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塔吉克斯坦:“空虚”的中亚和各显神通的地区外力量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荣杰 郭鑫

2022-05-24 11: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中亚国家塔吉克斯坦局势引起关注,安全与稳定正面临变数。乱起于该国东部戈尔诺-巴达赫尚州,自5月14日开始,先是数百名当地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接着执法人员遇袭。随后,塔执法部门展开反恐行动,逮捕了百余名涉恐人员。而塔吉克斯坦的情形只是中亚整体安全局势的一个缩影,其直接肇因是俄罗斯分兵乌克兰造成中亚安全“空虚”,受到来自阿富汗方向的安全威胁;大背景则是新冠疫情、俄乌冲突带来的经济下滑、社会矛盾激化。“瞅准”中亚安全“空虚”的当口,包括美国在内的地区外力量正各显神通,通过双边或多边平台加强自身在中亚的存在和影响。
塔吉克斯坦的高山之乱
据塔内务部官方通报,5月17日,塔国家安全委员会车队在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鲁尚斯克地区遭到武装犯罪团伙袭击,造成1名军官死亡,13名士兵受伤。
这伙武装分子规模不小,塔内务部通报称约有200人。他们在卢尚区(Рушанский район)中心3个地方封锁了杜尚别-霍罗格公路以及通往边防检查站的道路,企图占领首都杜尚别通往中塔边境库勒买(中方称卡拉苏)口岸的公路。
塔内务部指出,这伙犯罪分子提前进行了行动准备,受到了国际恐怖组织的鼓动和资助,其中包括武器和弹药。有塔当地媒体报道指出,武装分子在与塔政府武装力量对抗中使用了重武器。但这并未得到官方证实。
随后,塔执法部门于5月18日展开反恐行动,共逮捕恐怖组织武装分子8名、击伤武装分子11人,逮捕武装成员70多名,查获大量武器弹药及燃烧瓶。
卢尚区与阿富汗接壤,属于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戈-巴州位于塔吉克斯坦东部,其面积约占塔全境45%,近乎“半壁江山”,地理位置也十分紧要,东临中国、南邻阿富汗,北邻吉尔吉斯斯坦。戈-巴州局势关系着塔吉克斯坦全国的稳定,而塔局势又关系着整个中亚地区的稳定。春江水暖鸭先知,中亚局势一有风吹草动,最先牵动的就是俄罗斯的神经。5月18日,俄外交部对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的紧张局势表示担忧。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当天称“塔当局已承诺采取措施稳定该地区局势”,但问题似并非如此简单。
乱何以由东而起?
实际上,自去年11月以来,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就一直“不平静”。2021年11月,因一名叫古尔比京·兹耶别科夫(Гулбиддин Зиебеков)的男子死亡(示威者称系被执法人员杀死),该州首府霍罗格发生了有数百人参加的抗议活动。为应对集会,当局切断了当地互联网。此事甚至引发了人权组织和美国关注,人权组织和美国方面敦促塔当局尽快恢复网络。美国驻塔大使馆今年3月曾表示,它担心戈尔诺-巴达赫尚的互联网封锁“会影响居民获取信息、经营企业和行使言论自由的能力”。当月,戈-巴州恢复了网络,但网速被限。
抗议浪潮于今年5月中再次翻起。5月14日,数百名霍罗格居民又发动抗议,要求戈-巴州州长、霍市市长辞职,拆除霍市所有关卡并停止对戈州居民的迫害和监控,将杀害古尔比京·兹耶别科夫的凶手绳之以法,并释放“11月抗议”中的相关参与者。
5月16日,戈州当局称抗议者的要求非法。民众在诉求遭拒后,不断升级抗议形式。塔警方使用了暴力驱散方式,游行民众出现伤亡。塔当局认为这些抗议活动与当地一名民间领袖马马德波基尔·马马德波基罗夫(Мамадбокир Мамадбокиров)有关,称其支持者如果再组织抗议活动,将以恐怖主义活动论处。马马德波基罗夫今年2月曾发布视频表示,“多年来,尽管一直不谋求进入政权、不谋求什么职务,但一直受到当局的压力。”时隔一天,塔国安委特种反恐分队在巡逻时遇袭,造成了开篇提到的1死13伤。
祸乱何以起于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该州地处帕米尔高原,多山地,其名字即意为“多山地的巴达赫尚”,面积约6.37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约23万,是典型的地广人稀。其人口虽仅占塔全国人口(约960万)约3%,但却并非太平地界,具有“穷”“山”“富”“族”四大问题。
“穷”是指该州地理条件复杂、人口少,难以形成市场,经济不发达;“山”是指多山地,地广人稀,治理网络难以“抵达”和“覆盖”;“富”是指毗邻阿富汗,是国际恐怖组织、毒品走私和有组织犯罪试图进入中亚地区的通道;“族”是指该州在族群和语言上与塔西部存在差异,塔东部是以游牧为主的“山地塔吉克人”,西部是以农业为主的“平原塔吉克人”。东西矛盾曾是塔部族矛盾的一个重要体现,该州在1992-1997年塔吉克斯坦内战期间曾一度是反政府军的大后方。
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的治理难题及其与西部国家中心的紧张关系,使其一直存在着不安定的“悸动”。无疑,新冠肺炎疫情、俄乌冲突背景下糟糕的经济状况助推不安定因素由隐而显、由小而大。塔2017-2019年维持了平均7.4%的GDP增速,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降为4.5%,俄乌冲突更是雪上加霜。俄乌冲突爆发后,世界银行预测,塔侨汇收入将减少37%,而侨汇收入在塔GDP中约占到三分之一。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对塔经济增速进行了调整。世界银行公布的报告预测称,塔2022年GDP增幅为5.5%,2023年为4.5%;亚洲开发银行最新公布的报告《2022年亚洲发展综述》预测称,受俄经济下滑影响,2022年塔经济增幅将放缓至2%。
外部乱源&定海神针
内忧之外还有外患,与塔相邻的阿富汗北部的动荡现成为悬在塔吉克斯坦安全与稳定 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自2021年8月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以来,阿富汗塔利班一再向中亚各国政府保证,他们不会允许阿富汗领土被用来袭击阿富汗邻国。但愿望是一回事,能否控制得住则是另外一回事。眼下种种迹象表明,位于阿富汗北部地区的那些非国家行为体在行事时并未以“塔利班临时政府对别国的保证”为准绳。
其中,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ISK) 不仅一直在阿富汗北部招募本国的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还从临近的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国家招募“战士”,甚至计划打通从阿富汗经中亚到达俄罗斯南部(特别是北高加索地区)的通道。因此,以ISK为代表的极端势力既是塔利班政权的潜在威胁,也被中亚国家、俄罗斯等视为乱源。如果说,随着阿富汗北部暴恐事件日益增加,中亚其他国家还可通过与塔利班临时政府的合作确保阿富汗北部稳定,应对动乱外溢;那塔吉克斯坦还面临着理顺与塔利班政权关系的难题。
阿富汗北部生活着大量塔吉克族,塔总统拉赫蒙一直以“守护者”身份指责阿富汗境内的塔吉克族权利在塔利班治下受到了损害。1990年代后期,塔吉克斯坦曾帮助阿富汗境内的塔吉克族领袖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 (Tajik Ahmad Shah Masoud) 抵抗塔利班。塔利班则与被塔吉克斯坦政府打击的恐怖组织“安萨鲁拉•贾马特”(Jamaat Ansarullah)交好,双方一直在阿富汗北部并肩作战,而后者曾声称对2010年9月在塔北部城市苦盏发生的自杀式炸弹袭击事件负责。
塔吉克斯坦多年来一直对阿富汗北部的国际极端主义组织保持警惕,特别是“安萨鲁拉•贾马特”。塔利班重新执政后,塔吉克斯坦方面加强了本国在阿富汗边境的军事力量,还与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军队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边境地区进行了一系列军事演习。去年9月,塔利班曾派出包括“安萨鲁拉•贾马特”成员在内的军事力量守卫阿塔边境附近的部分地区。这增加了塔吉克斯坦政府对塔利班的敌意。目前,塔吉克斯坦对塔利班的立场并未发生质变,双方之间的“疙瘩”待解。
俄乌冲突又为塔吉克斯坦局势平添新变数。塔自身国防军事力量薄弱,全国武装力量有23万人(包括10万名现役军人和13万名预备役人员),主要依靠俄罗斯驻塔201军事基地。而俄乌冲突后,201军事基地大部分兵力被调往乌克兰前线,此举扰动了塔安全的定海神针。5月初,塔反对派通过自己的渠道发布信息称,打算建立军队,即在政治手段之外再增加军事手段来“实现自由和目标”。尽管反对派同时承诺“他们只在塔吉克斯坦,与外国没有联系”。
而俄罗斯现代阿富汗研究中心 (CISA) 专家安德烈·塞伦科透露的一些消息更令人对塔吉克斯坦当前的内忧外患感到担忧。他称,近日,阿富汗一些战地指挥官正在讨论国际恐怖组织入侵塔吉克斯坦的可能性,“根据这些指挥官的说法,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失败,就会出现对国际恐怖组织入侵塔有利的条件”。塞伦科认为,如果塔变得不稳定,局势或将蔓延至整个中亚,位于阿富汗边境的极端组织将有很大的机会闯入并试图建立他们的权力。
整个中亚会乱吗?
俄乌冲突爆发后,尽管中亚五国中严重依赖俄罗斯军队和侨汇的塔吉克斯坦处境最为糟糕,但塔只是整个中亚的一个缩影,其他国家同样面临着新冠疫情、俄乌冲突、来自阿富汗方向的安全威胁等一系列挑战。中亚似乎又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关口。
经济增速放缓是最显著的问题。世界银行今年4月初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疫情叠加俄乌战火冲击,中亚经济2022年或将萎缩4.1%。该机构此前预测中亚经济有望在本年度实现3%的增长。关于中亚主要经济体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预期,世界银行分别将年初3.7%、6%的增长预期下调至1.8%、3.6%。自俄乌局势升级以来,中亚各国货币均出现贬值。例如,吉尔吉斯斯坦货币索姆下跌15%,哈萨克斯坦货币坚戈下跌14%。
哈萨克斯坦受损最为严重。据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研究员、中国和中亚问题专家铁木尔·乌马罗夫分析,这是因为哈萨克斯坦比其他中亚国家更依赖俄罗斯经济,坚戈与卢布紧密挂钩,“哈萨克斯坦几乎参与了俄罗斯的所有一体化项目”。此外,哈大部分石油产品通过俄罗斯港口出口,西方对俄制裁严重影响了哈油气出口。哈贸易部证实,由于一揽子反俄制裁措施的出台,哈通过俄罗斯进入欧盟市场的货物在多个俄罗斯港口出现延误。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乌、吉、塔都面临着侨汇锐减的冲击,除了经济上的损失,还导致失业人口剧增。俄罗斯在西方制裁下已无法提供过去那样多的就业岗位,卢布贬值意味着在此工作的中亚劳动者收入下降,且汇款途径已因西方的金融制裁而被关闭。根据世界银行预测,吉2022年侨汇收入将减少40%,乌将减少38%,塔将减少37%。侨汇收入在吉、塔两国GDP中约占到三分之一,在乌GDP中约占十分之一。而难以一下消化的回国劳动力,也可能成为导致各国不稳定的新因素。仅以乌兹别克斯坦为例,乌官方数据显示,现有逾400万乌劳务移民在俄工作,而乌劳动人口总数为2000万。在俄劳务移民回国将导致乌失业率开始上升,该国政治和社会不稳定性将增加。
俄乌冲突后,对中亚国家而言,来自阿富汗方向的安全威胁在上升。除塔吉克斯坦面临被“闯入”的风险外,今年4月,“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ISK)武装分子称向乌兹别克斯坦发射了火箭弹。乌总统新闻秘书阿萨多夫4月19日否认了这一说法,称“乌边境没有军事活动,局势稳定”。但阿富汗塔利班临时政府副发言人萨曼加尼则证实,ISK确实试图利用阿富汗领土袭击乌兹别克斯坦。自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中亚国家一直希望通过与塔利班政权加强合作来确保阿富汗北部稳定,但该地区当前不断恶化的局势表明中亚国家这一安全战略的局限性,并突显出它们在应对新威胁方面似并无充分准备。
谁来弥补中亚赤字?
随着俄罗斯注意力转移,中亚地区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安全赤字。显然,这给该地区国家以及邻近该地区的国家而言带来了挑战,但对于那些试图介入该地区事务的地区外力量而言似乎是机会,它们正通过各自擅长的方式实施自己的中亚战略。中亚地区的力量格局因之似乎正出现某种多元化苗头。
尽管俄罗斯目前的主要精力被牵制在与乌克兰的冲突中,但俄方仍注意到了中亚局势的新变化。据亚洲快讯消息,5月11日,塔吉克斯坦议会批准了一项与俄罗斯联邦拨款110万美元用于在塔吉克斯坦-阿富汗边境建设边境检查站的赠款协议。塔财长伊济金·卡霍尔佐达表示,该协议旨在加强对塔吉克斯坦国家边界的保护。
土耳其作为中亚地区的“老玩家”和“热心人”,则借助突厥语纽带加强与中亚国家军事合作。5月10日至11日,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应邀对土进行国事访问,两国关系推向新的历史阶段,升级为“扩大战略伙伴关系”。哈土防长在访问框架下签订了情报领域合作协议,这意味着哈在一定程度上成为阿塞拜疆后土在突厥语世界的第二个“军事盟友”。土总统埃尔多安明确表示,将与哈加强军事经济领域合作,愿“为哈稳定、安宁与和平负责”。
与此同时,土将为哈提供先进武器和军事技术。哈萨克斯坦工程公司和土耳其航空航天公司签订了相关合作协议,土将向哈转让生产“安卡(ANKA)”系列侦察打击一体无人机的技术,并提供人员培训和维修服务。土还考虑在哈设立装甲车工厂。
伊朗也在与中亚国家的军事合作方面迈出实质步伐,在塔吉克斯坦开设了一条Ababil-2军用无人机生产线。该无人机工厂5月17日在塔首都杜尚别落成,这对伊塔两国来说是首开合作生产武器装备的先河,备受双方重视,伊朗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和塔防长出席了仪式。伊塔均系波斯语国家,历史文化联系本就密切。在塔利班重新执政后,伊塔两国更是加强了关于地区安全问题的互动和磋商,该无人机工厂落成可视为过去一段时间双方互动的标志性成果。
美国的相关举措可谓“真金白银”和“全方位”,尤为值得关注。5月10日,美驻塔吉克斯坦大使约翰·马克·波默斯海姆表示,美将向塔拨款6000万美元用于安全保障,援助将包括价值2000万美元的Puma侦察无人机,以监测该国边境地区的领空,双方目前正在就协议细节谈判。此外,美国大使强调,美国无意在塔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但计划在塔与阿富汗边境建立一个边境哨所,并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边境为900名军人及其家属建立边境支队,此外准备对七个边境检查站进行现代化改造。美国从2020年3月开始共向塔拨款近900万美元,援助该国抗击新冠疫情,并于2021年9月向塔提供额外抗疫援助280万美元。
美国对中亚国家的援助并非仅在军事领域。2021年10月美国国际开发署宣布了一项1900万美元的五年计划,涵盖中亚五国。该计划致力于统一海关和边境程序,以降低成本和等待时间,并刺激该地区的经济增长;促进公私部门就可以刺激增长和增加投资的有益改革进行对话;推动中亚地区企业之间、中亚企业与世界其他地区之间的跨境贸易。
今年4月,美国负责民事安全、民主和人权事务的副国务卿乌兹拉·泽雅指出,美国高度重视加强与吉尔吉斯斯坦及其他中亚国家的关系,并暗示比什凯克和华盛顿即将达成一项新的双边合作协议。近年来,美国对吉援助从2014年国务院要求的5100多万美元下降到2016财年的4100万美元,2022财年的最新申请是3140万美元。
随着乌兹别克斯坦采取行动提高产量以解决能源短缺,并为天然气加工行业提供原材料,美国科学家将与乌专家合作,在今年勘探页岩油气藏。5月份,美国地质调查局 (USGS) 专家与乌国家地质委员会科学家一起寻找页岩气以解决乌能源短缺问题,根据现有的230万美元合作协议将在撒马尔罕、吉扎赫和苏尔坎达里亚三个地区进行勘探。
总体看来,美国政策优先考虑直接推动中亚的民主化改革和经济发展,在安全上加强该地区抵御阿富汗可能持续的内乱的影响,以降低中亚国家在政治、经济和安全上对其他国家的依赖,其主要战略目标包括:一、支持和加强中亚国家的主权和独立;二、减少中亚地区的恐怖威胁;三、鼓励中亚与阿富汗之间的互联互通;四、促进美国在中亚的投资和开发。
稳定的周边
中亚与我国西北接壤,经贸和人员联系密切,是共建“一带一路”的重点地区和关键节点。中亚国家能否保持和平与稳定,既关系我国西北地区的繁荣与稳定,也关系“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中亚地区稳定,则我国西北地区能成为沟通欧亚的“大陆桥”之重要组成部分,进而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中亚地区动荡,则我国西北地区不但将丧失良好外部环境,甚至面临严重的安全挑战。中亚地区的安全局势值得持续和深入关注与研究。
从现实层面和地区范围来看,中亚当前局势受到新冠疫情、俄乌冲突、美从阿富汗撤军叠加影响;而从历史层面和全球范围来看,这似乎是苏联解体这一地缘政治地震在30余年后产生的又一次余波,以及全球安全格局调整在局部的显现。从前者入手,有助于寻找可行性的应对之策;从后者入手,有助于从战略高度认识中亚当前局势、把握未来趋势。中亚力量格局出现的新变化,当然对我国的中亚政策提出了新要求,但对我国来说也是难得的机遇。
目前,有一点可以肯定,缺乏完整的主体性——主要是经济、安全乃至人文——在未来一段时间,仍将是中亚国家的主要特点,这决定了其通过推动地区内部一体化无法完全解决相关问题,仍需依靠与外国力量情愿或不情愿的合作来弥补相关领域的赤字。
(荣杰,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博士后;郭鑫,清华大学俄罗斯研究院科研助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陈飞燕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塔吉克斯坦,中亚,美国,俄乌冲突,俄罗斯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