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东招远做一日淘金客

黎瑾

2017-10-10 18: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金子,黄黄的,发光的,宝贵的金子!……只要一点点儿,就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卑贱的变成尊贵的,老人变成少年,懦夫变成勇士。”
看着薄暮中在清浅的河流中努力淘金的游人——中年人满脸严肃,少年人满眼新奇,20来个人挤满了河岸,莎士比亚的悲剧《雅典的泰门》中的句子突然就涌上了心头。但很快,我就把这句话抛在了脑后,抄起木盘子,挖出一些河沙,就一心一意地在水中淘了起来。

乘着小火车在潮湿黑暗的矿洞里穿行。本文摄影均为 纪韩 图
在黄金博物馆抱金砖
被称为“中国金都”的招远,古已有名,境内的玲珑金矿如今更是中国十大金矿之一。史有记载的招远采金活动,可追溯至宋景德四年(公元1007年),宋真宗派大臣潘美来督办玲珑金矿田,“岁溢数千量”。
之后,招远金矿一直徘徊在采与禁之间:明朝初期禁止采金;至明世宗时又解禁“采金以助大工”,招远因此兴盛一时,明熹宗还派臭名昭著的太监魏忠贤来玲珑督采黄金;清朝初期也下令禁金,而鸦片战争后,为筹集军饷又解除封禁。民国和抗战时期,外商开始插手招远金矿,日军在玲珑成立“北支那开发公司”,6年多时间里,疯狂地掠夺黄金约29万两。
依托原罗山金矿的废旧厂房建造的黄金博物馆气派不小,在阳光下闪着微弱光芒的大块金矿石,垒成了博物馆的门墙。一走进大厅,就能看见几根又高又粗的柱子,贯穿两层楼的柱身贴满了金箔,在讲究的灯光效果中,越发显得闪耀。
黄金博物馆外景
博物馆共11个展厅。声、光、电与全息成像展现出亿万年前火山爆发的真实场景,黄金、淘金与人类文明交织的历史由此娓娓道来。沙盘直观地展现出招远丰富的黄金资源,按比例缩小的古代采金遗址和生产工艺模型随着时代而变化。
即便是在讲解技术的硬科普展厅,当种类齐全的矿石标本和从古至今的黄金制品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游人也变得认真万分。
人们来此的兴趣除了人类掘取黄金的历史之外,更在于实际地触摸与感受黄金的分量。二楼展厅里那块25公斤重的金砖,无疑是博物馆最大的亮点——若你能戴上手套单手抓起金砖,并伸直手臂坚持数十秒,这块金砖便归你所有。
即便在诸多条件限制之下,这变成了一个不可能的挑战,但所有人,无论老少,都禁不住跃跃欲试。两岸的游客在金砖周边围成了一个圈,台湾的阿姨叔叔温言软语地笑着喊着给站在中间的山东青年鼓劲。光滑的金砖把每个人的眼都印成了灼灼生辉的神色,没有人能按规则成功,只能勉力双手抱起金砖在怀,拍一张照片,纪念人生中难得的赤裸裸却又理直气壮的贪婪时刻。
25公斤重的金砖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小火车开向金矿
招远的采金史绵延千年,留下了1000多处古坑洞,一些坑洞中还能找到木炭、木把铁凿、木锤及泥碗、黑陶碗等遗物。黄金博物馆即是依托金矿而建,其展厅大楼之后,正是一处已停工的金矿。我们戴上安全帽,坐上小火车向着金矿内驶去。这条铁轨原本是采金者往外运输黄金所用,如今变成了游人的观光项目。
同车的还是那批老年台湾游客,言谈中飘出一个熟悉的词:“金瓜石”。从某些方面讲,招远的确与台湾东北部的这座山城有些相似,皆因黄金而兴,都曾被日本占领,导致大量黄金被掠夺。然而不同的是,金瓜石在历经清朝、日治与民国三个时期的开挖后,金脉逐渐枯竭,所谓金尽人散,繁华不过一时烟云,恰堪给电影《悲情城市》做背景。
但招远的玲珑金矿依然在开采,源源不断有黄金出产。随小火车进入矿洞的讲解员介绍说,这处矿洞内仍有黄金,只是特意放弃了开采,以发展旅游业。火车只行驶了一小段,便停下了。四周几乎漆黑一片,洞壁上几盏微弱的灯照亮往前的道路。
矿洞外停着小火车,车身上写着“黄金探秘之旅”字样

矿洞很深,可供游人探索的只有一小部分,洞壁都有明显的刀劈斧凿的痕迹。洞四通八达,以人物模型的形式展示出从古到今不同的采金模式。“黄金工人吼一吼,地球也要抖一抖”的旧日标语还留在最大的那个洞内,长长的会议桌上摆着工人的茶缸。
出洞时不乘小火车,而是步行。人们三三两两地往光明处走,伸手在潮湿黑暗的洞穴里触摸地面、洞壁,捡起散落在地的岩石,在发现其中微小的闪光时雀跃不已——那一星一点的光芒就是黄金,人类永远渴求不息的财富。
矿洞里的风景

去河水里淘金
“现在我们去淘金子!”走出博物馆时,游人们互相说出这句话时的兴奋神色,不亚于当年在新疆人们嚷着要去戈壁滩“捡石头”时的热情。当然,如今玛瑙玉石早已难以寻觅,在招远淘金子也只能买票进淘金小镇方可体验。
这是座仿古小镇,坐落在毛公山下,离黄金博物馆不远,试图以实景重现宋朝时的繁华。小镇内按宋时的风格材料,修建起衙门督办、镖局驿站、金铺银库、酒肆戏楼,演武场上有身穿铠甲手持大刀的士兵,官府和当铺内的人也各作官员与市井打扮。一幕幕升堂、舞狮、游园、绣球招婿全天候上演,假戏真做地要复活一个千年前的招远。工作人员演得认真,倒真带来了些许穿越之感。
仿古小镇里的淘金河

当然重头戏还是淘金。小镇中间一条浅浅河流从高处往低处流,沿岸摆放着大量的淘金工具——中间微凹、两侧竖起的长方形木盘,游人拿着这与古时候一般无二的工具,便可弓身在河里淘金。
在河畔蹲下,从水中挖出一点河沙盛在盘子里,双手扶着盘沿,把盘子放在水下轻轻地前后晃动,待比重轻的泥沙纷纷被水带走,留下的便是闪闪发光的金子了。日暮时小镇的店铺已经关闭,扮作古人的演员也纷纷撤离,仍有许多游人聚集在河岸,认真地盯着手中的盘子,小心翼翼地在水中晃动,生怕一不小心溜出去一粒金沙。
少年人最兴奋又最没耐心,一点点闪光便大喊大叫,若蹲得腿麻、蚊虫纷扰还没收获,便又气鼓鼓地把盘子一扔,但过不了5分钟,又重新捡回来,老老实实地接着淘。中老年人相对沉稳,轻轻地晃出一盘光芒点点的沙,倒进空矿泉水瓶里,对着尚未全黑的天色观察一番,露出满意的神色。
这金属似乎确有魔力,每个人都心无旁骛,满眼满心只剩黄金。亿万年前火山地质活动形成了金矿脉,从那之后人类对黄金的迷恋从未松动——黄金繁荣了这座城市与许多城市,淘金热沦陷了许多祖辈,多少文明构筑在人类对黄金的贪婪之上。即便如今淘金只是个游戏,人们仍然热情高涨。
在河中用木盘淘金沙
木盘里光芒点点的金沙


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
责任编辑:高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招远 金矿 旅游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