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集齐四位“山鸡哥”,网剧《反黑》呈现了什么样的江湖

戴桃疆

2017-10-07 13: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陈小春时下最火的影视作品不是网络剧《反黑》,而是带孩子上山下乡的综艺节目,对于多数人而言,当下喜闻乐见的场景是看山鸡哥扮灰太狼。
“山鸡哥”是陈小春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香港《古惑仔》系列电影中塑造的经典角色,时代变换,沧海桑田,曾经盛极一时的帮派影视作品的主题和格调也有所不同。
常规的风云变幻故事通常选择低开高走,在高潮之后迎来结局,困难逐渐升级,任务系数逐渐升高,打败最大的幕后黑手,揭开阴暗的一页,英雄得到桂冠,可能出现牺牲,也可能在历经波折之后获得团圆。然而,《反黑》是按照风流云散的格调讲述故事的。
开篇就是帮派推举新一任话事人的大场面,仅过了一集,在香港已有百年基业的帮派“和兴盛”所有大佬就因为警方卧底凤凰哥(陈小春饰)的存在出现事业的转折点,金字塔形组织结构的兴和盛被警方掐去了头部,群龙无首,遂成一盘散沙。
红头发的凤凰哥把头发染回黑色,改回本名“陈凤翔”回归警队,从一九八六年完成一锅端的大事业到一九九四年被上司选调到反黑组,干了八年的文职工作。这八年,就像作为凤凰哥在和兴盛卧底的八年一样,被《反黑》按下不表。高潮和低谷都按下不表,平静中起波澜成为《反黑》的主调。
陈小春饰陈凤翔。
老一辈折在一九八六年夏天的帮派总选之后,和兴盛的地盘被其他地下势力蚕食,香港尚处于回归前夕,以“佐治”为代表的境外势力渗透至帮会组织,暗中操纵各方势力,成为幕后最大的得利者。
佐治扶植起的第一个傀儡是绰号“嚣张”的张志强(张建声饰),这个由卧底时期的凤凰哥一手培养起来的小弟在总选期间被怀疑成警方潜入帮会组织的“内鬼”,凤凰哥表明真实身份之后,精神上遭受了双重打击,信仰崩坏,性情大变,成为好勇斗狠、视江湖规矩为无物的新一代帮会头目。
张建声饰嚣张。
嚣张这个角色行事张狂,目中无人,造型和表演都透着一股邪气,看上去是老港片里常见的典型反派角色,本以为他可以嚣张很久,实践台词中“摆大龙凤”的宣言,搞出戏曲班子式热闹又富有戏剧感的大场面,然而《反黑》里没有。
王晶电影《追龙》开篇不久就出现了警方介入帮派火并的“大龙凤”,《反黑》里的“大龙凤”则神龙见首不见尾,“嚣张”之后出现的几位话事人候选人也纷纷对外宣称要“摆大龙凤”,但不是大龙凤化小,就是被睿智机敏、深谙地下势力形式规则的陈警官扼杀在萌芽中。
代表正义势力的陈凤翔凤舞九天,江湖龙争虎斗在正义的利剑面前不过是龇牙咧嘴的地头蛇。嚣张很快被陈凤翔依靠智慧摆平,五名香港警察带着三十发子弹一枪没放就搞定了一场潜在的流血冲突,社会和平秩序得到维护,邪恶在正义耀眼光辉的照射下仓皇逃窜。
后续故事中,《反黑》将越来越多的场景分配给私人空间,陈凤翔的个人生活在戏份上与和兴盛继续寻找话事人之路平分秋色。剧情相对平淡,刘德华歌曲穿插其间的次数越来越多,《反黑》从香港黑帮题材叙事回归到港剧叙事的人情冷暖上来。
吴志雄饰B哥。
出演《反黑》的大多是一个一个时代黑帮题材港片里的熟脸,其中一些演员曾经还是帮派内部叱咤风云的人物。比如在剧中和兴盛的二代头目之一吴志雄就是吴志雄本人本名本色出演,角色性格经历大致相似,用的绰号都是吴志雄在江湖中的绰号“大佬B”。
吴志雄在《古惑仔》系列中也饰演过一个用这个绰号混江湖的角色,和《古惑仔》系列中的形象不同,《反黑》中的“大佬B”从行动上看更像是一个善良市民,甚至用上了官方宣传片的同款背景现身说法,教育观众要多多读书,慎重择友。这个角色的设定和演员本人太像了,以至于从观众角度很难分辨显示器里看到的到底是一个说台词的角色,还是一个退出江湖许多年的老古惑仔。
李灿琛饰黄志安。
《反黑》一次性集齐了四位《古惑仔》系列电影中山鸡哥的饰演者,本剧导演(兼剧中人物“太子鸡”的饰演者)宋本中及男一号的陈小春曾在《古惑仔之人在江湖》中分饰少年“山鸡”和成人“山鸡”,饰演男三号黄志安的里灿琛曾在《古惑仔之少年激斗篇》中饰演“山鸡”,饰演地下社会打手中介“玻璃”的梁烈唯曾在《古惑仔之江湖新秩序》中饰演“山鸡”。四只山鸡到了《反黑》中,有的变了凤凰,有的成了阿sir,有的在江湖中继续飘摇,有的被更黑恶的势力吞掉,江湖或许还是那个江湖,山鸡哥却早已不是九十年代的山鸡了。
吴孟达饰演猪油叔。
如果真正地践行九十年代港剧的拍摄模式,《反黑》可能不会选择现在的叙事方式。港剧并不是不展示迟暮的英雄,但通常的重点都落在落寞之后重装上阵上。
《反黑》为了迎合时间节点的选择,牺牲了人物塑造的黄金时段,陈凤翔卧底和兴盛的心路历程本是戏剧规律最喜欢的部分,是英雄成就的部分,除了作为还有铺满荆棘的心路历程。但这部分被按下不表,回归警队之后,他融入了集体,对手不再有能力兴风作浪,社会环境变化,阴谋的主使不再需要小人物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主角的对手越来越弱,曾经叱咤风云、兴风作浪的老一辈愈发老去,在越来越多的生活情节中,《反黑》悄悄地完成了主题的变奏,从涉黑题材转变为反黑警员陈凤翔迎接回归的幸福生活。
帮派内部成员的故事虽然在全剧中占了很大比例,但他们的故事往往提供的都是各种各样惨烈的教训。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加入帮派组织的人,尤其是那些并非无药可就的年轻人,最终都没有像当年《古惑仔》系列电影中的青年那样成为“大佬”,而是血溅街头,失去所有,迷失了出发时方向。这些富有教育意义的情节,配合整部剧不断微妙转向的主题,共同构成了《反黑》的中心叙事——对组织的绝对拥护和绝对信任。
“反黑”至今仍然是香港警察队伍中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涉及领域不仅仅包括打击黑社会性质的帮会组织,同时也负责处理与之相关的毒品、枪支及其他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的犯罪活动,近几年来也有许多港剧选择这一支警力作为表现主体。《反黑》除了延续对组织活动的关注,更多地是想通过对老港剧表现手法的复刻唤回一缕魂魄,这种召唤也体现在近期出现的香港电影中,奈何受到叙事的限制,它有了风味,料却不够足,不够精彩,或许可以被视为是一次不过的试水,但最后恐难留余味。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