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者|塞罕坝“林三代”14年中秋难团圆:怕林子毁在手中

澎湃新闻记者 王哿 发自河北塞罕坝机械林场

2017-10-05 17: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营林区施工员丁玉辉每天往返四十公里上山作业,任务很重,基本没有休息时间。视频编辑 沈彤(01:45)
“哎!哎!哎!你在哪里?”
“嘿!嘿!嘿!我在这呢!”
这个被塞罕坝人自己命名的作业地块“头道沟防火线西”是个手机信号极不稳定的地方,10月4日上午,河北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千层板林场副场长张健东带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走了近一个小时的山路,才在半山坡上找到了在此区域作业的千层板林场烟子窑营林区施工员丁玉辉。
初见丁玉辉,他中等身材、皮肤黝黑、双手粗糙、一身迷彩服、一双胶鞋,手中的档案袋还装有与社会雇工签署的生产合同。
丁玉辉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营林区的职工人数较少,主要为施工员和护林员。目前正值营林时期,营林区唯一的施工员丁玉辉的主要任务就是要以“去劣留优”的原则,将不符合规划、标准,生长出现问题的树木剔除。
这些天,丁玉辉已经将这类树木进行“打号”标记,它们即将被砍伐,随后集中销售。
“这个作业区离烟子窑营林区驻地来回有40公里,中午基本就不回去吃饭了,带了保温壶和方便面,简单吃一口就行了。”丁玉辉称,整个营林区今年共有50个小班,其中8个小班为采伐区,剩余42个为修剪区,任务很重,基本没有休息时间。
烟子窑营林区是千层板林场下辖的四个营林区之一,管理面积为51721亩,其中除塞罕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占地1万余亩外,其余全部为林子,植被包括落叶松和桦树。
今年35岁的丁玉辉可算得上是个“林三代”,从小在塞罕坝林场的林子中玩耍,住在阴河林场的土坯房子里。爷爷辈是塞罕坝第一代造林人,父亲、母亲都是上个世纪70年代通过招工来到林场工作的,父亲做过20多年的施工员,后来担任了营林区主任,母亲在林场苗圃工作,负责育苗和除草,现都已退休在家,在围场县城帮助丁玉辉和哥哥带孩子。
丁玉辉从部队退伍后,2004年3月份回到塞罕坝机械林场工作,至今已有14个年头,期间的端午节、中秋节、国庆节都赶在林场的重要防火期,他都没有时间下山去和家人团聚。
不过,丁玉辉并没有太多后悔。
“我觉得我作为塞罕坝的施工员,我很自豪,看到亲手造的林子已经成长起来了,非常高兴,我不想老一辈打拼下来的事业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现在家人都理解了,没有太多抱怨。”丁玉辉说。
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千层板林场烟子窑营林区施工员丁玉辉正在头道沟防火线西面的山坡上作业,将淘汰的树木进行标记后砍伐。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王哿 图
退伍
2001年,高中毕业的丁玉辉并没有去考大学,而是在同学的“鼓动”下参了军,在云南森林武警部队服役。
两年后,丁玉辉服役期满,并已经做好转士官继续留在部队工作的准备。但由于在塞罕坝机械林场工作多年的父母做他工作,说塞罕坝需要年轻人回来建设。最终,丁玉辉放弃转士官的机会,选择退伍回到老家。
2004年3月,根据相关政策,丁玉辉被安置到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专业扑火队成为了一名临时扑火队员。当时的月薪只有400元,除去吃饭、交通费等生活费用,丁玉辉已所剩无几,每个月还要靠父母接济几百元。
到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专业扑火队工作后,丁玉辉一开始也曾后悔过,“当初要留在部队转士官肯定比回来好,工资比这高的多”。丁玉辉的父母安慰他说,“在这好好干,转正了就好了”。
那一年,与丁玉辉同时被安置到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专业扑火队的退伍兵有十多人,他并不孤独,与同事们相处得也很融洽,他们一起跑步、一起训练、学习防火扑火知识。
从那时起,丁玉辉便没有了正常的节日休假,只有非防火期才能轮休。
2005年,丁玉辉在扑火队转为了林场的正式职工,随之工资也增加了一些。此后,丁玉辉担任了扑火队的中队长一职。
丁玉辉在扑火队工作时曾支援过的唯一一次域外火情。有一年的清明节期间,河北与内蒙古边界靠内蒙古一侧发生森林火灾,为防止大火过界,丁玉辉与20余名队员及时赶到现场与内蒙古方面扑火队员一起作业,不到两个小时就将大火扑灭。
“由于在服役期间有森林扑火经验,这次实战行动并没有害怕。大火扑灭后,我们已经爬到了山顶,队员们带的饮用水都喝完了,当时太渴了,见到山沟里还有雪,都跑过去攥雪球吃,很难忘。”丁玉辉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称。
由于塞罕坝机械林场防火工作扎实有效,55年来未发生过一次火灾事故,丁玉辉平日的工作除训练外还会去林场的旅游开发公司帮忙。
转眼间,七年过去了。
有一次,丁玉辉父亲找他聊到,“你出来锻炼锻炼吧,学学技术,你说你当个林场的人,连造林、营林都不懂,也说不过去,有合适的机会去干干施工。”
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千层板林场烟子窑营林区施工员丁玉辉在驻地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林区分布。
换岗
丁玉辉听了父亲的话。
随后,丁玉辉与同期担任中队长的同事们向单位领导表明了换岗位的想法,并提交了申请。由于年龄原因,再加之每年都会有退伍军人补充,扑火的队员并不紧缺,他们的申请最终得到单位批准。
2010年5月14日,丁玉辉拿到调令,由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专业扑火队调到千层板林场烟子窑营林区担任施工员一职。
初到营林区,丁玉辉对所在岗位的工作状态并不熟悉,在千层板林场生产股股长和烟子窑营林区主任的帮助下,丁玉辉用了半年的时间就学会了“灌罐”、“打号”、“采伐”等专业工种。
这半年下来,丁玉辉感受最深的就是累,每天都要上山进行施工作业。“这半年时间里上山次数能赶上前些年全部次数了”。丁玉辉感慨道。
“刚开始上山打号的时候,一上午拿着斧头从林子这头走到那头,不敢动,看着每棵树都很好,后来跟着生产股长学习后才敢动手。”丁玉辉说,这段时间,每天打号也就三四百棵树,到现在每天已经能够打到一千多棵了。
本想到新的岗位会比扑火队工作会轻松些,另丁玉辉没想到的是比原来还要忙了,并没有时间下山回家。
2016年春节,丁玉辉回到家与父母交流到营林区工作的心得。父亲对他说,“慢慢干吧,不要怕辛苦,习惯了就好了,在这还要学技术呢,要不以后你连造林都不会”。
第二年,熟悉了施工员工作程序的丁玉辉开始单独上山作业。春季造林,秋季营林成了丁玉辉的全部,就这样,丁玉辉年复一年的重复着。
到今年,丁玉辉在施工员的岗位上又干了七年。
“去年秋季营林7144亩,今年春季造林1700多亩,营林任务指标5095亩。看到自己种的树已经长大了,我很高兴,我要继续好好的经营这片林子,好好工作。”丁玉辉说。
家庭
丁玉辉在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专业扑火队工作期间收获了自己爱情。
2005年,已经转为正式职工的丁玉辉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妻子与他同岁,在围场二中任教。那个时候他们并不常见,只有在丁玉辉非防火期倒休的时候才两人能见上一面。
谈恋爱的那两年,丁玉辉经常被女朋友质问,“你在山上天天都干什么啊?为什么不回家?”丁玉辉只能慢慢地做女朋友的工作,介绍他每天都在做什么。久而久之,女朋友也就理解了。
2007年,丁玉辉与女朋友结束了两年多的恋爱期,那年的农历八月十二,他们结婚了。婚后,丁玉辉跟往常一样,只能在非防火期的时候倒休回家陪妻子,妻子也能体会到他的艰辛。闹点小别扭也是常事,丁玉辉都是耐心的给妻子讲道理,每次回家都是抢着干家务。
丁玉辉的妻子曾开玩笑的说,“早知道是这样,就不嫁给你了,现在发现根本就指望不上你这个大老爷们。”
2008年9月3日,丁玉辉的女儿出生了。
“我老婆生孩子的时候我记忆最深刻了。当时也是非防火期,我在倒休,就到承德市医院陪护生病住院的岳父,那时候我老婆也快生了,只有我母亲一个人在医院照顾她。生的前一天我岳母才把我替换回去,我急忙回到围场县医院,夜里一点多女儿出生了,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发现我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看着她疼得我都难受。”丁玉辉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道。
孩子出生后的第十二天,防火期开始了,丁玉辉匆匆忙忙地回到了岗位上。等妻子出了月子,他才请了假过去陪了几天。
丁玉辉到营林区工作后,工作更忙了,照顾家庭的责任全部落到妻子一个人头上。
现在丁玉辉的女儿上小学三年级了,父女俩平时经常打电话或微信视频交流,感情非常好。放暑假的时候,丁玉辉的女儿也会到山上住上一段时间。
女儿也会问到,“爸爸你干啥呢?”丁玉辉回道,“放树”,女儿继续追问,“跟光头强一样吗?”丁玉辉也会耐心的跟女儿讲,“爸爸这个工作不像是动画片演的那样,不是乱砍滥伐。”
今年农历八月十二(10月1日)那天是丁玉辉与妻子结婚十周年纪念日,他一大早就给妻子打去电话。
妻子回道,“那你也不能回来陪我啊!”丁玉辉安慰妻子说,“没招啊,山上有干活的工人,我得去看着。”
责任编辑:王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塞罕坝林区 施工员 扑火员

相关推荐

评论(1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