冰雪城堡外杀了一个无敌的巨人。”——小指头将会死于珊莎之手。
珊莎的确是无冕之王小指头唯一的弱点。赫伦堡公爵可以正视并接纳自己所有的弱势,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这个弱点。是他真的得意忘形了吗?说到底,小指头在权力的游戏里纵横捭阖,为的又是什么呢?
作为家中独子,他远离家人以养子身份在奔流城长大。同席恩·葛雷乔伊一样,就算养父母再好,对于养子来说,那始终也是别人的家。凯特琳比培提尔年长,自幼就对培提尔非常照顾,这份家人般的温暖对培提尔来说就是爱,而培提尔也用自己全部的真心回应了这份他视为珍宝的爱。很难想象如今这个永远躲在暗处的诡谲人物,当年竟会不顾生死的与临冬城继承人决斗。十五岁失去凯特琳的时候,小指头身上最炽热和最真诚的那部分也随之逝去了。
从被徒利公爵送出奔流城至今,小指头在乱世中沉浮,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舞台,却再没能感受过凯特琳曾给予他的、家人的感觉。金钱、权力、地位,或许只是小指头的手段,他真正心之所向又无法放下的,自始至终都是与凯特琳在一起的时光。
在说服莱莎下毒杀害琼恩公爵的同时,他让莱莎写信给凯特琳控告是瑟曦谋害了琼恩公爵。之后,又用刺杀布兰的匕首陷害小恶魔。就算小指头在权谋手段上无可匹敌,他也不可能预见到之后种种混乱引发的五王之战。我猜测,他处心积虑要挑起兰尼斯特与史塔克之间的仇怨,初始目的是想借兰尼斯特之手剪除奈德公爵,凯特琳的丈夫。这样,既报了当年史塔克娶走凯特琳的仇,也使他有可能重新介入凯特琳的生活。(凯特琳自从嫁到了临冬城,就切断了与小指头的一切联系,小指头写了很多信给她,她一律不拆封就直接烧掉)

但不按规矩出牌的乔佛里在大教堂前临时起意,将奈德公爵穿上黑衣的判决改为斩首,君临的暗斗突然间引发北境叛乱,再到后来蓝礼、史坦尼斯和巴隆大王纷纷称王,事情的发展超出了预期。
在与莱莎发生关系的那一夜,大醉的培提尔把莱莎当成了凯特琳,一直叫着凯特琳的名字。尽管事后确知与自己发生关系的是莱莎,但多年来,培提尔坚称凯特琳曾把贞操献给了他。在小指头心里,不管事实如何,那个甜蜜的、美梦成真的夜晚自己的确是和凯特琳在一起的,他不愿意从这样的梦境中醒来。凯特琳在血色婚礼上被佛雷家割喉而死,小指头永远失去了自己毕生所爱,珊莎那酷似凯特琳的样貌成了培提尔唯一可以继续做梦的理由。
五王之战期间,小指头做每件事的动机都隐藏着对珊莎的执念。他促成小玫瑰与乔佛里的联姻,受封赫伦堡公爵的同时,也解除了珊莎与乔佛里的婚约。他将荆棘女王想把珊莎嫁给高庭继承人的计划透露给泰温公爵,目的是把珊莎留在君临自己的掌控范围;泰温公爵迅速安排珊莎嫁给小恶魔之后,小指头又很快通过荆棘女王谋杀小乔来构陷提利昂为凶手,不管提利昂是死刑还是穿上黑衣,都能解除珊莎与小恶魔的婚姻关系。
机敏如小指头,不可能看不到向珊莎吐露自己所作所为的弊端,但他还是克制不住地这样做了。能再一次拥有凯特琳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小指头一方面想利用珊莎的身份做文章,另一方面又抑制不住想把她据为己有的念头。失去理智地吻了珊莎,小指头不得已让妒恨发狂的莱莎提前出局。对于培提尔来说,歇斯底里的莱莎是早晚要除掉的,只是他不曾意识到,莱莎的死,同样意味着他失去了唯一真心待他的盟友。
其实,权谋之王的败局并不始于珊莎,而是始于孤独。
小指头的一生过得悲凉,在别人的家长大,爱着别人的妻子。他人生中唯一一段不孤独的时光就是在谷地度过的。凯特琳远嫁之后,为了深入权力的游戏,他不能再信任任何人,不能再对任何人坦露心迹,也不能再爱任何人。不管小指头对莱莎有没有感情,莱莎都是小指头与孤独深渊的最后一道屏障,如今,培提尔不再有家人,不再有朋友,也不再有爱他的人。
泰温公爵有弟弟凯冯的辅佐,提利昂有爱他的哥哥詹姆,就连孤儿瓦里斯也有患难之交、潘托斯总督伊利里欧的鼎力相助。权谋或许可以助人取胜,但救人于绝境之中的却往往是爱。所以,提利昂能够逃离凶险异常的陷害,而小指头稍有不察,就将面临跪求无门的死局。(剧集对小指头之死处理得很粗糙,但最后一幕他恳请众人却无人响应的绝望,倒是很符合这个人物发展的条线)
最讽刺和可悲的是,培提尔正是因为想寻回当年在谷地温暖的生活,想再次拥有爱,才给了珊莎伤害自己的机会。若他仅仅视珊莎为一枚棋子,那么还是可以审时度势,立于不败之地。一代权谋之王,打败了所有对手,却终究敌不过无望的孤独,走不出自己的过去。
比起龙妈、囧雪这些“天命所归”、靠着命运开挂的人物,小指头要真实有趣得多。他的一生,没有任何“注定”可言。靠着洞悉人心、分析局势,他一步步扭转命运。他深入阴诡人心去窥探秘密与动机,却又总能抽身回来理性地把控全局。说实在的,但凡读到有小指头的章节,都像是在看九段棋手在落子,一招一式的背后,是十招以前的深谋远虑,是对每一个变量的精准控制。在贵族当道的维斯特洛,只有他,亲手碾碎了当年横亘在他与凯特琳之间的阶级阻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小指头反叛得彻底。森林女巫的预言曾用“无敌的巨人”来形容培提尔·贝里席,面对这样一个“神”级别的人物,请允许我献上自己的膝盖。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冰与火之歌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