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顶尖寄宿中学校长:留学美国,孩子的性格和意愿最重要

澎湃新闻 综合报道

2017-10-20 08: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择校焦虑、亲子关系紧张,无论是中国家长还是美国家长,都会面对同样的问题。智慧的美国妈妈是如何化解这些问题的?
2017年10月14日到10月21日,美国顶尖寄宿中学校长团巡回杭州、上海、成都、乌鲁木齐,和中国家长面对面。
校长团成员之一的威利中学(The Village School )校长Gabriella Rowe10月18日在上海接受了媒体的专访。
威利中学位于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的西部能源走廊地区,是大休斯顿地区唯一的寄宿学校。学校成立于1966年,在Niche网站上评级为A+,在2018年Niche全美寄宿学校排名第59名。学校开设ESL课程、美国高中课程、荣誉课程和IB课程。学校STEAM课程突出,并且是与 麻省理工学院合作的试点高中。
威利中学(The Village School )校长Gabriella Rowe精力充沛,马拉松和铁人三项都获得过较好的名次,她出差到中国时,由于时间紧,经常都是坐第一班飞机在各个城市间穿行。常常是凌晨四点,同事们还睡眼惺忪时,她已经跑完一个小时的长跑,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校长体力很好,她的自律更受人尊敬。”诺德安达教育集团中国区招生总监周丹(Rebecca Zhou)十分钦佩地说。
美国大休斯顿地区威利学校校长Gabriella Rowe女士。
留学:中国家长了不起,但不安情绪不要传递给孩子
“中国的家长很了不起,把孩子送到世界的另一端,美国的家长就做不到,甚至只把孩子送到隔壁的州的都很少,我非常尊重中国的家长,有勇气把孩子送到陌生的国家,唯一考虑的是孩子的前途,中国的家长为了孩子的成长倾注了很多,也牺牲了很多,牺牲了时间,牺牲了金钱,牺牲了团聚和天伦之乐,只为了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威利中学(The Village School )校长Gabriella Rowe说。
Gabriella Rowe校长刚上任两个月就到中国,做校长几年来,已到了中国多次,她坚持一个传统:每年来中国两次和家长面对面,她认为工作最有意义的部分就是开家长会 ,尤其是和在读学生的家长面对面。
这一次到上海,连续两天时间,从上午八点到晚上八点,Gabriella Rowe校长每天都连开十二小时的家长会,嗓子都哑了,饭也顾不上吃,得到了第一手的家长反馈后立即和校内的管理层通过电话会议进行交流,解决家长的疑问。
如今,低龄留学在中国越来越普遍,谈及低龄留学的忠告,Gabriella Rowe表示,家长的情绪最重要,不要传递给孩子担心、害怕等情绪,即使内心惴惴不安,行动和语言上还是要给孩子积极正面的引导。
如今申请到美国读高中的中国学生井喷,初中生申请量也在加大,但对于七八年级申请的学生,必须和校长面对面才有可能录取,“我们招收年龄小的留学生很挑剔,到中国招生两年的时间,我们只招了三名学生。”Gabriella Rowe校长表示,学校更重视学生的性格,独立生活的能力,对国外学习和生活参与的程度,以及留学是否是学生自己的意愿,面试时反而不关注英语程度。
择校: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做
Gabriella Rowe校长有两个儿子,都是学霸,大儿子今年被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录取,小儿子在威利中学就读9年级。
大儿子有过一次中学转学的经历。大儿子曾在康涅狄格州私立顶级高中霍奇科斯学校(The Hotchkiss School)就读,成绩排名前5%,十一年级的时候转入威利中学(The Village School )。
大儿子的转学并不是因为妈妈当校长而享受的便利,其实对于大儿子的转学,校长Gabriella Rowe女士起初是不同意的,她让儿子把他想转学的理由写下来,儿子洋洋洒洒交了一篇论文给她,详细叙述了自己由于东部地区放假早,在威利中学旁听了一周课的感受,自己的大学计划和未来安排,校长被大儿子的规划和诚意打动了,虽然难以启齿,但尊重孩子的决定,还是给霍奇科斯学校打电话,为大儿子办理了转学。
在大儿子申请大学时,Gabriella Rowe校长也跟众多的中美妈妈一样担心和焦虑,“爱管教是全世界妈妈的通病。”Gabriella Rowe说,看到大儿子在申请大学的关键阶段还在听歌、娱乐,心里十分着急,恨不得吼过去,不过后来还是平静了自己的情绪,给学校的升学指导老师打电话,询问孩子的准备情况。
威利学校有4名专职的升学指导老师,学校每年花不菲的费用送他们去培训,还会请百余所大学到学校开设咨询会。“美国大学的升学是一项十分复杂工程,家长往往都心有余有力不足,就要借助专业的人去做,”Gabriella Rowe认为,专业的事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做,尽量利用学校的升学指导,如果有家长想找外面的中介帮忙,并不是不可以,但也要做好甄别。校长的大儿子今年升入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攻读经济学和运动管理专业双学位。
除了专职的升学指导老师,从大学转来的教授老师,威利中学还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比如有手机管理制度,给学生们提供很多的社团、体育活动,转移他们对于手机的依赖,同时有严格的熄灯和断网的制度,如果有违规的情况,会劝导甚至收缴手机,目的是不让孩子沉迷于网络和游戏。
教子:不愧疚,重质量
Gabriella Rowe校长事业成功,在平衡家庭和事业方面,她的经历也值得人学习。
她请自己的妈妈和外婆做为帮手来带孩子,这在中国家庭比较普遍,但在美国并不常见。
“现在中国放开了二孩政策,更多的妈妈选择了做全职妈妈,为了孩子放弃事业没有错,职业妈妈也同样不该被责备,这是不同的女性个人的选择。”Gabriella Rowe说。
无论是全职妈妈还是职业妈妈,都对孩子付出了同样的爱,事业成功的妈妈可以给孩子榜样的力量,因为工作忙碌,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少,但Gabriella Rowe校长跟孩子在一起时更重陪伴的质量,陪孩子时,不玩手机,不接电话,不做其他的事,全心全意陪伴。“我不会因为愧疚感去补偿孩子,我工作努力和认真,也是为了孩子创造更好的物质基础和经济条件,给孩子一个学习的榜样。”校长相信自己事业的成功,对于两个儿子今后的择偶观也会有正面的影响。
青春期的孩子叛逆怎么办?Gabriella Rowe说,叛逆是因为孩子有了自己的思想,想成为独立的个体,家长应该找到根源后对症下药。
在和中国家长会面时,家长们通常对她说,“必须要孩子去参加社团”,“必须让孩子参加SAT辅导班”等,Gabriella Rowe表示,家长用命令的方式,而不是商量的语气,就容易出现亲子冲突。家长要想办法让孩子自己去做事情。比如学校有一个孩子,精力很旺盛,家长和学校就根据他的兴趣,让他建立了一个照顾老人的社团,到养老院做项目,后来孩子做得有声有色,还和老人们一起筹集善款,帮助更多的老人。“对于孩子的兴趣,不要扼杀,而是通过疏导的方式让他们的精力得到释放,让他们把心思放到他们想要做的事情上,就没有时间去和家长叛逆了。”Gabriella Rowe说。
学校还有一个孩子,比较内向,校长和他比赛跑步,约定如果他坚持一个月就算他赢,孩子找回了自信,慢慢愿意参加其他的各种活动。
“孩子的个体差异很大,学校和家长要激励他们,让他们去尝试,在尝试过程获得了自信,叛逆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Gabriella Rowe建议。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焦虑,叛逆期,情绪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