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者丨鼓浪屿24小时书店店长:为游客提供一个精神据点

澎湃新闻记者 韩雨亭 发自厦门鼓浪屿

2017-10-06 17: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0月1日,鼓浪屿岛上的晓学堂·虫洞书店“24小时书店”试运营的第一天。身为店长的刘春红忐忑不安地度过一天,当晚她彻夜难眠,生怕店里出现了什么意外,让“24小时”计划泡了汤,所以她特别担心,甚至在脑海中反复推演了应急处理方案。
下班回家后,她也没闲过,不停地给同事发微信询问现场情况。
“鼓浪屿上还好游客不多,很安静,没发生什么事。”刘春红笑着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她和团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刘春红说,她已经慢慢喜欢上书店“店长”的角色。澎湃新闻记者 韩雨亭 图
虫洞书店是鼓浪屿岛上的一家复合型的文艺书店,它位于鼓浪屿知名景点——海天堂构,这是一处由菲律宾华侨黄秀烺和黄念忆共同于1920年到1930年间建成的大型宅院,成为鼓浪屿岛上唯一按照中轴线对称布局的别墅建筑群。
虫洞书店所在的花园式别墅是海天堂构的组成部分,此前是一家老别墅咖啡馆,后来厦门投资人苏晓东接过来将其改建为新型复合式书店,其经营模式不是一家单纯意义的书店,而是集图书、时尚、艺术和简餐阅读与旅行空间为一体,图书主要位于一楼,其他楼层囊括了艺术设计和展览等活动。
这是一个富有理想和实验色彩的新型书店。2016年,晓学堂·虫洞书店通过网络众筹,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人,其众筹目标超过3000%,知名电影导演宁浩、“十点读书”林少均成为书店股东,为其背书。
这家书店也对刘春红产生了很大的改变,她说自己慢慢喜欢上了书店“店长”的角色。
“我现在忙工作之余,偶尔会坐在书店走廊的椅子上看看书,放松一下自己。”
随着书店的名气越大,岛上很多居民和游客慕名而来。虫洞书店供图
从销售管理到书店店长
刘春红是江西人,她后来嫁到鼓浪屿,成为一位新“岛民”。
在加盟苏晓东团队前,她在厦门从事服装销售,为方便照顾家庭,她和丈夫决定回到鼓浪屿岛上生活,孩子上学后,她闲不住了,应聘到苏晓东投资的一家文创商店上班。
“从我家到单位很近,只有5分钟路程,以前我不知道文创商品,也不知道文创可以做得那么有市场,最初我走进店里时,惊呆了,那么多漂亮的小物件、小玩偶都是艺术家原创,背后都有故事,我特别喜欢。”刘春红回忆称。
正好,她看到商店正在招聘销售管理人员,决定前往应聘,便机缘巧合了加盟到了苏晓东团队,从2013年至今。
2016年,苏晓东认为鼓浪屿的文化和旅游业态正在升级,决定借此在岛上开一家新型书店。公司管理层找到刘春红,希望她能担任店长。
“我希望门店经营团队成员能真正扎根鼓浪屿,她是一直跟着我们成长的伙伴,而且就住在鼓浪屿。作为书店的经营行为和艺术不能太高大上,还要能接地气,不仅卖书,还要卖与生活美学相关的产品,所以她的亲和力十分重要。”苏晓东对澎湃新闻称,这是公司选择刘春红担任虫洞书店店长的原因。
起初,刘春红对公司决定在鼓浪屿开书店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早先听公司说要在鼓浪屿开书店,我想书店难道只卖书吗?那怎么挣钱呢?只卖书不是亏死了吗?后来公司说不是一般的书店,而是新型书店。我很好奇,但也一直在怀疑。”刘春红称。
她知道,老板一直都有开书店的梦想,但她很关心商业模式是否靠谱,如果亏损,作为店长她会很有压力。
刘春红的担心不无道理。近几年,电商书店的全面崛起,对实体书店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很多传统实体书店纷纷倒闭。
作为投资人,苏晓东的却有着不同判断。
“我是一个喜欢拥抱新的技术变革的人,今天我开书店并不能死守传统书店的模式,但我认为不是所有技术变革,载体必须改变,走到一定程度,人心都是会回归的,纸质读书是最舒服的阅读方式。虽然,我也会用电子阅读器,但它翻页质感根本无法与纸质书相比。”苏晓东称,虫洞书店为公众提供了一种回归式的阅读场景。
现实也是如此,虽然人们已习惯在网上买书,但并不意味着实体书店的集体退场。亚马逊、当当网均已涉足实体书店,由此可见实体书店市场大有可为。
“鼓浪屿本身是一个以慢节奏著称的岛屿,比如,你一定要等过渡的船,一定要漫悠悠地步行。一步一景,遇见一筑一树。如果这样的地方,有一家书店,一家让你忘记时间,隔离忙碌的书店,我想再适合不过。我们需要网络与移动互联带来的方便,我们也需要在鼓浪屿遇见一个可触可感的休闲空间,一本书,一杯茶,一个人,一件艺术品。这样的旅行,才更有趣,更有温度。”晓学堂总经理俞正辉对澎湃新闻称。
刘春红也认同了这样的观念,她意识到“书不只是商品那么简单,还有避不开的文化体验。”
她决定试试看,细想自己反正也年轻,便答应担任店长一职。
如何从一名销售管理人员到书店的店长,刘春红心里有些“吃不准”。
“我对书店里的文创品和餐饮没什么问题,但对图书感觉有点棘手。虽然平时也会看书,但阅读量没那么广,幸好公司有专门负责选书的团队,他们阅读量都很广,这样形成了互补的关系。”刘春红对澎湃新闻称。
她认为自己在担任店长过程中学到了很多,在参与选书和研究图书排行榜的同时,也扩大了自己的阅读量。
百年老别墅构建的多元空间让很多游客印象深刻。虫洞书店供图
“书籍不像一般产品,好比一个白纸杯,只要了解它的材质和设计理念,便可以和游客推介,书不一样,每本书都是团队精选出来,哪怕没看过,最起码也要了解书里的内容才能给游客推销,特别当游客盲目时,你要主动给他们推荐书。这意味着你首先要知道作者是谁,他究竟写了哪几本书,你才能推荐。”刘春红称,为了更好的当好店长,她现在只要有闲时间,就会抱着一本书打发时间。
“以前有空会约个朋友逛逛街,买衣服,现在不会了,只要有空就会坐在那边啃一本书,一个上午就这么过了。”刘春红称。
在她的带动下,店员也会跟着一起成长,年轻人都爱看手机,她鼓励大家把手机放下,只要有空余时间,店员可免费看书,因此不少店员已养成了看书、买书的习惯,不少店员都从店里买了40、50本书,甚至有的店员只是被书的装帧吸引,买回去作为收藏品。
由于书店位置相对僻静,早期没什么客人,后来随着书店名气起来了,吸引不少慕名而来的读者。
“我们客人并不算多,每天最多时可能也就200多人,客流一多的话,书店的氛围就没有了,我认为书店还是要保持相对静谧的环境。别看人少,凡是来书店的人,成交率很高。根据初步统计,我们客流的成交率达到80%左右,只要能静静坐下来就会消费,只是多少而已。”刘春红称。
根据她的观察,现在到店里的客人最少会买本书,点杯饮品,当然也不乏大单,曾经有位客人,一次性在书店里消费了6000元左右,让经营团队很高兴,也让大家对做好新型书店有了一定信心。
经过接近一年的交易量统计,她也摸到了卖书规律,现在流行“亲子游”,所以书店卖得最好的是儿童书籍和绘本,其次是文学和生活类。
虫洞书店不单纯是一家书店,但图书却是它重要组成部分。虫洞书店供图
温暖的据点
国庆前夕,公司决定试运营“24小时书店”,请刘春红做好准备,她听完第一反应是——“不妥”。
“我想到的都是现实难题,首先面临招人的问题,如果要熬夜,肯定不好招人。我告诉公司领导,能不能公司先考虑一下呢?其次是安全问题,因为书店主要业绩在白天,所以我肯定要保证白天,不可能把白天的值班员工放在晚上。其次是安全问题,深夜万一有人喝醉了酒,跑来书店闹事怎么办呢?”刘春红称,经过反复思考,她最后给公司的建议是:“能不能不要做,或者推迟做呢?”
得到的答复是:“不行,必须国庆期间推出24小时书店。”
眼看躲不过去了,摆在她只有一条路——如何经营好一家“24小时书店”。
她试着根据书店实际状况进行改变。刘春红决定在试营运阶段先安排一名老员工值夜班,再外招了一个人,专程上夜班,上完回家睡觉,不用白班,以此解决人员问题。客人深夜到店吃什么喝什么也是一个问题,她决定不提供复杂的餐食和饮品,深夜只卖热茶,这样一来就相对简单了。
即便安排妥当了,她也不放心。
“书店才两个人值班,我也怕,后面想一想,应该没那么坏,毕竟鼓浪屿还是治安很好的。”刘春红称。
10月2日上午6点钟左右,鼓浪屿岛上开始有很多早起的人看日出,书店才陆陆续续有客人进来了,有的人纯粹路过,好奇在如此僻静的地方还有一家24小时书店,也有人去海边玩,玩完后逛回来,顺便坐在书店喝一杯热茶,看看书。
刘春红让同事把值夜班发生的一切,包括内心的想法和反应用日记的方式记录下来,而她自己也开始对“24小时书店”意义有了完全不同的认识。
“鼓浪屿岛上大部分商家、店铺,最晚应该11点半就关门了,很多游客都是大老远从外地过来,想要体验一下鼓浪屿宁静的夜景,但却没有地方可去,如果有家24小时书店为他们留一盏灯,给一杯热茶,读一本书,我想那应该是一件很温暖的事,这也是我们的价值所在。”刘春红称。
她认为,这也是公司推出24小时书店的出发点,一间好的书店,在任何一座大城市都是温暖与精神坚守的据点。
相对一般的书店,虫洞书店更加讲究创意和设计,给读者留下一个美好的视觉体验。虫洞书店供图
刘春红认为,现在虫洞书店在鼓浪屿已经部分扮演了“公共图书馆”功能,目前书店推出了一个“共享阅读”计划,书店为本地人和外地游客收集了3000多册关于鼓浪屿的书籍,为上岛的每一位游客提供免费借阅服务,游客可以带到住宿的旅馆,看完之后再还回来。
“如果严格按照商业收益的话,这个计划很难挣到什么钱,但它却能为读者提供了一个共享阅读空间。”刘春红称。
责任编辑:王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24小时书店 精神据点 鼓浪屿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